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哇,好大一只猫头鹰 - 万古神帝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哇,好大一只猫头鹰

只见,北方天空,一大片黑色的小点,犹如蝗虫一般,铺天盖地的向着无顶山的方向飞来。 随着越来越近,那些黑色小点越来越大,竟是一只只身躯巨大的蛮禽,有双头铁甲鹰,有灵鹤,有鸾鸟,有狮鹫…… 上千万只蛮禽,将无顶山包围,叫声不绝,画面相当震撼人心。 “怎么突然出现这么多的蛮禽,难道是蛮荒之中的某一尊兽皇,想要攻打拜月神教?” “一旦护山大阵被攻破,让那些蛮禽飞入进无顶山,拜月神教的弟子还不死绝?” …… 石千绝的双目之中,散发出灼灼的圣光,道:“到底是哪位兽皇驾临,还请现身一见?” “好,本皇就出来见你。” 在那些蛮禽的上方,黑色的云层逐渐变成了暗红色,随即,有着一片片火红色的羽毛,从云层中显露出来。 一片羽毛,也有数百米长。 在这一刻,整个天空都燃烧了起来,从那只蛮禽身上散发出来的热量,甚至超过了火尊。那只蛮禽的身躯,更是占据了一半的天空,震慑得所有生灵都在瑟瑟发抖。 锅锅早就重新变成了一只兔子,瞪大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惊呼一声:“哇,好大一只猫头鹰。” “呸,本皇乃是不死之鸟,十万年前,就有屠天杀地之皇的称号,以圣者为食物,以神龙为坐骑,所过之处血流成河,不知道有多么残忍。” 天穹之上,那只身躯庞大的蛮禽,声音十分霸道的说道。 张若尘皱起眉头,盯向上空。 从那只蛮禽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与在阴阳海见到的不死鸟有些相似,可是,它却长了一颗猫头,说话的语气和小黑太相似。 不会真是那只坑货吧? 无顶山中,首鼠看见小黑的身影,连忙跪在地上,无比崇拜的道:“黑爷果然威风霸气,一声令下,千万蛮禽都要听从它的号令。” 夜潇湘冷哼一声:“明明就是一只猫头鹰。” “你懂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像你这种小丫头,本皇分分钟打死好几百个。你信不信?” 从猫头不死鸟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相当强横,的确是对夜潇湘造成了很大的压制,于是,她闭上嘴巴,不敢再多言。 面对一尊兽皇,恐怕也只有教主才能应对。 石千绝道:“屠天杀地之皇,拜月神教与你有什么恩怨,为何要带领蛮禽大军围住无顶山?” 猫头不死鸟道:“本皇做事,需要向你解释?小辈,若是识趣,立即下跪给本皇磕三个响头,否则后果自负。” 无顶山中,响起一大片议论声。 “好霸道的兽皇,竟然让魔教教主给它下跪行礼,真的是无法无天。” “没办法,谁叫它的实力强大,一看就是一个狠角色。估计,只要女皇才制得了它。” …… “找死。” 山腰处,欧阳桓下出一道命令。 随即,三十六根魔柱再次浮现出一道道大圣铭纹,同时发动攻击,形成三十六根光束,向着山下的圣明旧部和天穹的猫头不死鸟攻击了过去。 死禅老祖操控神战尸,站到了圣明旧部诸圣的身前,将绝大多数光束都挡住。 其中,有九道光束,同时飞向那只猫头不死鸟。 所有修士的目光全部都盯了过去,想要知道,猫头不死鸟到底强大到了何等程度。 却见,那只猫头不死鸟,竟然在快速缩小身体,很显然,是不想和九道光束硬碰硬,只有缩小身体,才能尽量避免不被攻击到。 怎么会这样? 以它的修为,难道还惧九道光束? 猫头不死鸟的身体每缩小一分,身上的气息就会减弱一大截。顷刻间,猫头不死鸟的身躯就比先前小了数百倍。 “轰。” 其中一道光束,从它身躯的旁边飞过。 只是光束周围的劲气,就将它从半空轰了下来,嘭的一声,坠落在地上。 霎时间,整个无顶山都是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一只兽皇,竟然这么弱? 就连石千绝和火尊都有些意外,以他们的见识,也不知道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张若尘有些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小黑真的是不靠谱。 夜潇湘笑了一声:“果然只是一只猫头鹰。” 猫头不死鸟的身躯变得更小,最后,变得只有一米多长,站起身来,顶着一颗毛茸茸的猫头,很是愤怒的说道:“猫头鹰怎么了?