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全部镇杀 - 万古神帝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全部镇杀

哪怕是防御类万纹圣器,爆发出圆满力量后,威势也是相当惊人。 从丰碑盾中涌出的雷火,竟是凝聚成一座一千多丈高的巨碑,呈现在盾牌的前方。 “轰隆隆。” 张若尘一连向后倒退数十里,手中的丰碑盾变成赤红色,冒出一粒粒火星,犹如是要融化了一般。 最终,张若尘抵挡住九九归一大阵爆发出来的雷电光柱,稳住身形,卓然的立在大地上,渐渐的,丰碑盾也是冷却了下来。 “竟然……挡住了九九归一大阵的攻击?” 所有罗刹侯爵,无不感到吃惊。 虞山界、元泽虫界、万城界的各大势力,皆是难以平静,终于意识到,张若尘的实力,恐怕是已经达到圣王之下最顶级的层次。 绝对是一个人才。 “果然是一个顶级高手,重点关注此人,等他脱下血铠后,一定要看看他到底是谁?” “估计也是一个积累雄厚的老家伙,年轻圣者之中,拥有如此实力的英杰堪称凤毛麟角。” …… 银发人狮的眼中,露出一道忌惮的神色,身形一动,化为一道流光,冲入到九九归一大阵的中心。 接下来,由他亲自掌控大阵。 剩余的数十位罗刹族侯爵,也都聚集到九九归一大阵的附近。现在,他们只有借助九九归一大阵的力量,才有可能镇压那个身穿血铠的修士。 “唰唰。” 张若尘的脚下踩着一鸾一凤,不断变换身形,留下了一道又一道残影,快速接近九九归一大阵。 九九归一大阵虽然强大,但是,根本无法锁定张若尘。 冲到距离九九归一大阵只剩十数里的位置,张若尘双手提起沉渊古剑,体内的圣气,源源不断注入进剑体。 剑体上,散发出万丈光芒。 每一道光,都是一道剑气,落在地上后,便是打出一个个深不见底的孔洞。 这一次,张若尘直接激发出沉渊古剑的圆满力量,从剑体上爆发出来的剑道威势,让地面上的罗刹侯爵皆是感觉到心惊胆颤,身体忍不住颤抖。 银发人狮感觉到头皮发麻,沉吼一声:“九九归一大阵立即运转起来,发动最强攻击,必须镇杀他。” 八十一位罗刹侯爵的力量结合在一起,片刻后,天地灵气猛烈震荡,从他们体内喷薄出来的圣气,在上空,转化为一片能量交织的雷电海洋。 一根根闪电,犹如是柱子一样,穿梭在天空和雷电海洋之间,勾勒出一幅天地初开一般的景象。 下一刻,八十一位罗刹侯爵同时伸出一只手掌,向着上空一按。 顿时,雷电海洋中,伸出一只数百米长的紫色大手,向着张若尘拍击过去。 “杀。”张若尘大吼一声。 爆发出圆满力量的沉渊古剑,凝聚出一柄巨剑的虚影,挥斩了下去。 “轰隆。” 紫色大手被沉渊古剑打得崩碎,恐怖的剑气破开雷电海洋,劈在九九归一大阵的上空。 八十一位罗刹侯爵仅仅只是挡住了片刻,战剑便是击穿笼罩在他们上方的光罩,重重的斩在地面。 “噗嗤。” 八十一位罗刹侯爵全部都被剑气波浪轰击得倒飞出去,其中有十二位更是当场身亡,化为血淋淋的死尸。 “快逃,只有请白羽二等侯爵出手,才能镇压此人。” 喊出这一句后,银发人狮的背上,展开一对三丈长的黑色羽翼,化为一道光束,冲入进云层之中,急速向虫洞的方向飞去。 别的那些罗刹侯爵也都被吓破胆,纷纷腾飞起来,化为一片片暗红色的圣云,只想尽快逃离此地。 张若尘没有追,只是喊了一声:“食圣花。” 食圣花从张若尘的背部冲出来,藤蔓变得越来越粗壮,越来越长,一直冲到云层的上方,随即,又有数万根分支藤蔓生长出来,将整个天地完全笼罩。 站在地面,向上空望去,根本看不到天空,只能看到藤蔓和叶片,还有交织在叶片上的电光和火焰。 食圣花现在的实力,已经堪比至圣,对付那些低等罗刹侯爵自然不是难事。 藤蔓中,不断传出惨叫声。 有的罗刹侯爵,被食圣花的藤蔓,刺穿了身体;有的罗刹侯爵,被藤蔓和叶片包裹,越缠越紧,最后化为了血泥。 论大规模杀生的手段,张若尘还真比不过食圣花。 当然,也有几位四等侯爵,使用圣器,轰碎了食圣花的部分藤叶,逃脱出去。 张若尘抓起青天弓,将白日箭搭在弓弦上面,拉成了满月。 “嘣。” 山崩石裂一般的声音响起。 白日箭以百倍音速飞出去,脱出数百米长的尾巴,击中一位四等侯爵。随即,那位四等侯爵发出一声惨叫,从天空坠落下来。 