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三招击败 - 万古神帝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三招击败

黄烟尘一剑挥出,一道夺目剑气,以极快的速度飞了出去,将三尊尸王和二尊鬼王斩断成了两截,撕裂开一道口子。 黄烟尘冲了出去,一剑刺向韩湫的眉心。 此刻,韩湫的全部力量都在掌控尸王和鬼王,似乎根本无法避闪黄烟尘的这一剑。 可是,看着越来越近的剑光,韩湫却是诡异的一笑。 “唰。” 从韩湫的体内,飞出一道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的黑暗虚影,向前跨出一步,一掌击在黄烟尘的胸口。 黄烟尘浑身一颤,嘴里吐出鲜血,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 那道黑暗虚影,重新飞进韩湫的体内。 韩湫不再掌控尸王和鬼王,提着圣剑急速冲到黄烟尘的身前,长剑一挥,剑锋便是抵在黄烟尘的颈部,讥诮的一笑:“我的黑暗分身力量,与本尊比起来,也不差多少吧?” 黄烟尘站在广场上,浑身都在滴血,闭上双眸,道:“要杀就杀,何必那么多废话?” 韩湫的眼眸一抬,有些得意的对着张若尘一笑,道:“太子殿下,还是你说,到底杀不杀?” 圣木峰顶,一双双眼睛都向张若尘盯了过去。 此刻,就算是朝廷之中的天王,也不敢轻易出手。因为,万一营救失败,黄烟尘必定会被韩湫杀死,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可以说,黄烟尘的性命,现在就掌握在张若尘一个人的手中。 木灵希抓住张若尘的手腕,拦到了张若尘的身前,使劲摇头,道:“不要,千万不能杀尘姐。” 木灵希担心张若尘将来会后悔,一个人若是后悔,必定是肝肠寸断,生不如死。她不愿意看到张若尘做出追悔莫及的事。 “杀什么,杀什么杀,还有没有将本皇放在眼里?本皇都没有说话,谁敢动剑杀人?” 一只猫头不死鸟,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它的身躯十分胖圆,展开一对羽翼,扭着硕大的屁股,威风凛凛的向韩湫和黄烟尘走了过去。 猫头不死鸟瞪大一双猫眼,对着韩湫大吼一声:“听不懂本皇的话吗?赶紧将剑放下,信不信本皇打得你哭爹喊娘。” 说话之间,猫头不死鸟便是伸出一只羽翼,将韩湫手中的剑,打到了一边。 韩湫本来是想趁着今天这个绝佳机会,一举除掉黄烟尘,让张若尘彻底断了念想。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一只不猫不鸟的怪物。 “哪里来的猫头鹰,竟敢插手我的事,你是不想活了吗?” 韩湫的眼中,涌出浓烈的杀气,挥动圣剑,拖出一道剑芒,一剑劈在猫头不死鸟的头部。 “嘭。” 这一剑,没有伤到猫头不死鸟的一根羽毛,反而冒出了一大片火花。 韩湫只感觉手臂被震得发麻,连忙收回了圣剑,再次盯向猫头不死鸟,眼神变得有些惊疑不定。 猫头不死鸟相当嘚瑟,笑了一声:“本皇就站在这里,你伤得了本皇一根毛吗?” “哼!” 韩湫调动黑暗之力,有着数十道黑色的极邪力量,从眉心涌出,汇聚到左手的手臂,随后,一掌打在猫头不死鸟的腹部。 黑暗之力,有着多种属性,既可以吞噬,也可以腐蚀,还代表着死亡。 然而,韩湫的手掌,刚刚印在猫头不死鸟的腹部,却发现,猫头不死鸟腹部的羽毛竟然冒出一道道火焰,化为了火羽。 就算是黑暗之力,竟然无法侵入进它的身体。 猫头不死鸟浑身抖动了一下,震得韩湫倒退了回去,随即,大笑一声:“本皇天下无敌,就凭你,也想伤到本皇?” 周围的那些修士,也都啧啧称奇,感到不可思议。 黄烟尘疑惑的盯着站在她身前的那只猫头不死鸟,总感觉它有些熟悉,说话和行为,都与小黑太像。 可是,它和小黑身上的气息,却完全不同。 而且,一个是猫,一个是猫头鹰。 黄烟尘的脑海中,响起小黑的声音:“今天,张若尘摆明是不杀秋雨誓不罢休。别的那些人都不敢站出来说话,你居然出来保秋雨,到底是不是傻?” 黄烟尘终于可以确定,眼前这只猫头不死鸟,就是小黑。 她道:“女皇离开之前交代,秋雨是昆仑界的天地灵根,也是昆仑界未来的希望。张若尘杀了他,女皇回来,张若尘就必死无疑,我根本没有选择。” “算了,此事,你就不要管了,本皇来解决。” 小黑的声音,再次在黄烟尘的脑海中响起。 随即,小黑的目光,向秋雨盯过去,道:“那棵树,过来,过来。” 