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瑶池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瑶池

对于朝廷而言,这一战的影响,却是相当恶劣。 一位重犯,竟然敢明目张胆的闯入进皇城制造杀戮,藐视王法,藐视朝廷,如同是在打朝廷的脸,完全就是无法无天。 不将张若尘擒住,朝廷的颜面何在? 中央皇城的一座护城大阵打开,有着一根根锁链光纹冲天而起,连接着天空和大地,封锁住全城,阻止张若尘和凌飞羽逃走。 张若尘并没有打算这个时候逃出皇城,毕竟,所有人都认为他会逃,若是真的逃,只会更加危险。 反而,留在皇城,相对要安全一些。 很显然,界子府是绝对不能回去,只能另寻一处藏身之地。 张若尘离开了第七城域,走在白雪茫茫的街道上,心绪早已恢复平静,就算天命尸皇逃走,可是,养鬼古族和赶尸古族却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通过这一战,别的那些势力,再想要对付他,恐怕得先仔细掂量,能不能承受住得罪他要付出的代价。 街道上,响起一个七八岁孩童的声音:“爹,你快看,天上有一轮月亮。” “这样的鬼天气,怎么可能有月亮……诶,竟然真的有一轮月亮,似乎还在动。”孩童身边的中年男子感觉到诧异。 张若尘也是抬起头来,只见,漆黑的天穹之上,果然悬挂着一轮璀璨的明月,散发出来的光芒,仅仅只是笼罩一片城域。 那片城域……正是第七城域。 突然,那轮明月竟然动了起来,飞向另一座城域。 只有达到圣境的人物,才能看清,那并不是一轮明月,而是一面相当巨大的镜子。 “莫非是儒道的至尊圣器归真镜?” 张若尘的脸色略微一凝,察觉到不妙。 传说中,归真镜能够识破世间的一切虚妄,张若尘在无形无相三十六变上面的造诣,并不算十分高明,一旦被归真镜照射,恐怕瞬间就会原形毕露。 “为了抓捕我和凌飞羽,儒道的那些老先生竟然动用了至尊圣器,真是大手笔。” 归真镜的探查速度相当快,只用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能探查完一片城域,然后,进入下一片城域。 地面上,也有军队在配合他们的行动。 一片城域被探查之后,确定张若尘没有藏身在里面,立即就开启护城大阵,将城域隔绝起来。 如此地毯式的搜索,要不了多久,必定会找到张若尘。 “搜索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掌控归真镜的人,精神力强度必定是达到相当惊人的层次。现在怎么办?” 张若尘的眉头紧皱,心中相当清楚,一旦被擒住,谁都救不了他。 到底哪里可以藏身? 突然,张若尘的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地方,自言自语的道:“瑶池。” 在这一刻,一段深刻而又久远的记忆,在张若尘的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八百年前,瑶池是青池中央帝国皇族的一座庄园,位于皇城外的郊区。也是青帝封赏给池瑶公主的一座园林,张若尘和池瑶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那里。 青帝和明帝每一次相聚,也都是在瑶池。 因此,瑶池并不是一座庄园那么简单,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在那里,有青帝和明帝联手布置的阵法,可以隔绝外界的窥视和探查。 两尊大帝,既是至交,也是两个中央帝国的主宰,每一次见面都有很多秘事相谈。与此同时,张若尘和池瑶自然也就有很多相聚的机会,在瑶池留下了不少美好的回忆。 若不是迫不得已,张若尘根本不想去那里,因为曾经的回忆,越是美好,心中的痛就会更深一分。 最终,因为归真镜的威胁,张若尘还是来到那座古老庄园的外面,站在雪中,眺望庄园的大门。 曾经的皇城郊区,如今,已经变成内城。 庄园依旧是曾经的那座庄园,就连大门上的匾额,也不曾换过,印着两个熟悉的文字----瑶池。 可惜,如今的瑶池却无比冷清,连一个侍卫和仆人都看不见,大门上,更是贴着两张陈旧的封条,分别书写着“禁止入内”和“杀无赦”。 一处禁地。 经过此地的修士,向那座庄园望去,也是露出忌讳的神色,远远的退开,不敢靠近。 两张封条,似乎是封存了庄园主人最不愿被人揭开的秘密,任何人闯入进去,都是杀无赦。 