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追杀斩尽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追杀斩尽

“祖龙山向不死血族宣战?怎么可能,我们怎么没有收到消息?” 中央皇城,连珠府中,儒道的一群大儒、圣儒、朝廷重臣聚在一起,皆是大眼瞪小眼,感觉不可思议。 蛮荒秘境的各大种族现在都还战得天昏地暗,杀得血流成河,祖龙山怎么可能突然向不死血族宣战? 可是,他们收到的情报,明确的指出,此事是吞天魔龙亲口说出,不会有假。 就连聪明绝顶的圣书才女,也是直皱眉头,感觉到此事有些匪夷所思。 片刻后,又有消息从北域传来:“齐天部族的通天血将,齐真幻,死在张若尘的沉渊古剑之下。时空传人强势崛起,要与不死血族死战到底。” 中央皇城一片沸腾,无论是年轻一辈的修士,还是那些修炼数百年的圣境老祖,全部都无法平静。 不久之前,传出张若尘在仙机山杀死北域圣院第九院主“邱蓝山”的时候,众人还是将信将疑。 如今,张若尘又一重大战绩传回中域,再也没有人认为那是谣言。 一位儒圣相当不解,询问圣女才女,道:“张若尘这个小子,到底是正,还是邪?怎么好人坏人都在杀?” 圣女才女微微抿嘴,盈盈一笑,道:“这世上哪有什么好人和坏人,或许他只是在做他认为正确的事。根据我掌握的信息,死在张若尘手中的不死血族,若是全部兑换成军功,已经能够封天王。” “这么厉害?” “年轻圣者之中,能够让不死血族恨得咬牙切齿的人物,万兆亿算一个,青霄算一个,裴雨田算一个,很显然,张若尘也能算一个。只此四人,估计能够将不死血族的血帝都气得七窍生烟。” …… ………… 不仅连珠府中的儒道大人物们在议论纷纷,整个中央皇城的大街小巷,也都在谈论今天的几则消息。 “到底什么情况,张若尘的三脉不是废掉了吗?怎么反而变得更加强悍,先灭了一位通天境圣者,又灭了齐真幻,他这是要上天儿啊!” “中赢王到底行不行,难道根本没有废掉张若尘的三脉?” “张若尘这才修炼了几年?他这样的修炼速度,算得上是古往今来的第一人吧?女皇年轻时候,也没有他这么强势。” “女皇使用大量圣药,甚至神丹,消耗了昆仑界无尽的资源,栽培的九大界子,似乎也都被张若尘给比下去。界子的称谓,越来越尴尬。” …… 在中央皇城之中,已经有人敢议论女皇。由此可见,女皇失踪之后,影响力和威慑力正在减弱,很多人族修士都认为她已经陨落。 这是相当可怕的现象,一旦有人不再惧怕女皇,肯定会形成连锁反应,朝廷的统治也就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牢不可破,各大世家和门阀必定是会有一些自己的想法。 楚思远走在街头上,看到这一现象,轻轻的捋着胡须,心中十分忧虑,“看来是时候将《血族密卷》公布天下,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将不死血族镇压下去,不然将会出大乱子。” 楚思远加快脚步,向连珠府赶去。 …… 雪流江畔,万香城。 雪无夜正在一座青石武场上练剑,随着剑招游走,天空飘落下一片片洁白的雪花,洒在整个万香城,青亭、红楼、飞檐塔阁、观星神台……,皆是覆盖上一层厚厚的冰晶雪衣。 一位容颜清丽脱俗的美丽女子,御剑而来,落到武场的边缘,使用音波,低声向雪无夜说了一句。 顿时,雪无夜手中的剑,停了下来。 天地间的雪花也瞬间停住,悬在半空,犹如空间冻结了一样,相当的诡异。 “已经能够镇杀通天血将,这样的提升速度,真是让人有些匪夷所思,难道他也吞服了神药?”雪无夜道。 那位清丽女子道:“少城主在那件时空宝物之中磨练了整整一年,如今的实力,应该不在张若尘之下吧?” 雪无夜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回答她,反而问道:“不死血族中,实力最弱的剑圣是谁?” “封天部族的无极剑圣。” “替我给他送一封战书过去,五日之后,止临关外,不见不散。” 说完这一句,雪无夜就又开始练剑。 万香城的雪,下得更急。 …… 东域的酆都鬼城,韩湫穿着一件长长的黑袍,站在高耸的城墙之上,一根根长发在风中飞舞,眺望北域的方向:“宣布她是你的妻子又如何,黄烟尘迟早会死在我的手中,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拜月魔教的总坛,木灵希的脸上带着笑容,眼眸中却流淌着眼泪,心中五味陈杂,说不出是喜悦,还是痛苦。 天台州最顶级的酒楼中,朱洪涛和万柯都是发出大笑声,开怀畅饮,既是在庆祝张若尘修为大进,也是在庆祝张若尘和黄烟尘有情人终成眷属。 