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引火烧神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引火烧神

青色的净灭神火,涌动过去,烧得空间都是微微扭曲,驱散了日月水晶棺周围的阴寒力量。 “哗----” 日月水晶棺中逸散出一股神秘的力量,驱使数十块死族老祖的白骨,按照一种星辰轨痕排列,竟然形成一层无形的力量,抵挡住了净灭神火。 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调动净灭神火,能够将一些千纹圣器都炼得熔化,却奈何不了数十块骨头。 由此可见,那些骨头必定是相当了不得,很有可能是神骨。 “分身的力量,还是太弱。” 张若尘收回双臂,随后,以右手食指指向天空,一股强大的精神力爆发出来,冲出乾坤界,引动气海中的净灭神火。 下一刻,张若尘头顶上空的云层散开,一条神火瀑布从天而降,源源不断向日月水晶棺涌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白黎公主相当吃惊,劝阻道:“宗主,你这样做会不会太过极端,万一将她激怒了怎么办?” “有些时候,就得使用极端的手段。”张若尘道。 大概煅烧了三个时辰,一股冷寒的气劲,如同翻天巨浪一般,从日月水晶棺中涌出。 “轰隆。” 张若尘和白黎公主犹如风中的两片落叶,被震得向后抛飞了数十里远。那股力量太震撼人心,他们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形。 张若尘稳住脚步后,再次向日月水晶棺的方向盯去,眼睛猛的一缩,只见,一个浑身散发着璀璨月光的绝丽女子,迈着优雅的脚步,从火焰中走了出来。 她的身材修长,肌肤如同是用仙玉雕琢而成,眉心有一个血月印记,身上流动着一股冷寒的力量,使得方圆万里都化为冰原。 净灭神火被风雪吞噬,全部都消散。 “血月鬼王……不……你是棺中那位女子……”张若尘道。 接天神木下的那个女子,的确是血月鬼王,可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比血月鬼王不知强大多少倍。 张若尘和白黎公主都拥有和真圣后期圣者抗衡的实力,但是,面对她,却感觉到巨大的压迫。 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压迫他们下跪叩拜。 张若尘和白黎公主浑身不断冒出汗珠,都在努力支撑,不想跪拜任何生灵。 血月鬼王每向前走一步,张若尘和白黎公主身上的压力就会增加一倍。对方并不是使用力量压制他们,而是在压制他们的意志。 “喵!” 白黎公主的双腿颤抖,嘴里发出一声猫叫,变成原形,化为一只流光溢彩的小白猫。 最终,血月鬼王没有继续向前走,停在张若尘和白黎公主的百丈外,声音清冷的说道:“你们的意志都很坚定,堪称不屈于人,至少是有大圣之资。” 张若尘略微松了一口气,道:“你再往前走,我们未必还能支撑得住。” “大圣之心,不屈于人,并不代表可以不屈于神。再往前走,你们面对的压力,就算是大圣也未必承受得住。”血月鬼王说道。 张若尘心中无比震动,道:“你是神?” “十万年前,我的神力和生命力几乎耗尽,只能进入日月水晶棺中沉睡,直到现在,才恢复了一些。” 顿了顿,血月鬼王又说道:“你是第一个敢用神火烧一位神的圣者。” 居然真的是一位神。 别说是张若尘,就算是一位大圣,估计都会被吓傻。 此刻,张若尘也是感觉到手脚冰凉,说他一点都不害怕,那是假话。一具躺在棺材里面的女尸,和一位活生生站在身前的神,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张若尘努力压制住心中的负面情绪,保持镇定,躬身向对面行礼,不卑不亢的道:“晚辈无意冒犯神灵,只不过……” “你不用那么恐惧,你敢使用神火烧一位神灵,说明你有逆神之心,有逆神之胆。这也是我分出一道神念,出来见你的原因。”血月鬼王说道。 那位女神的神躯,依旧躺在日月水晶棺中吸收接天神木散发出来的生命之气和天地圣气。很显然,只是她的一道神念飞出来,附着在了血月鬼王身上。 血月鬼王继续说道:“你想与我对话的原因,我已经知道。我答应你,在你有需要的时候,可以出手帮你一次。但是,你也必须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张若尘问道。 血月鬼王说道:“此事结束之后,随我一起去一趟天庭界,帮我做一件事。” 张若尘略微一怔,道:“以我现在的修为,能够做到的事,恐怕你一个念头就能做到。