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章 故土难离 - 万古神帝

第一千四百章 故土难离

火族的这一次大劫,传到拜月魔教的总坛,顿时,一片沉默。 众人都觉得火族太倒霉,当初他们若是直接将神初鬼王镇杀,又怎么会闹出这么大的动乱? 没有人怀疑到张若尘的身上,全部都认为,神初鬼王才是祸乱的源头。 就在当天,魔教教主石千绝,派遣木家圣主前往火境,询问下个月初七的婚礼还要不要继续举行? 到底先办葬礼,还是先办婚礼? 火族回应,婚礼的日期不改,下个月初七,火族和秋雨公子必定亲自前往无顶山,迎娶小圣女。 在中域的元府,张若尘再次见到死禅老祖和韩湫,向他们询问此次前往火境的经过。 听完后,张若尘的脸色越来越凝重,道:“火族的实力,还真是有些恐怖,竟然一连出现五位圣王,就算是拜月魔教也未必有这样的实力。” “可惜,已经陨落了三位,算得上是元气大伤。” 韩湫阴测测的一笑,显得颇为自得。 死禅老祖却是一动不动的坐在旁边,闭着双眼,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张若尘道:“老祖似乎是有什么忧虑?” “传说中的火尊,竟然真的存在,张施主,情况很不乐观。”死禅老祖道。 张若尘道:“火尊?” 韩湫的脸色一变,道:“难道就是最后出手挡住神战尸的那位神秘人物?” 死禅老祖点了点头,道:“大约是在两百年前,火境中,有着一股无比强横的圣道波动传出,席卷整个南域。当时,南域的诸圣,全部都感受到那股圣道波动,无不心惊胆颤。所有修士都猜测,火境之中,有人修炼到大圣境界。” “此后,南域爆发的一些大事件背后,皆是有一位神秘存在的影子,众人称其为火尊。” 张若尘也听到过火尊的传说,但是,却只认为那是一位圣王。 想要修炼到大圣境界,谈何容易? 可是,听到死禅老祖的讲述,张若尘也陷入沉默,半晌之后,才是问道:“那位火尊,到底有没有达到大圣境界?” 死禅老祖摇了摇头,道:“大圣的境界太高,可以封皇称帝,没有达到那个境界,不可能看得透他们。” “大圣之下,就算再强,也就最多只能抵挡住大圣的几道攻击。只有八百年前的第十帝燕离人,凭借强大的肉身,能够与大圣持久作战,保持不败。至于取胜,那是不可能的事。” “根据贫僧的猜测,那位火尊,肯定已经达到大圣的层次。” 张若尘倒吸了一口凉气,火族竟然有一位大圣。 要知道,当年的圣明中央帝国,只有明帝一位大圣。可是,只要有他坐镇,没有任何势力敢于圣明中央帝国为敌。 一位大圣的怒火,足以灭一教,毁一族。 别说是大圣,就算是一位圣者,也能给一个超级大势力,造成无法估量的伤亡。 张若尘问道:“神战尸能不能与火尊一战?” 死禅老祖道:“神,毕竟已经死去,使用神战尸对付一般的圣者,自然是轻而易举,如同拍死苍蝇。但是,对付大圣……哏哏……你觉得一具神的尸体,对付得了明帝吗?” 张若尘轻轻摇了摇头。 “当然,凭借神战尸的战力,拖住火尊一两个时辰,却并不是难事。” 死禅老祖的双眼一睁,又道:“咋们话说在前面,下个月初七,贫僧竭尽全力为你挡住火尊两个时辰,从今往后,也就不再欠你。至于如何对付拜月魔教和石千绝,就只能靠你自己。” “好。”张若尘答应了下来。 想要挡住大圣两个时辰,显然不是容易的事,死禅老祖立即退了下去,开始全力以赴帮助神战尸熔炼神初鬼王。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很快就到了初四,距离初七,只剩最后三天。 昆仑界的各大势力,皆是派遣出代表,手持请帖,赶赴魔教总坛无顶山,准备一起见证天下第一古教和天下第一古族的联姻。 前去赴宴的修士,全部都是一等一的大人物,他们十分清楚,初七的那一天,绝对不会平静。 无顶山诸圣齐聚,比界子宴和论剑大会还要热闹,同时,又给人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气氛十分古怪。 张若尘、秋雨、木灵希,甚至就是黄烟尘的名字,都是传得越来越响亮。 最近半个月,张若尘却是忙得不可开交,每天都在赶路,前去接引圣明旧部族人进入乾坤界。 这一日,张若尘来到琳间府的藏书郡。 整个藏书郡,一共汇聚了接近百万的圣明旧部,有的是修士和武者,更多的却是没有修炼武道的普通百姓。 “快走,快走,磨磨蹭蹭干什么?太子殿下还要办大事,他的时间相当宝贵,你们耽误得起吗?” “再不走,绑上你们,将你们拖走。” …… 一位修为达到鱼龙境的魁梧大汉,骑在一头蛮兽的背上,正在呵斥,一群走得很慢的平民百姓。 那些百姓,大多都是圣明旧部的家属,他们一步一回头,不愿离开自己从小生活的家乡。 