从北域传来的消息很多,可是,不同的人关注的点却不同,可谓是几家欢乐几家愁,有人高兴,有人忧愁,有人恐惧,有人忐忑。 …… 丰岳城外的战斗,并没有结束。 张若尘、魔猿、锅锅追在那些正在撤退的血圣身后,不断发起攻击,不想放任何一位血圣逃走。 一位玄黄境的血圣,见后方的一人二兽追得越来越近,心知逃不掉,于是停了下来,威胁道:“你们再追,信不信本圣自爆圣源同归于尽?” “不信。” 锅锅伸出一只龙爪,向她拍了下去。 那位玄黄境血圣哪里抵挡得住,被打成重伤,坠落到地上,眼中露出绝然的神色,厉吼一声:“那就玉石俱焚,你们都给我去死。” 她体内的圣气急速运转,身体变得越来越明亮,释放出一股混乱的毁灭之气。 “哗----”?张若尘跨越空间,出现到她的斜上方,手指一划,撕裂出一道空间裂缝,将她吞噬了进去。 “轰隆。” 圣源爆裂的时候,空间裂缝已经闭合得只剩一尺长,只有少量的毁灭力量释放出来,根本无法伤到张若尘。 继续追杀上去,不死血族的血圣连接被镇杀,最后,只剩四剑血圣一人还活着。 那些在观战的人族修士,全部都看得目瞪口呆,张若尘的戾气也太重,如同嗜杀魔王一般,根本不给不死血族留活路。 “早知道张若尘会成长到现在这个地步,当初在仙机山,就该不惜一切代价,将他杀死。” 四剑血圣的心中相当后悔,突然,身形一顿,停了下来,没有继续逃遁,双目盯着前方,眼中露出忌惮的神色。 一片赤红色的火云,拦住了他的去路。 沧澜武圣从火云中飞了出来,背上的一双凤凰羽翼轻轻扇动,浑身散发出强大的圣道气息。 “在仙机山,你曾刺了我一剑,现在该连本带利全部都还回来了!” 沧澜武圣的手指在虚空一点,随即,一片片凤凰羽毛,从她的背上飞出,凝聚成一柄火焰凤剑。 一道剑鸣声响起,火焰凤剑飞出去,击穿四剑血圣的所有防御,从他的胸口穿透了过去。 “你……你突破到通天境了……”?四剑血圣的脸色无比苍白,不敢与沧澜武圣战斗,激发出逃生秘术,向另一个方向逃遁。 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等到张若尘赶到的时候,四剑血圣已经陨落,四臂全断,浑身上下足有十数处剑孔。 张若尘与沧澜武圣对视了一眼,一句话也没有说,便是转身离开,返回丰岳城。 在返回的路上,张若尘将那些血圣的尸骸收集了起来,与丰岳城中的血奴尸体堆积在一起,随后,唤出食圣花,让它去吸收其中的养分。 因为吞服了逢春丹,黄烟尘和青墨的伤势恢复得很快,已经完全稳定下来。 锅锅重新变得一只兔子,连忙冲到黄烟尘的面前表功,道:“宗主夫人,所有敢围攻你的不死血族,全部都被我们斩尽。不知宗主夫人,还有什么吩咐?” 黄烟尘的脸上没有一丝喜色,颇为沉凝,向张若尘盯过去,道:“在你来之前,史仁被他们抓走了!” “怎么会这样?” 张若尘眼中的杀意,本来都已经消减了一些,听闻此事,杀意却变得更加浓烈。 史仁是镇狱古族的少族长,与张若尘在阴间经历过生死,在冥王剑冢两人一起对抗不死血族的入侵,算得上是生死之交。 正是因为张若尘和史仁的这一层关系,他才会放心将一千万滴神血交给镇狱古族,请他们帮忙炼制镇血符。 黄烟尘道:“史仁知道你的三脉尽断正是最虚弱的时候,也是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于是,带着镇狱古族的大批高手与我一起赶来北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消息走漏,我们刚刚进入北域,就遭到不死血族大批强者的围攻。” “镇血符虽然可以克制不死血族,但是,却并不是万能。一旦不死血族发动远程攻击,就算掌握着镇血符,也无法将符箓打到他们的身上。” “一连经历四次围杀,镇狱古族的高手全军覆没,除了被抓走的史仁,没有一个活下来。不死血族的目标应该是我,都是我害了他们。” 张若尘的双手紧握,摇了摇头,道:“不是你,是我,我才是他们的目标。也罢,看来与不死血族的血战并没有结束,现在才是一个开始。” 张若尘很清楚,不死血族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审问出镇血符的来源,史仁被抓回去之后,恐怕是会遭受最残忍的酷刑的折磨。 “无论是谁,敢动我的妻子和兄弟,我也一定要让你付出沉重的代价。” 张若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十根手指直接捏入进掌心,有着鲜血从指缝中流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