猫头鹰已经可以吓人,就问你刚才怕不怕?” “怕,都快被你给吓死。呵呵。”夜潇湘笑道。 “笑什么笑,本皇只是在涅槃的时候身体出了一些问题,岂容你这样的小角色嘲笑?”猫头不死鸟说道。 旁边,锅锅走了出来,憋住了笑意,道:“算了,别硬撑着,你根本打不过她,别人可是一尊圣王。” “滚。” 猫头不死鸟很愤怒,一脚将锅锅踢飞了出去,大吼一声:“所有蛮禽听本皇号令,一起发动攻击,打碎无顶山的护山大阵。” 可惜,那些蛮禽,根本就不听它的号令。 它们感受到石千绝和火尊身上的恐怖气息,全部都飞走,很快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一群贪生怕死之徒,气死本皇了!” 猫头不死鸟的两只眼睛瞪得比铜铃还要巨大,浑身上下冒青烟。 锅锅又跑了回来,从上到下的打量着猫头不死鸟,伸出一只爪子,抚摸它身上的羽毛,好奇的问道:“你是黑爷吗?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你的本尊就是一只鸟猫吗?” “滚,我叫你滚。” 猫头不死鸟大吼一声,就又要揍锅锅一顿。 锅锅反应灵敏,撒腿就跑,猫头不死鸟则是追了上去,下定决心要将这只多嘴的兔子收拾一顿。 突然,那些飞走的蛮禽,竟然又飞了回来。 锅锅和猫头不死鸟同时停下脚步,眺望着上空,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道:“它们怎么又飞了回来?” “轰隆。” “轰隆。” …… 一道道震耳欲聋的声音,从大地的尽头传来。 声音,每一次传出,地面都很猛烈的震动一下。 这一次,火尊和石千绝的脸色,变得无比凝重。 只见,地平线上,传来一道道强大圣威。数十道圣影,站在黑色的云雾之中,不断向无顶山的方向靠近。 其中,最前方的两道圣影,乃是两只山岳那么巨大的金猊。它们并排着向前行走,浑身散发出璀璨的金光,爆发出来的气息,不弱于火尊和石千绝。 护龙阁的副阁主站在张若尘的身旁,道:“太子殿下,它们是地煞阁的两位副阁主。” 张若尘自然是认识两只金猊,传说中,它们是圣明中央帝国的护国神兽。 它们竟然还活着。 跟随在两只金猊后方的数十道圣影,多半就是地煞阁的成员。 地煞阁的其中一位成员,乃是一位浑身长满尖刺的老者,嘴里吐出一口音波,道:“太子祭天,尔等还不跪迎?” 天穹之上,上千万只蛮禽,被地煞阁的成员驱使,再次将无顶山包围了起来。 铜炉原上,其中一个方向,开元鹿鼎飞了起来,散发出璀璨的金芒。 巨鼎的下方,乃是一片滚滚的尘土,有着数十万修士骑着蛮兽,从尘土中冲出来。 “慕容世家跟随太子殿下一起祭祀天地。” 慕容叶枫飞在半空,使用圣气托举着开元鹿鼎,率先冲到金步龙辇的下方,将开元鹿鼎重新放在了张若尘的身前。 张若尘的目光,与慕容叶枫对视,随后,两人同时一笑。 上一世,慕容叶枫是张若尘唯一的朋友。 八百年过去,慕容叶枫已经是站在昆仑界最巅峰的存在,可是,两人对视的那一刻,张若尘就知道,两人的友谊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发生改变。 “轰隆隆。” 铜炉原上,又有数十股修士大军,蜂拥而来。 “赤虎半人族前来拜见太子殿下。” “天台州陈家跟随太子殿下,祭祀天地。” …… 无顶山的四面八方都是尘土四起,响起一道道高昂的声音,曾经圣明中央帝国的属臣,汇聚成了一支支大军。 明江王看到如此盛况,心中无比兴奋,仿佛又回到圣明中央帝国的巅峰时期,道:“石千绝,你再不打开护山大阵,信不信今天灭了拜月魔教?” “想要灭拜月神教,还得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石千绝目光锁定在张若尘的身上,大气煌煌的圣威爆发出来,打出两道五指山岳一般的魔煞手印,向下镇压。 只要杀死张若尘,圣明中央帝国的人马,立即就会变成一盘散沙。 “想要加害太子殿下,先得问问我们同不同意。” 慕容叶枫和副阁主宛如两道光柱,几乎同时冲天而起,各自施展一招圣术,与石千绝打出的魔煞手印碰撞在一起。 “轰隆。” 两道魔煞手印被撕碎,慕容叶枫和副阁主同时向前一冲,一个结出掌印,一个接出指印,向着石千绝发起攻击。 “你们两个还差得很远。” 石千绝冷哼一声,双眼之中,飞出两道数百里长的魔气洪流,向着慕容叶枫和副阁主斩了过去。 “加上贫僧,应该够了吧?” 死禅老祖的体内响起数万道洪亮的梵音,双手向上一撑,顿时,神战尸的手掌,便是向着石千绝轰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