那位鱼龙境修为的大汉,从蛮兽背上跳了下来,在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的背上推了一把,吼了一声:“看什么看,乾坤界比这里好一百倍,有什么不舍?” “再好我也不去,就让老头儿我死在这里吧,不要再逼我。” “离开,就再也回不来。我儿子的尸骨,还埋在山里,每年谁去给他烧香、修坟?” “这里有我熟悉的山,熟悉的河,就算被朝廷找到,被他们杀死,我也不离开。” …… 那些普通百姓的生活方式,与修炼者不同,他们并不是一味的追求更加强大的力量,而是过着最朴实的生活,对家乡,对人,有着特殊的感情,不愿意割舍。 “你们这种不识好歹的混账东西,完全就是一群拖累,留你们有何用?” 那位鱼龙境修为的大汉,拔出一柄四尺长的战刀,一刀向他们挥斩了过去。 最近一段时间,张若尘除了赶路,就是在全力以赴的修炼,直到今天才看到这么一幕,发现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离开故土,前去一个陌生的世界。 这一幕,对他的内心有极大的触动,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哗----” 看到那位鱼龙境修为的大汉拔刀,张若尘的身形一闪,下一刻,出现在那一群平民百姓的面前。 那位鱼龙境大汉连忙收住战刀,吓得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拜……拜见殿下。” “拜见太子殿下。” 周围的那些平民百姓,更是无比惊慌和畏惧,跪倒了一大片。 “大家不必行礼,赶紧起来。” 与此同时,张若尘连忙将离得最近的一位白发老叟搀扶起来,道:“老人家,你为什么不愿意去乾坤界?” 那位白发老叟,立即老泪纵横,又是向下跪,道:“殿下,求你放过我这把老骨头,我的儿子被朝廷杀死,就埋葬在山中,我若是离开,以后他就成孤魂野鬼了!” 旁边,另一个老妇人也是跪在张若尘的面前,哀求道:“太子殿下,我们都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想要让我们去一个更加安全和富裕的地方生活。但是,这里是我们的家乡,有我们的田地,有那些熟悉的人,还有年轻时候的回忆。” “殿下,你就让我们在这里等死,我们不想离开。” …… ………… 此刻,张若尘的心绪,无比复杂。 面对再强大的敌人,张若尘也能毫无畏惧的挥剑,但是,面对一群老弱妇孺的哀求,却让他不得不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自认为做的一切,都是对他们好。 但是,有问过他们的意愿吗? 将自己的意愿,强行加在他们的身上,与囚禁他们,奴役他们,折磨他们,有什么区别? 那位鱼龙境修为的大汉,恐惧的说道:“殿下,刚才属下只是吓唬他们,不敢真的对他们动刀。像他们这样的人,实在太多,不吓他们一下,他们根本不会离开。而他们留在昆仑界,朝廷怎么可能放过他们?” 张若尘有些失魂落魄,半晌后,才道:“询问他们自己的意愿,若是他们不愿意离开,不要强迫他们。我会想别的办法保全他们。” 听到张若尘的话,在场的那些普通百姓,全部都欢呼了起来。 那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跪伏在地上,盯着张若尘的背影,道:“太子殿下,你以后还会回到昆仑界吗?” 就连傻子都看得出,圣明皇太子肯定是很快就要离开昆仑界,很有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毕竟,女皇已经成神,谁敢与神正面碰撞? 张若尘浑身一颤,停下了脚步,露出一道笑意,道:“会,一定会,只要你们还生活在这一片大地之上,我就一定会回来看你们。昆仑界,不是那位女皇的昆仑界,而是我们所有人的昆仑界。” 离开,只是迫不得已。 若是可以选择,谁又愿意背井离乡,谁又愿意离开生我长我的地方,去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故土难离,此言不假。 人,毕竟不是冷血动物,也不是石头,不是草木,也是有感情,有思想,有怀念。 张若尘想到了娘亲,林妃,自己一直将她带在身边,却很少陪伴她,让她去了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地方。她的心中,真的是快乐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