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她失踪了 - 万古神帝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她失踪了

半个时辰后,食圣花将刀狱界和紫府界的圣者全部都击杀,回到张若尘的身旁,将数十根储物袋丢在了地上。 张若尘把数十根储物袋中的物品,全部都倒了出来,在地上,堆成一座小山。 仅仅只是装着血液和残魂的玉瓶,就有七八百个。 看到那些玉瓶,蹲在一旁的青墨有些吃惊,一双星眸瞪得圆溜溜的,道:“他们竟然杀了这么多的圣者,我们不是应该一起对付罗刹族吗?” 张若尘道:“谁告诉你来到功德战场是为了对付罗刹族?” “不是吗?” 青墨瞪大一双眼眸,感觉到相当疑惑,难道进入祖灵界之前,自己听错了命令?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来到功德战场,乃是为了夺取更多的功德值。” 青墨更加疑惑,道:“夺取功德值,不就是要杀罗刹族的修士?” “杀罗刹族的修士获取功德值的速度,哪里比得上杀别的参战者来得快?” 张若尘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好歹青墨也跟随他历练了一段时间,居然还是如此天真,就她这样的心机,居然在功德战场上活了接近一个月,也真是不容易。 青墨陷入沉默,双手托着香腮,像是在思考。 张若尘懒得继续给她解释,开始清点这一战的收获。 血液,一共一百零七万滴,其中,罗刹侯爵的血液有八百四十滴。 残魂,一共两百四十万缕,其中,罗刹侯爵的残魂有一千三百五十缕。 加上张若尘以前得到的宝瓶,如今,他的身上已经有三千滴罗刹侯爵的血液,两千五百缕罗刹侯爵的残魂。侯爵以下的罗刹血液和残魂,更是多不胜数。 除此之外,张若尘又收集到两千多滴凝真圣露,还有大量疗伤圣丹、圣器、符箓。 张若尘将所有圣器,包括严举至圣和鱼目至圣留下的两件万纹圣器,全部都交给了沉渊古剑,让它炼化吸收,提升自身的品级。 另一头,食圣花的根须全部都延伸出来,扎根在刀狱界和紫府界圣者的尸身上面,吸收他们的圣力和圣血,冲击至圣的境界。 它的藤蔓、叶片、果实,皆是散发出碧绿色的圣光,宛如是化为了一株翡翠神藤。 只要食圣花达到至圣的境界,立即就会成为圣王之下最顶级的强者,也能成为张若尘的一大助力。 因此,张若尘决定给它一天一夜的时间,让它冲击境界。 张若尘盘坐在食圣花的下方,取出一瓶凝真圣露,吞服进嘴里,运转功法炼化吸收,继续凝练圣道规则,巩固刚刚突破的境界。 圣道规则达到“脱虚化真”,只是第一步。 还要继续凝练圣道规则,只有将圣道规则凝练到“至真至极”的程度,才算是达到圣者境界的极致。 那个境界,就是至圣的境界。 当然,张若尘现在距离至圣境界,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 根据张若尘的估算,即便是要修炼到真圣中期,至少也需要炼化五千滴凝真圣露。想要修炼到真圣的后期,需要的凝真圣露,更是成倍叠加。 蹲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青墨,像是想通了张若尘先前说的话,豁然站起身来,惊呼一声:“我明白了!” 张若尘被她惊得体内圣气一阵混乱,立即停止凝练圣道规则,道:“你一惊一乍干什么?” 青墨很欣喜,道:“我明白了!就像你一样,杀死了刀狱界和紫府界的数十位圣者,立即就能得到大量血液和残魂,也就相当于得到一大笔功德值。对啊,这样收集功德值,的确比我一个人去杀罗刹族修士,快了好多好多倍。” 张若尘闭上双眼,压制住体内乱窜的力量,让自己平静下来,才道:“这么简单的道理,你居然想了怎么久?” “这就是夺取功德值最快的方法,对吧?”青墨问道。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不是。” 青墨略微一愣,道:“还有比这更快的方法?” 张若尘道:“抢夺别的参战者,的确能够快速收集罗刹族修士的血液和残魂。但是,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祖龙界的四大世界碎片又十分广阔,所有圣者都分散得很开,你又能抢夺得了多少人?” 青墨的手指,轻轻的扯着发梢,努力的思考,问道:“什么意思?” 张若尘感觉到头疼,若是换做是圣书才女,恐怕早就明白他话语中的意思,可是,偏偏站在他身前的却是青墨。 同样是九天玄女,为何差距这么大? 张若尘道:“在祖灵界,谁杀得参战者最多?” 青墨想都没有想,说道:“你。” 张若尘瞪了她一眼,道:“我说的是哪一方势力?” “刀狱界和紫府界?”青墨道。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不是他们,是罗刹族。” 青墨点了点头,道:“没错,沙陀七界的确是有大批圣者,死在罗刹族的手中。” 