张若尘的目光有些深邃,一步步走了过去,来到大门外,沉默了片刻,才是伸出一只手,触摸到封条上面。 “轰隆。” 一股浩荡无边的力量,从封条上面涌出,震得张若尘倒飞出去,坠落到雪地中,卷起漫天雪花。 张若尘重新站起身来,看了看血淋淋的手臂,又看向那两张泛黄的破旧封条,自言自语的道:“这是一种警告吗?” 张若尘深吸一口气,圣气在体内运转,手臂上的伤口缓缓愈合。 随后,张若尘背着双手,向庄园的左侧走去,绕行了一段路,来到庄园的后门。 后门,没有封条,却有两位大帝布置的阵法结界。 张若尘并不是第一次进入瑶池,自然是知道如何破解阵法结界,伸出一根手指在朱红色的大门上面划出一道道纹路。 “吱呀。” 阵法结界退去,张若尘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庄园中,全是茂密的枯黄杂草,有着厚厚的积雪堆积在上面,放眼望去,看不到任何活物,只能听到呼啸的风声。 荒凉,破败,没有一丝生气。 记忆之门被打开,在张若尘眼前的景象变得美轮美奂,亭台楼阁,湖泊灵鹤,白雾搭桥,一步一景。 此时,他的耳边,仿佛能够听到一个少男和少女的欢笑声,还有他们一起在树下练剑,在湖边打坐,在屋顶观赏星月的身影。 每一处破败的地方,都是一段回忆。 “尘哥,以你的天赋,将来必定能够达到大圣境界,成为圣明中央帝国的下一代明帝。我的天赋却是要差一些,此生都未必能够达到那个境界,恐怕是没办法接任池青中央帝国的帝位。” “谁说天赋高,才能修炼到大圣境界?你要知道,历史上,有很多大圣和神灵,其实天赋平庸,可是他们的内心却是无比强大。” “你怎么那么死脑筋?难道你就不能告诉本公主,不要那么辛苦修炼,只需要无忧无虑的做下一代明帝的帝后就行?” “原来是这样……等一等,别走啊,瑶瑶,我现在就重新告诉你。” “都不想听了!” …… 少男少女的身影,渐渐远去,在张若尘的眼前幻灭,那里只剩下一条长满青苔的石道,还有一根根垂落下来的枯枝败藤。 张若尘轻轻摇了摇头,嘴角带着一抹苦涩的笑。 紧接着,张若尘走进一座荒废的观景亭,亭中全是蜘蛛网,在蛛网的中心,放着一张棋台。 棋台上,有一盘没有下完的棋局,黑子和白子交错。 在张若尘的记忆中,明帝一共带着他来了瑶池三次,每一次,都会与青帝下这一盘,每一次都会下三天。 一局棋,下了三次,一共九天,竟然都没有分出胜负。 张若尘的眼前,仿佛明帝和青帝依旧坐在那里,明帝执白,青帝执黑,他们神情无比凝重,每下一步棋,都像是在做一个重大的决定。 张若尘用手扫开蛛网,走了过去,来到棋台的旁边,看着上面的残局。 片刻后,张若尘的双眼,猛烈的一缩,道:“不对,这不是残局……竟然都已经分出胜负。白棋输了,父皇竟然输了!怎么可能?” 张若尘记得十分清楚,他们最后一次下棋,并没有分出胜负。 以青帝的身份,也不可能再与别人下这一局棋。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张若尘知道的最后一次,并不是最后一次。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明帝和青帝下完了残局,分出了胜负。 “好怪异的棋路。” 张若尘懂棋,但是,却并不精通。 即便如此,他也能看出二帝下棋的棋路相当诡异,具体哪里诡异,却又说不上来。 “难道父皇就是在和青帝下最后一场棋的时候,被青帝暗害,所以才会失踪?” 张若尘的双手紧紧捏在一起,生出一股强烈的怒意,有一种感觉,眼前这一具棋,很有可能与父皇失踪有关。 “如此诡异的棋路,必定隐藏着什么秘密。难道是父皇留下的线索?” 张若尘伸出双臂,想要搬起棋台,将它收入进空间戒指。 可是,棋台上面却是交织着一根根圣道规则,每一枚棋子上面都蕴含有大圣的力量,比一座山岳还要沉重。 张若尘根本无法搬起棋台,甚至都无法捡起一枚棋子。 最终,张若尘只能罢手,将棋局默记下来,准备将来寻找一位棋道高手,或许帮他解开棋局中的秘密。 这一座庄园,实在太安静,让张若尘都生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或许真的不该来这里。” 张若尘坐在棋台旁边,坐在明帝曾经坐的位置,感觉到身心孤独,长叹了一声,便是将精神力沉浸到乾坤界中。 此刻,他好想找一个人,诉说心中的苦楚。 第一个想到的人,便是黄烟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