秋雨的眼神冷冽,没有理会小黑,而是将目光盯向黄烟尘,道:“界子大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张若尘余情未了,昨天,是你下令朝廷的修士不得出手对付圣明逆贼,要不然,圣明逆贼也不至于狂妄到如此地步。本公子得提醒你一句,千万别忘了女皇临走时候留下的神谕。违逆神灵的下场,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小黑展开一对羽翼,风风火火的向着秋雨扑了过去,犹如一只长着猫头的黑色大鹅,叫道:“竟敢无视本皇,本皇打不死你。” 秋雨露出一道不屑的眼神,身形一晃,以着比至圣还快的速度,轻轻松松就避开小黑的飞扑。 小黑没有扑到秋雨,却是扑在秋雨后方的一位火族圣祖身上。 “嘭嘭。” 那位火族圣祖一连打出十七道手印,击在小黑的胸口。下一刻,小黑犹如一发炮弹一样,倒飞了出去,撞入进金步龙辇里面。 就在小黑倒飞出去的时候,张若尘却是提起沉渊古剑,施展出空间挪移,消失在木灵希的身旁。 下一刻,张若尘出现在秋雨的头顶上方,双手捏剑,猛然劈斩了下去。 就算秋雨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空间挪移,面对张若尘的这一剑,他根本就没办法闪避。 “轰隆。” 张若尘一剑劈斩下去,与秋雨的两只手臂碰撞在一起,爆发出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压得广场上的石板不断碎裂,向下凹陷。 秋雨的双臂和双手,戴着两块护臂和两只拳套,竟是挡住了沉渊古剑。 沧澜武圣有些吃惊,道:“火神铠甲。” 圣书才女也是有些意外,道:“的确是火神铠甲,不过,不是完整的火神铠甲,只有护臂和拳套。” “当初,我让女皇赏赐给我一只火神护臂,她都没有答应。”沧澜武圣道。 圣书才女笑道:“秋雨可是真神之体,天地灵根,昆仑界未来的希望,女皇对他的重视程度,肯定不一样。” 沧澜武圣有些不悦,道:“真神之体又如何?他的修为,比张若尘还要高出一大截,而且又有火神铠甲的加持,却依旧被张若尘压制。若不是昆仑界只有他这么一株神树幼苗,就凭他的心境,岂能得到女皇的重视?” 圣书才女道:“你太低估了秋雨,只是他的真神体质,在同境界,就比雪无夜和立地还要强大一些。他的心境的确是硬伤,要不然……” “要不然什么?”沧澜武圣问道。 “没什么。”圣书才女微微一笑。 最近半个月,张若尘将冲灵丹的部分丹气炼化,修为达到彻地境的中期。 秋雨的修为,则是彻地境的巅峰。 “你不是号称同境界天下第一吗?” 张若尘压制住秋雨,冷声的问道。 秋雨半跪在地上,被上方的沉渊古剑压制得无法动弹,只能苦苦的支撑,根本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张若尘一边压制他,还能一边说话,由此可见,还没有用出全力。 张若尘的招式一变,以剑身横拍了过去,打在秋雨的头部。 “嘭。” 顿时,秋雨的头骨裂开,脑袋塌陷了一半,身体一仰,倒飞了起来。 秋雨飞在半空的时候,张若尘又是一剑劈斩了下去,击在他的腰腹位置,剑身沉入他的身体,鲜血不断向外涌出。 “轰隆。” 秋雨的身体,重重的坠落在地上,砸得大地塌陷。 不过,沉渊古剑却没能将秋雨的身体斩断成两截,秋雨的脊梁骨,无比坚硬,似乎根本无法斩断。 张若尘瞬间就明白过来,秋雨的脊梁骨,就是梧桐神树的树干。 不斩断树干,梧桐神树就不会死。 此刻,秋雨大半个身体都变成了木质,被沉渊古剑死死的压在地上,浑身动弹不得,说不出的凄惨。 火族的两位圣祖,想要前去救援秋雨,却被凌修使用精神力压制住。 “真神之体难道不是传说中的至强体制?号称同境界无敌?为何都是彻地境,秋雨只是挡住了张若尘三招?” “哪里挡住了三招,分明就是毫无还手之力。” “从一出手,张若尘就将秋雨压制,而且,还游刃有余。” …… 秋雨的心中无比屈辱和恼怒,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堂堂梧桐神树,先是被张若尘抢了未婚妻,又被张若尘数招之内击败。 遭受这样的羞辱,今后,不知有多少人会在暗中嘲笑他。 张若尘知道使用沉渊古剑杀不了秋雨,于是,收回了剑,就像是提起一只死狗一般,抓住秋雨的领口,随手一抛,将他扔进了开元鹿鼎。 张若尘将血淋淋的沉渊古剑插在地上,冷声道:“以梧桐神树,祭祀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