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剑客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剑客

“炽长老,将万年冥冬冰魄给我,我要送给木姑娘做赔罪礼物。”秋雨说道。 在秋雨的身后,站在一位眉心有着火焰印记的老者,浑身圣道规则交织,眉心的火焰,更是如同神炉在燃烧。 老者略微犹豫了一下,道:“冥冬冰魄何等珍贵,对公子也有大用……” 秋雨淡淡的一笑:“与木姑娘比起来,区区万年冥冬冰魄,不值一提。” 周围那些拜月魔教的修士,皆是面面相觑,无不动容。 万年冥冬冰魄绝对是无比珍奇的宝物,价值远超一般的圣药,拥有寒冰体质的圣者会非常眼红,秋雨竟然谈笑之间,就将他送给木灵希。 “如此气度,当真是常人无法比拟,小圣女嫁给他,倒是有些高攀。”拜月魔教的老辈修士,心中皆是如此暗想。 那位眉心有着火焰印记的老者,最终取出一只蓝色冰玉匣子,递到秋雨的手中。 秋雨、欧阳桓、云峥走在最前方,其余人都跟在后面,一行人进入圣女宫所在的修炼灵山----天水峰。 圣女宫只收女弟子,一路上,皆是能够看到一些面容美丽的女子在山中飞行,当她们看到秋雨和欧阳桓的时候,全部都面红心跳,争相转告,造成了很多的轰动。 很快秋雨和欧阳桓到达天水峰的消息,就传遍圣女宫。 不仅是一般的女性修士赶了过来,就连几位正在闭关修炼的圣女,也都赶去拜见。 她们自然是知道,秋雨和欧阳桓来到天水峰的目的,纷纷都露出羡慕和嫉妒的神色。 众人穿过一片幽深的树林,前方豁然开朗,出现一座修炼秘府,在修炼秘府的前方,则是一片碧青色的灵湖。 “拜见副教主。” 负责侍奉木灵希的侍女,全部都跪伏在地上,叩首行礼。 以秋雨为首,一行三人,径直向修炼秘府走了过去。其余人则是留在远处,没有踏入这片区域。 此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从灵湖的湖畔响起,道:“没有秘府主人的同意,任何修士再向前走一步,都是死罪。” 很不和谐的声音。 直到此刻,秋雨才发现,灵湖的湖畔竟然有一人在那里垂钓,居然没有下跪,顿时,有些惊奇。 秋雨向欧阳桓盯了一眼,笑道:“欧阳兄,拜月神教不是号称等级制度森严,怎么还有修士见到你,居然都可以不跪?” 坐在灵湖湖畔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身上的布衣都洗得有些发白,却很整洁,一只手抓着钓竿,另一只手却是抓着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 欧阳桓向那个布衣男子盯了一眼,眼中露出一道深沉的目光,道:“阿乐,不得对秋雨公子无礼。” 阿乐道:“我只是在讲这里的规矩,任何人都得按规矩办事。” 欧阳桓的眉头一皱,道:“这里是圣女宫,不是你该待的地方,还不立即回去。” “这里就是我该待的地方!”阿乐不缓不急的说道:“你们请回吧,圣女殿下今天不想见任何人。” “你说了就算吗?本圣乃是她的父亲,谁敢阻拦?” 云峥有些恼怒,自己的女儿能够得到秋雨的青睐,何等荣幸,竟然还有人敢阻碍这件事? 谁敢阻拦,谁就得死。 云峥生怕得罪了秋雨,导致联姻失败,动了杀心,体内的圣气快速运转起来,凝聚出一道手掌,向着阿乐的头顶拍击过去。 要知道,云峥的修为,也是跨入了圣境,一旦出手,自然是石破天惊,一道道风雷声震动整个天水峰。 阿乐稳坐钓鱼台,面容依旧很淡漠,只是手臂轻轻的一抖。 “唰----” 钓线便是从水中飞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比任何利刃都要尖锐,划破了云峥的手掌,缠绕在他的颈部。 “竟然躲不开一根钓线。” 云峥的心中,相当吃惊。 下一刻,云峥眼中的惊色,又变成了惧色。 “咯咯。” 缠绕在他颈部的钓线,竟然在收缩,穿透肉身防御,割出一道血红色的印记,有着一滴滴圣血顺着钓线滑落,犹如是要将他的头颅割下来。 “阿乐,别杀他。” 远处,修炼秘府中,响起木灵希的柔美声音。 听到这道声音,阿乐将钓竿轻轻的甩动了一下,随即,云峥离地飞起来,噗通一声,头下脚上的掉入进灵湖之中。 “你……” 云峥感觉到颜面扫尽,怒吼一声,可是,当他看到阿乐的那双冷漠得不带任何情感的眼睛,喉咙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一般,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看到这一幕,秋雨的脸上,反而露出一道淡淡的笑容,点了点头,道:“阿乐,不错,很有意思的一个人,以后你就跟随本公子一起修炼吧!” “你,还不配。” 