张若尘道:“罗刹族的修士杀死了他们,自然也会得到他们身上的玉瓶。对于我们来说,那些玉瓶无比珍贵,每一滴血液,每一缕残魂都代表着大量的功德值。但是,对于罗刹族来说,那些东西却没有任何价值。” 青墨觉得张若尘说得很有道理,但是,又有一些听不明白。 沙陀七界的圣者,杀死罗刹族修士,夺取到血液和残魂。罗刹族的修士,又杀死沙陀七界的圣者,将他们身上的血液和残魂又夺取了回去。 青墨感觉到脑袋里面一片混乱,道:“到底什么意思?” 张若尘若有所思的道:“谁能得到罗刹族手中掌握的那些血液和残魂,谁就是圣者功德战的第一。” “我才不管谁是圣者功德战的第一,你先把我收集的血液和残魂还给我,那可是关乎整个昆仑界生死存亡的东西。” 青墨大着胆子,走了过去,摇了摇张若尘的手臂。 张若尘也觉得想要夺取罗刹族手中的那些血液和残魂,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事,于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应该还有别的办法。 青墨见张若尘一点反应都没有,于是,继续苦苦哀求,道:“求求你,还给我吧!” 张若尘收回心绪,将青墨的空间戒指取出来,捏在两指之间,毫不客气的说道:“就你收集的这么一点血液和残魂,还关乎昆仑界的生死存亡?” 青墨的眼珠子转动了一下,道:“你抢的血液和残魂那么多,要不你送给我一些?” “想得倒是挺美。” 张若尘瞥了她一眼,随后,从空间戒指里面取一块冰冻的龙肉,一只火鸾的翅膀,一块冥鲨的鱼翅,放到了地上,道:“你的厨艺不是很厉害?拿出你食神传人最好的技艺,给本太子做一顿美味的大餐,若是本太子的心情一高兴,说不一定会给你一些血液和残魂。”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青墨的眼睛一亮,随后,卷起衣袖,露出两条雪白的手臂,准备大干一场。 比起猎杀罗刹族的修士,很显然,青墨是更加热衷于烹饪食物。在她的空间戒指里面,装着的全是各种顶级食材,作料,餐具,与别的修士来功德战场准备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张若尘从空间戒指里面,取出一张青铜桌案,搭在满是浮尸和白骨的巨鲸河河畔,取出一壶龙焱酒,倒进一只夜光杯。 张若尘端起夜光杯,迎着带有血腥味的河风,喝下了一口。 龙焱酒相当烈,犹如岩浆入喉,仿佛是要将他的五脏六腑都融化。 不远处,青墨开始烹饪起来,很快就有浓烈的香味散发出来。那些香味,不断飘向远处,竟是将天地间的血腥味都压了下去。 明明是在危机四伏的战场,周围是一片修罗地狱一般的景象,可是,张若尘却在惬意的喝酒,等待着美味佳肴。 就连张若尘自己都觉得,这一切太不可思议,让人不知道到底是在现实之中,还是在梦境里面。 一连喝下三杯,张若尘的眼神变得有些迷离,终于问出想要问的话,道:“黄烟尘为何没有来功德战场?” 在进入圣路前,张若尘就观察了昆仑界的圣者大军,并没有找到黄烟尘的身影。 青墨略微犹豫了一下,道:“她失踪了!” “失踪了,怎么可能?” 张若尘的眼中露出一道精芒,不相信青墨的话。 “真的失踪了,谁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青墨十分认真的说道。 张若尘道:“做为昆仑界的界子之一,她怎么可能突然就失踪?再说,就算她真的失踪,以你的身份,也肯定知道她去了哪里。” 青墨见张若尘的眼神有些不对劲,生怕张若尘出手打她,脑袋摇得就像拨浪鼓一样,道:“我真的不知道,我问过丹青姐姐,她也不知道。烟尘郡主就是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有什么办法?” 张若尘收回逸散出去的寒气,可以确定,青墨并没有撒谎,黄烟尘似乎是真的消失不见。 怎么会这样? 半晌后,青墨双手端着一个一尺长的水晶盘子,小心翼翼的向张若尘走了过去,手指有些发抖,将水晶盘子放在了桌案上面。 盘子中,放着一块金黄色的龙肉,冒着白烟,散发出无比浓香的味道,只是闻了一口香气,便是让人恨不得将它一口吞下。 随后,青墨又端上来一盘又一盘菜肴,皆是人间美味。 张若尘依旧在沉思,犹如灵魂出去了一般,眼神有些空洞,似乎对眼前的美味佳肴,一点兴趣都没有。 就在这时,夜幕中,却是响起一个极其悦耳动听的女子声音:“好香的味道,让我闻一闻,有龙肉,有冥鲨鱼翅,还有火鸾的肉……真是太好了,都是我喜欢吃的。” “哒哒。” 脚步声,越来越近。 随即,一个穿着浅绿色圣衣的高挑美女,背着双手,从夜幕中走了出来。 不远处的火堆散发出来的火光,映照在她的身上,可以看见,她的头上竟是戴着银白色的神晶皇冠,身上有着一股极其高贵的气质。 在她的身后,则是跟着一只长着九颗头颅的青鸟,它的九双眼睛都笔直盯着桌案上的菜肴,九张鸟嘴里面同时流淌出晶莹的哈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