白日箭蕴含有一股死亡力量,一旦击中生灵,死亡力量就会顺着血液,侵入进生灵的体内,吞噬生灵的生命力。 可以说,白日箭就是必死之箭。 “嘣。” “嘣。” …… 一连射出十箭,张若尘将所有逃出去的四等侯爵,全部都射杀。 唯独只有那位银发人狮,使用万纹圣器,挡住了两箭,竟然是拖着重伤的身体,逃离了战场。 “只是三等侯爵,就能承受我两箭而不死,也不知二等侯爵又强大到何等程度?” 银发人狮已经飞到万里之外,就算再射出白日箭,也杀不了他,张若尘只得将青天弓和白日箭收了起来。 张若尘看着这一片充满混乱圣力的战场,随处可见圣者的残尸,就连地上的泥土都被圣血染成了红色。 “本以为修炼成圣,便是凌驾于众生之上,可以享受无数生灵的膜拜和尊敬。但是,能力越大,责任却又越大,必须为了母界的生存战斗。而这一场战斗,即便是圣者的性命,却都如同草芥一般。” 张若尘的心中,感触颇深。 若是可以,张若尘宁愿选择隐居山林,喝着酒,划着船,赏着美景,最好身边还有一位红颜知己。 想象总是那么美好,眼前的现实,却能撕碎你所有的梦。 张若尘收起心中的思绪,将沉渊古剑打出去,由器灵操控剑身,飞行在破败的战场上,开始炼化刀狱界圣者和罗刹族侯爵的圣兵战器。 要知道,整个战场上,可是陨落了一千多位圣级生灵,他们的圣器的品级都是极高,若是全部炼化,足以让沉渊古剑的品级提升很大一截。 “哗----” 覆盖在张若尘身上的百圣血铠,重新变成一只拳套。 随后,从他的体内,走出一道圣魂分身。 那道圣魂分身,逐渐凝聚成一具真实的身体,与张若尘的真身长得一模一样。 张若尘让圣魂分身携带两只宝瓶,前去收集罗刹侯爵的血液和圣魂,而他的真身,则是向着刀狱界的两位至圣走了过去。 刀狱界的两位至圣,吞服下疗伤圣丹后,伤势已经恢复了大半。 独臂至圣的另外五条手臂全部都重新生长出来,六条手臂都是散发出刺目的圣光,轻轻握拳,就有震耳的风雷声传出。 那一头赤虎至圣的外伤已经痊愈,重新凝聚成人形,化为一位虎背熊腰的巨汉。在他的身旁,立着一柄门板那么宽的圣刀,刀刃上,散发着寒光。 那位长着六条手臂的至圣,看见张若尘走过来,才发现此人竟是相当年轻,心中不禁有些惊叹。 他到底是哪一界的年轻英杰? “多谢朋友出手相救。”赤虎至圣抱拳道。 张若尘冷漠的扫视了二人一眼,道:“不用谢我,我根本没打算救你们。” 六臂至圣和赤虎至圣都是活了超过五百年的人物,何等聪明,早就看穿一切,知道张若尘是故意利用刀狱界削弱罗刹族的战力。否则,以他的实力,早些站出来对付罗刹族,刀狱界又怎么会全军覆没? 可是,六臂至圣和赤虎至圣却明白,以他们二人的实力,根本不是张若尘的对手,因此也就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 六臂至圣笑道:“若不是阁下出手,我们二人早就已经死在罗刹族的围攻之中。这个人情,我们算是欠下。今后,但凡有用得到我们的地方,朋友只需吩咐一声,我们就算肝脑涂地,也要还上恩情。” 张若尘根本没打算做好人,也没打算与他们谈交情,冷声道:“少废话,将圣血和圣魂交出来。” 六臂至圣和赤虎至圣脸上的笑容都消失不见,眼神变得阴沉。 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 赤虎至圣的身上,涌出炽热的火焰,有着一片火云四散了出去,沉声道:“阁下也太霸道,莫非以为刀狱界还怕了你?” 张若尘道:“交出圣血和圣魂,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若是不交,我只能将你们杀死,然后再取走圣血和圣魂。” “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吧?若是本圣自爆圣源,咋们都得死。” 赤虎至圣准备威慑张若尘,逼张若尘让步。 …… (有读者说,张若尘的十圣血铠送给了木灵希的问题,在这里回复一下。张若尘不是杀死了很多死神骑士,得到了很多十圣血铠?并不是只有一具,而是有很多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