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最烈的火,最冷的水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最烈的火,最冷的水

“师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元初圣殿外,黄烟尘趴伏在地上,泪如雨下,连站起身来的力气都没有,脑海中,只剩下张若尘离去时的淡漠眼神。 那眼神越是淡漠,她心中的痛,就会更深一分。 池瑶女皇的声音,传了出来:“人的一生,总是要做出选择。既然你选择站在本皇的这一边,也就意味着必定要失去另一边。神都没有办法兼顾,更何况是你?” “可是……” “没有可是,做出选择之后,前方就是一条不归路。” 池瑶女皇的声音,显得格外无情,每一个字都如同一座冰山,狠狠的砸在黄烟尘身上。 太宰王师奇穿着一身紫鲲官服,快步走到元初圣殿的外面,向着不远处的黄烟尘瞥了一眼,才是恭恭敬敬的跪伏在地上,道:“张若尘乃是经天纬地的奇才,若为朝廷所用,必是人族之雄杰,老夫非常欣赏此子。可是如今,他已经心生魔障,对女皇更是生出滔天怒恨,日后必成大患。为朝廷,为天下,为昆仑界不再受战乱,臣认为,不能放他离开,必须杀之。” 远处,跪伏在地上的圣书才女、沧澜武圣、青墨,皆是脸色一变。 因为她们也十分清楚,王师奇识人极准,说得一点都没错,张若尘的确是惊世奇才,以一人之力击败九大界子,堪称冠绝天下。今后,一旦成长起来,必定是朝廷的大敌。 正是如此,她们才无比担忧,担忧今日张若尘走不出皇城,会被抹杀。 元初圣殿中,响起池瑶女皇的声音:“必成大患?” “没错。此子一直都是朝廷重点关注的对象,以他那恐怖的修炼速度,恐怕只需五十年就能达到大圣境界,三百年就能成神。臣认为,张若尘的危险程度,远超死禅老祖和孔兰攸。女皇,不可不防,能杀早杀。”王师奇道。 “五十年成大圣,三百年成神。开天辟地以来,有这样的人?”池瑶女皇的语气很平淡,可以谁都能够听出,话语中的不屑。 “没有,但是,张若尘的天资奇高……” 王师奇还没有说完,池瑶女皇便是打断了他的话,道:“天资奇高又如何?自古以来,没有人的天资能够和张若尘比肩吗?” “倒也不是……张若尘的天资虽然罕见,堪称中古之后的第一人,不过,在昆仑界,每隔十万年,或者数十万年,总会诞生出一两个他这样的妖孽。比如,十万年前的千骨女帝,各方面皆是不弱于他。再往前推,一直推到上古、远古、玄古……太古,像张若尘和千骨女帝之辈,没有一千,恐怕也有八百。” 池瑶女皇道:“这些人可是全部都能达到大圣境界,或者是神境?” “没有。就连千骨女帝,也未能成神。”王师奇道。 “既然如此,区区一只还活在泥沼之中的蝼蚁,女皇何必要惧他?” 池瑶女皇的语气充满威严和霸道,扬声道:“昆仑界的万尺厚土之下,埋不尽的英雄骨。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五十年成大圣,三百年成神?王师奇,你修炼了多少年?” 在一位神的面前,王师奇感知到一股巨大的压力,额头上冒冷汗,眼睛盯着地面,道:“一千二百四十年。” “你的天资如何?” “臣,自认为不弱于天下任何人。”王师奇道。 池瑶女皇道:“能够修炼到你这种层次的人,哪一个的天资和悟性不是最顶尖层次?可是,你知道为什么,修炼了一千二百四十年,你却依旧没有突破到大圣境界?” “请女皇指点。”王师奇再次叩首。 “想要达到大圣境界,甚至是神境,不在乎你的天资高低,在乎你的心。当你跪在本皇面前的时候,已经注定你达不到大圣境界。”池瑶女皇道。 王师奇的额头上,汗如雨下,道:“为何……” 池瑶女皇道:“大圣者,为圣道中的帝皇。有帝心者,不屈于人。有神心者,百折不挠。大圣之下,靠的是天资。大圣之上,靠的是炼心。” “有帝心者,不屈于人。有神心者,百折不挠。” “不屈于人,百折不挠。” 王师奇的嘴里一边轻念,一边参悟。 “当你跪伏在本皇面前的时候,大圣之道,就已经毁于一旦。这一点,你比死禅老祖和孔兰攸差得太远。他们未来的成就,注定远高于你。”池瑶女皇道。 王师奇领悟到其中的关键,道:“求女皇指点,如何炼心?” “炼心如同炼兵,只有使用最烈的火去炼,使用最冷的水去淬,再加上一位最好的炼器师,才能炼出天下无敌的神兵。