阿乐继续垂钓,根本都没有正眼看秋雨。 即便是以秋雨的涵养,眼中也是出现了一些愠怒,道:“你的修为还不错,但是却拦不住本公子。你应该知道,本公子曾经在《半圣榜》排名第一,同辈之中,能够接我一招的人,也是少之又少。与我为敌,无疑是寻死。相反,与我为友,却能得到数之不尽的好处。” 秋雨显然是很欣赏阿乐,想要将他收到麾下,甚至是结交为朋友。 不知多少修士求都求不到这样的机会。 阿乐道:“我的这条命,本来就是别人给我的,死在这里,就当是还给了他。” “可惜啊,可惜。” 秋雨见阿乐的意志无比坚定,心知无法将他收服,便是轻轻的一叹,不再去劝,直接迈出脚步,向着木灵希的修炼秘府走了过去。 “死。” 阿乐念出了这么一个字。 与此同时,钓线再次从水中飞出,划出数十道弧线,有着凌厉的呼啸声传出去,那些弧线,铺天盖地的向着秋雨压了过去。 “好厉害,每一弧线都是真实的攻击,蕴含有最为极致的剑道规则。” 欧阳桓都是暗暗的一惊,只是这一击,以他的修为,想要挡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欧阳桓深深的瞥了阿乐一眼,十分好奇他的修为到底是达到了什么层次? “竟然真的敢对本公子出手,你有些不知量力了!” 秋雨淡淡的一笑,带着几分不屑的神色,五指向前一按,顿时一片火焰涌了出去,将所有弧线全部都烧成青烟,十分轻松的化解。 阿乐的眼神一凝,有着一股汹涌澎湃的杀气,从体内涌出,提起那柄铁剑,在一瞬间冲了出去。 一剑刺出,直取秋雨的心口。 “啪啪。” 这一剑的速度,快得吓人,响起一连串音爆声。 当然,声音的传播速度,远远比不上阿乐的速度,所以秋雨根本听不到音爆声。 不过,秋雨却是感觉到一种久违的冰凉气息,对于生长在火域之中的梧桐树来说,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过凉意。 他的双目一缩,向着阿乐盯了过去。 让秋雨吃惊的是,以他的修为,以他的目力,竟然也只是看到一道残影,根本看不清对方的剑招,由此可见,阿乐的这一剑是何等之快。 逼不得已,秋雨只能全力运转体内的圣气,七十二层赤红色的圣火火浪,向外涌出去。 可是,阿乐的这一剑,却是一往无前,就算火浪再如何凶猛,也不会退。 “嘭嘭。” 七十二层圣火火浪全部都被击穿,阿乐一剑击在秋雨的胸口。 当然,秋雨的应变速度也是相当厉害,一掌击在了阿乐的头顶。 “噗嗤。” 锈迹斑斑的铁剑,竟是攻破秋雨的防御,穿心而过,剑尖从秋雨的背部冒出。 与此同时,秋雨的手掌,也是击在阿乐的头顶,直接将阿乐的头颅打得裂开一道道缝隙。 秋雨瞪大双眼,眼中竟是难以置信的神色,道:“若是……我是人类,今日还真的要被你重创。可惜,我无心。” “哧哧。” 秋雨的手掌之中,冒出一根根树枝,穿透了阿乐的头颅,每一根树枝上面都有火焰在燃烧,使得阿乐的头颅都跟着燃烧了起来。 若是以前,秋雨对阿乐还是欣赏,想要将他收服。 现在,秋雨却觉得自己根本驾驭不了阿乐,此人非常危险,必须尽早除掉,免得成为大敌。 “刺啦。” 阿乐的意志不灭,手臂再次拖动了一下,铁剑从秋雨的胸口位置,横斩了过去,直接将秋雨的身体斩断一半。 顿时,秋雨的半个身体都是化为木质,差一点被打回原形。 使用出了最后的力量,阿乐的身上也是生机全无,站在那里,依旧提着铁剑,一动不动,头颅都被火焰烧得融化。 秋雨浑身都在颤抖,一脚踢在阿乐的尸身上面,紧咬着牙齿,带着一种怒意,道:“不愧是七大古教之首,还真是藏龙卧虎,随便冒出一个剑客,竟然都是如此的力量。九大界子之中,有几人挡得住这一剑?” “噗通。” 阿乐的尸身,坠入进灵湖之中,鲜血染红了一大片湖水。 “阿乐……” 木灵希从修炼秘府中冲出来,看到湖中的尸体,直接跪在了地上,眼中泪水不止,道:“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害死了你……对不起……” 远处,密林之中,首鼠从泥土里面探出一个脑袋来,看到这一幕,便是吓了一跳,“完了,完了,就连阿乐都死了!谁还保护得了小圣女?我可不是秋雨的对手,还是先禀告黑爷再说。” 紧接着,首鼠便是遁入进泥土里面,离开了魔教总坛,向着蛮荒秘境之中而去。 …… (大家还记得首鼠吗?提醒一下,就是太古遗种神魔鼠。 另外阿乐,大家是不是也已经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