你还需要我帮忙?” “天地众生,皆有属于自己的价值。你的价值,比你想象中更大。”血月鬼王说道。 张若尘沉思了片刻,道:“好,我答应你。” 一位圣者和一位神,交换一件事,无论她的那件事有多么苛刻,在张若尘看来,也是相当划算。 血月鬼王道:“你最好想清楚,一旦答应下来,如同是在向神灵立誓,绝对不能后悔。” 张若尘意识到,这位女神让他做的事,恐怕并不像他想象中那么简单,于是问道:“到底是什么事?”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去了天庭界,你自然就会明白。”血月鬼王又道:“我并不喜欢强迫别人,你可以选择不答应我。” 张若尘肃然的道:“我答应你。但是,提前说清楚,我只代表我自己,不代表整个乾坤界。” “我记下了!” 血月鬼王转过身,向日月水晶棺行去。 张若尘问道:“等一等,你传说中的那位月神吗?” “哪有自己给自己赐封号的神?说到底,别人叫她什么神,她就是什么神。”说完这话,血月鬼王的鬼体中,飞出一缕神光,冲入进日月水晶棺。 刹那间,那股强大的神威,消失不见。 白黎公主重新变化成人形,恭恭敬敬的向日月水晶棺一拜,随后,才是向张若尘说道:“她必定就是传说中来自广寒界的月神。” “嗯。” 张若尘点了点头。 如若,她不是月神,刚才肯定会直接否认,而不是说出一句是是而非的话。 张若尘走到血月鬼王的身前,问道:“刚才,月神占用了你的鬼体,有没有告诉你,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一个念头。”血月鬼王说道。 张若尘倒吸了一口凉气,道:“一个念头就诞生出了你?要是她生出一亿个念头,岂不是能够诞生出一亿个你这样的强者?” “哪有那么简单?念头越多,负担越大,反而会影响修行。神的念头,一旦独立出来,都是有特殊的原因和目的。”血月鬼王冷冷的说道。 张若尘道:“她将你独立出来,是什么目的?” “带她离开阴间。” 血月鬼王又解释道:“在阴间,根本没有生命之气,无法吸收生命之气,她就会陷入永久的沉睡,直到神力耗尽而死。即便是在沉睡的时候,神力也会流失,只不过,流失得很缓慢。” 很显然,刚才月神告诉了血月鬼王一些东西,让血月鬼王知道了自己的使命。 当然,那个使命,现在已经不重要。 张若尘的分身退出乾坤界,与本尊融为一体,全力以赴修炼,想要尽早冲击到彻地境。 这一年来,佛帝舍利子每时每刻都释放出佛气和精神力,融入进张若尘的体内,使得张若尘的修为提升速度,超越同境界修士十倍。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即便他每日在饮酒和游玩,修炼速度却依旧不比那些界子慢,达到了玄黄境的巅峰。 “咚咚。”? 敲门声响起。 紧接着,秦雨彤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轻声道:“殿下,十二爷已经到了凤舞宫,摆下了隆重的酒宴,让我接你过去。” 张若尘睁开双目,脸上露出一道笑意,心中暗道:“十二皇叔没有来拜见我,却是让我去拜见他,刚来就想给我一个下马威,果然是不愿意交出手中的权利。” 谁先去见对方,都会显得低人一等。 明江王亲自赶来圣明城,本来就已经显得自己比张若尘低了一等,到了凤舞宫,自然是想扳回一城。 “好吧!我随你一起去见十二皇叔。”张若尘道。 皇族的直系成员,本就已经很少,更加应该团结起来,一致对外,而不是继续内斗。 做为晚辈,张若尘决定先让一步,给明江王留一些面子。 若是,明江王不领情,或者想要对付张若尘,那么接下来也就别怪张若尘对他不客气。 尊重都是相互的。 秦雨彤微微松了一口气,来之前,她是真的有些害怕两人都太强势,谁都不肯让步,那样的话,根本就没办法继续商谈。 凤舞宫中,有一座建在灵湖中心的殿宇,那里灯火通明,有着一个个美丽的侍女在翩翩起舞,也有悦耳动听的琴箫声传出来。 在秦雨彤的带领下,张若尘走入进湖心殿宇,终于见到了明帝的十二弟,明江王。 “拜见殿下。” 白苏婆婆走上前去,向张若尘躬身行礼。 “拜见太子殿下。” 殿宇中,圣境之下的修士,也全部都向张若尘下跪行礼,显得无比恭敬。 可是,明江王和追随明江王的那些圣境人物,却依旧坐在座位上面,并没有要上前行礼的意思。 ……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关注本书的微信公众号,直接在微信收索“飞天鱼”,添加关注就行,每天都有读者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