想要承受住最烈的火和最冷的水,却是必须先寻找天地间最好的铁。四最,缺一不可。” “什么是最烈的火,什么是最冷的水?”王师奇问道。 “炼心之火,最烈的,莫过于怒火。至于最冷的水……”池瑶女皇沉默了片刻,才又道:“自己去悟。” 元初圣殿中,响起女皇的自语之声:“五十年成大圣,三百年成神,谈何容易?恐怕使用最烈的火,最冷的水,也是淬炼不成。” “如此说来,张若尘倒是不足为惧。” 王师奇想了想,又道:“还有另一件事,天地棋局显示,不死血族的十位血帝和不死神殿的殿主,都逃出北域,正向蛮矶岛而去。” 池瑶女皇显得有些不屑,道:“十大血帝,不过只是十只自以为是的井底之蛙。在不死血族,就连冥王都只敢称王,他们却敢称帝。也罢,敢称皇,至少是有一颗不屈于人的心,井底之蛙总归是比蝼蚁要强一些,本皇便亲自去送他们上路。” “哗----” 下一刻,一片七彩色的神云,飞出中央皇城,直向北方而去。 “女皇不是说,今日不想杀人吗?神之心,果然让人猜不透。”王师奇眺望着远去的神云,轻轻的摇了摇头,嘴里再次念出:“有帝心者,不屈于人。有神心者,百折不挠。” …… ………… 以一人之力重创九大界子,这一战,让皇城中的修士,皆是头皮发麻。 看着张若尘的面容呆滞,一步步向皇城外走去,却没有人敢轻易出手。他们可不是九大界子,九大界子皆是拥有强大的体制,生命力强大,就算被斩断身体,也不会死。 若是他们被斩断身体,却是必死无疑。 “不用急着动手,鲜血流尽之后,他自然会死。等他倒下之后,再去夺取他身上的宝物也不迟。” 很多不怀好意的修士,皆是跟在张若尘的身后,只等他倒下,就一哄而上。 那些对张若尘有好感的人,却不敢出手帮助他,只是露出同情的神情。毕竟,张若尘得罪的人,是女皇,是整个朝廷,甚至是整个天下。 出手帮他,谁能承受住那可怕的后果? 风雪中,张若尘每走一步,胸口就有大量鲜血溢出,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浑身发冷,雪花落在他的脸上都不融化,凝聚成了一层冰晶。 跟在张若尘身后的修士,越来越多,可是张若尘就是没有倒下,一直走出了中央皇城。 “看着他那要死不死的样子,真是心烦。” “要死就赶紧去死,受了那么重的伤,心脏都被刺破,鲜血都流尽,竟然还不倒下。” 已经有人已经不耐烦,蠢蠢欲动,准备出手。 两个老者从云层中冲出来,落到张若尘的身前。 其中一个老者,冲上去就是扣住张若尘的肩膀,道:“终于找到你了小子,赶快将老夫的千叶圣芯草交出来,若不是酒疯子的鼻子厉害,嗅到了你的味道,还真被你给跑掉……我的天啦……怎么伤得这么重,血都流干……” “真的假的,死了没有?” 酒疯子的脸色一凝,凑拢了过去,看着张若尘心脏位置已经结冰的伤口,随即,倒吸了一口凉气。 两个老头都是刚刚赶到皇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古松子和酒疯子逃出仙机山之后,就在寻找张若尘,毕竟,张若尘掌握有六圣登天酒的配方和千叶圣芯草,乃是他们十分想要得到的东西,所以很害怕被张若尘私吞。 “奇哉,奇哉,鲜血流尽之后,并应该死去才对,可是,他偏偏还留有一口气。”古松子捋了捋胡须,直摇头,感觉到不可思议。 “那你还等什么,赶紧救人。”酒疯子催促了一句。 酒疯子伸出一只手掌,打在张若尘的背部,一道浑厚的圣气涌出,源源不断钻进张若尘的体内。 在一瞬间,张若尘身上的寒冰,全部都融化。 与此同时,古松子则是一连摸出三枚圣丹,分别是一枚血气圣丹,一枚疗伤圣丹,一枚续命圣丹,全部都给张若尘喂入进嘴里。 当今天下,恐怕也只有古松子这样的丹道圣师,才能一连摸出三种不同的圣丹。 看到酒疯子和古松子竟然在救张若尘,那些跟了张若尘一路的修士,自然是相当气愤。 “哪里冒出来的两个老不死的东西,竟然敢救张若尘,你们是活腻了吗?” “得罪女皇的人,你们都敢救。今日,我就替女皇宰了你们。” 那些蠢蠢欲动的修士,不再等待,纷纷冲了出去,攻向酒疯子、古松子、张若尘三人,准备先杀人,再夺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