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若尘剑圣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若尘剑圣

凌飞羽的眼神相当沉凝,严肃的道:“真圣之道,乃是化虚为真的圣道规则之道。将你的圣道规则比作是松散的泥土,真圣的圣道规则就是坚硬的岩石,真圣后期的圣道规则则是牢不可破的精铁。泥土如何挡得住精铁?” 张若尘与真圣初期的封银影交过手,明白真圣的强大,可是,他也是今非昔比,即便是面对真圣后期的人物,也是毫无畏惧。 “挡不住,那就不挡。” 张若尘说了这么一句,便是将阿乐的尸身,轻轻的放在地上,随后,挺直脊梁,盯向站在圣云中的木家圣主。 凌飞羽略微有些愕然,在暗暗思考张若尘这句话的意思。 木家圣主倒也不再废话,急速运转圣气,直接动手。 一道道寒冰圣道规则与圣气同时从他的体内疯涌出,汇聚在双手掌心,凝聚成一柄光芒万丈的战剑。 木家圣主十分清楚张若尘的战绩,此子可是能够以一人之力击败九大界子,因此,打出的第一招,便是全力以赴。 “寒光迎客剑。” “木擎天果然小心谨慎,竟然直接施展出圣术。这是想用一招,就将张若尘镇杀,不给他留半分活路。” …… 这一招圣术,爆发出来的力量波动,镇压得无数半圣境界以下的修士跪伏在地。 站在圣术最中心的张若尘,显然是承受着更加巨大的压力。 凌飞羽无法保持镇定,想要出手,却被夜潇湘牵制住。 夜潇湘笑了笑:“凌宫主应该相信张若尘,只是三招而已,万一他能够扛下来呢?” 木家圣主的身体周围,有着风雷声传出,嘴里吐出一个字:“死。” 双手一按,凝聚出来的圣术“寒光迎客剑”向下打出去,顿时,那柄寒光四射的战剑,如同一柄剑形的山峰一般,向下坠落。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盯向张若尘,很想知道这位时空传人,会如何抵挡这一击。 却见,张若尘身上的气势,在一瞬间,发生翻天覆地的巨变,一道道剑意从体内涌出来,凝聚出剑影。 随后,那些剑影汇聚在一起,凝成一柄三丈长的圣剑。 由剑意凝聚成的圣剑。 “这是……” 凌飞羽和夜潇湘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以她们的修为,自然是在第一时间,发现张若尘达到了剑圣境界。 “哗----”?张若尘与三丈长的圣剑,化为一道锐利的剑光,冲天而起,与“寒光迎客剑”碰撞在一起。 剑光势如破竹,打得“寒光迎客剑”一寸寸崩碎,有着一连串爆裂声响起。 “我终于明白他那句话的意思,挡不住,就不用挡,直接攻回去。剑七大圆满,真正的剑圣之境。” 凌飞羽那雪白无暇的脸上,露出一道罕见的笑容。 木家圣主看见疾速逼近的剑光,嘴角抽动了一下,认出张若尘使用的是剑七。 大圆满的剑七。 以剑七的可怕穿透力,就算是真圣后期的圣道规则,也是难以抵挡。 “绯月镜。” 木家圣主的眉心,出现一个黑色的漩涡,犹如是一座洞穴呈现出来。在洞穴中,飞出一面绯红色的古镜。 那是木家的一件至宝,在古镜的内部,刻有一万三千道铭纹,达到了万纹圣器的级别。 万纹圣器的威力,比千纹圣器不知强大多少倍。 “嘭。” 张若尘手中的三丈圣剑,与绯月镜碰撞在一起,使得天地猛烈震荡,一道道能量涟漪,在冲撞大地。 幸好凌飞羽和夜潇湘两位圣王化解了那股力量,否则战斗散发出来的余波,肯定会造成巨大的伤亡。 “好强大的剑诀,只是一招,便是击碎寒光迎客剑。”? “张若尘的实力,竟然如此恐怖,居然逼得圣主使用出绯月镜,才能挡住他的这一剑。” “剑七,肯定是大圆满的剑七,今后恐怕得称呼张若尘为若尘剑圣。” …… ………… 魔教的修士,根本看不到张若尘和木家圣主的身影,只能看见那一轮绯月和一道璀璨的剑光。 一位中古世家的家主,亲自出手,竟然镇压不住一个年轻小辈,怎么能不让人吃惊? 木家圣主显然也是觉得有些丢脸,冷哼一声,猛然一掌打在绯月镜的背面,体内的圣气喷薄而出。 从地面望去,就像是绯月散发出来的万丈霞光,将方圆千里都映照成绯红色。 “嘭。” 那柄三丈长的圣剑,承受不住绯月镜的力量,爆裂成了碎片。 木家圣主的脸上,浮现出一道喜色,另一只手掌也是按了过去,操控绯月镜,向下镇压。 张若尘面不改色,就在剑意圣剑崩碎的那一刻,沉渊古剑飞了出来,出现在他的手中。 “斩。” 一剑挥斩过去。 顿时,张若尘和木家圣主周围的时间流速,变得无比缓慢。挥斩出去的沉渊古剑,划出一个弧度,啪的一声,斩断木家圣主头顶的发冠。 木家圣主急速向后倒退,一直退到圣木峰的峰顶,才是稳住脚步,头上的长发披散了下来,凌乱的搭在脸上。 整个天地都是寂静无声,魔教修士皆是感觉到浑身僵硬,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一剑能够削去木家圣主的发冠,距离斩下木家圣主的头颅还远吗? “三招结束,我该走了!” 张若尘向着木家圣主冷冷的瞥了一眼,落到地面,收起沉渊古剑,重新将阿乐的尸身抱了起来,施展出空间大挪移,在一瞬间,已经到达三百里之外。 一连数次大挪移之后,张若尘离开无顶山区域,消失在蒙蒙天地之间。 此刻,魔教的一众修士,才是反应了过来,全部都在倒吸寒气。 林霏雨的一双秀目之中,也是流露出震惊的神色,道:“好厉害,木家圣主那么深厚的修为,竟然会败给张若尘。” 林素仙也是有些意外,道:“剑七大圆满,小小年纪竟然成就了剑圣尊位,以他的年纪,怎么能够领悟得到剑出无悔的境界?” “无论如何,今日一战之后,张若尘的名字,恐怕又得震动天下。”林霏雨说道。 林素仙也是点了点头,道:“我终于有些期待下个月的初七。” 圣木峰下,凌飞羽向夜潇湘瞥了一眼,道:“看来张若尘并不喜欢夜宫主送他,希望以后还有机会。”? 说完后,凌飞羽化为一道剑光,飞回了圣女宫。 夜潇湘的十指紧握,眼神无比凌厉,冷哼了一声,身形逐渐变得暗淡,最后消失在了原地。 云峥知道张若尘的实力很强,却没想到,竟然强大到如此程度。 他快步走到银鸾圣车的旁边,道:“副教主,不能放张若尘离开,此子已经成为剑圣,将来必定是我教的大敌。” 欧阳桓的眼神也有一些凝重,沉思了片刻,道:“既然如此,你去拦截他。”? 云峥的脸色一变,道:“本圣……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欧阳桓露出一道冷峭的笑意:“知道就好。一位剑圣想走,哪有那么容易留得住,圣王出手还差不多。可是,凌宫主打定主意要保他,夜宫主又做出了承诺。现在我们去追杀张若尘,岂不是要同时得罪她们二位?”? 云峥道:“可是,张若尘的实力如此强大,万一下个月初七来捣乱怎么办?” 欧阳桓道:“张若尘很聪明,没有强行去闯圣木峰,也没有强行带走木灵希。所以,今天他能够活着走出无顶山。可是,下个月初七,他还敢来捣乱,就是在破坏神教的核心利益。教中的那些大人物,岂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也就是说,下个月初七,他敢登上无顶山,也就必死无疑?万一……凌宫主又继续庇护他呢?”云峥道。 “到了那一步,凌飞羽还敢强行出头。别说是她,就是整个凌家,都有灭族之祸。” 欧阳桓轻轻的一笑,眼中有着一道阴沉的光芒一闪而逝。 张若尘闯上无顶山的消息,很快就传遍天下,在修炼界,掀起一股滔天的巨浪。 “张若尘竟然使用三剑,就击败木擎天,还斩断了木擎天的发冠?真的假的?木擎天可是一尊盖世老魔,竟然就这么阴沟里翻船?” “时空传人张若尘竟然没有死,还修为猛进?” “据说,下个月初七,张若尘还要再登无顶山,去魔教总坛抢亲。” “这么劲爆?张若尘还真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石破天惊。” “你们猜一猜抢谁的亲,保准吓你们一大跳。” …… 消息传得极快,就在当天晚上,身在紫微宫中的圣书才女,也是收到消息。 看着手中的传讯玉符,圣书才女那张精致无瑕的脸上,浮现出一道浅浅的笑容:“总算是从阴霾中走了出来,不过……去拜月魔教抢亲,却不是一件明智的事。和秋雨为敌,与和整个昆仑界为敌,有什么区别呢?” 秋雨乃是梧桐神树,将来有可能会成长为昆仑界的天地灵根,从来不和任何势力交恶,反而有无数势力与他交好。 张若尘抢秋雨的新娘,无疑是与整个天下为敌。 圣书才女沉思了片刻,随后,拿着传讯光符,向着元初圣殿行去,准备将此事告诉黄烟尘,由她来定夺。 ?…… (稳定更新了这么久,终于好意思求一求票。各位书友,看完章节之后,请将票投给小鱼,投给万古神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