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斩杀通天血将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斩杀通天血将

丰岳城中,魔气和血气在相互对碰,不断有轰鸣声传出去,城区大片大片沉入到地底。 齐真幻沉吼一声:“小辈,你休要狂妄,真正的对决才刚刚开始。” “十圣血铠,借我力量。” “绝命血奴,助我杀敌。” 一具十圣血铠被激发出来,笼罩住齐真幻的全身,随即,十道圣影从血铠中冲出,站在齐真幻的十个方位,散发出十团耀眼的圣光。 十圣血铠的力量,一共分为四个层次:伪十圣之力、下境十圣之力、中境十圣之力、上境十圣之力。 使用者的修为越高,十圣血铠爆发出来的力量,才越是强大。 以齐真幻的修为,已经能够激发出十圣血铠的第四层威力,每一道圣影都拥有堪比一位上境圣者的力量。 十位上境圣者的力量叠加在一起,那种力量,绝不是单纯的十位上境圣者可以比拟。就想十个人的力量,汇聚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么,这个人完全可以轻轻松松横扫十个人。 “嘭嘭。” 在齐真仙的身后,两股血红色的气劲撕裂大地,冲天而起。在那血红色的气劲之中,两道身穿血铠的人影,从地底腾飞起来。 他们的身上,都穿着朝廷兵圣才能穿戴的战甲,浑身骨骼向外凸起,一双眼睛变成血红色,充满暴戾和嗜血的情绪。 遥远处,很多人族修士的目光,凝视在两位兵圣血奴的身上。 要知道,平时他们见到一位兵圣,都是要跪地叩拜。如今,两位高高在上的兵圣却被炼成血奴,眼前这一幕,对他们的心绪,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通天血将的力量果然可怕,也不知张若尘能不能将他拿下。”一位人族半圣屏住呼吸,努力压制住心中的震撼,让自己保持冷静。 “哧哧。” 两位兵圣血奴体内的血液燃烧了起来,力量暴涨,增强了十数倍,血液流动的声音就像是大江大海在奔腾,轰隆隆的作响,可以传到数十里之外。 他们化为了绝命血奴,燃烧体内的血气和生命力,发光发热,为主人而战,直到彻底死亡才会停止攻击。 张若尘打出七窍血冥掌,凝结出一只血红色的手印,一掌按压过去,直接将一位绝命血奴拍落到地上,强大的掌力,使得铠甲变形,圣躯都变得凹扁。 “吼。” 那位绝命血奴竟然并没有死去,吸收空气中的血雾之后,竟然又恢复如初,从乱石堆里面爬出来,化为一道流光,向张若尘冲杀过去。 “哈哈!圣境的绝命血奴,可是比血圣的生命力还要强大,只要精神意志不灭,就能一直战斗。” 齐真幻相当得意,能够看到人族圣者相互的厮杀,并就是一件趣事。 “就算再强,没有了属于自己的武道精神,也只是摆设。” 张若尘的手指一点,那位绝命血奴所在的位置,空间轰然一声崩塌,化为一处直径十数丈的破碎地带。 “嘭”的一声,那位绝命血奴的圣躯被撕碎,与破碎的空间一起消失。 “怎么……可能……就算是通天血将,想要杀死一尊圣境的绝命血奴,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齐真幻略微的一怔。 “就是这么简单。” 张若尘的眼中充满冷意,道:“看你也是一位通天血将,我就不动用空间和时间的力量,给你一个正面一战的机会。” “狂妄。” 齐真幻没有派遣另一位绝命血奴攻上去,而是亲自动手,激发出重刀之中的铭纹,一股千纹毁灭劲涌动出来,与刀气重叠在一起,横向挥刀一斩。 “搬山移岳。” 刀光,如同一片血红色的水浪,推移过去之后,所有一切全部都毁灭。 张若尘激发出沉渊古剑中的铭纹,再次动用真一雷火剑法,引来密密麻麻的雷电,使得整个丰岳城都化为雷电的海洋。 刀光和剑气再次发生大碰撞,逼迫得还活着的不死血族强者,全部都退出丰岳城。 除了正在和四剑血圣对决的巨灵魔猿,其余的不死血族强者,全部都被锅锅拦截住,在空旷的原野上,爆发惊天动地的人龙大战。 丰岳城中,只剩下张若尘和齐真幻在激烈交锋。 另一位绝命血奴,已经被张若尘打出的一道雷火剑诀,烧成一具白骨,圣魂湮灭,失去了生命意识。 齐真幻被逼得不断后退,不敢让张若尘近身。一旦近身,张若尘就能爆发出肉身的力量,肉身和武道两股力量结合在一起,他还抵挡得住吗? “竟然如此强大,如今的张若尘,真的成为不死血族的祸害了吗?” 战了这么久,齐真幻已经十分清楚,以他的修为,就算动用出通神法,估计也很难拿下张若尘。而且,动用通神法,对自身的伤害也太大,没必要那么拼命。 他的目光,向另外两处战场望去,却发现张若尘带来的两只魔修巨兽都强悍得一塌糊涂,别的血圣全部都被牵制住,根本不可能来助他。 四剑血圣的实力本来是最强,可是,与他交手的那只巨灵魔猿,却是具有相当可怕的力量和防御力,死死的将他缠住,两者竟是谁都奈何不了谁。 齐真幻向四剑血圣传音,道:“退走吧!张若尘已经成了气候,今天不可能镇压得了他。” “行。”四剑血圣道。 圣境之下的不死血族强者,全部都被吞天魔龙吞食,甚至就连血圣都被吃掉了两位,四剑血圣不想造成更大的损失,因此选择撤退。 “小辈,今日放你一条生路,我们改日再战。” 齐真幻放出一句狠话,随后,背上的两对血翼展开,爆发出远超通天境圣者的速度。 不死血族在速度上,天生就具有优势,遇到同境界的人类,就算无法战胜,也能轻松逃走。 可是,他这次遇到的人,是张若尘。 “我都给了你正面一战的机会,为什么要逃呢?” 张若尘施展出空间大挪移,瞬间就追上齐真幻,随即,释放出剑意,一剑刺了出去。 “剑七。” 整个天空都是微微震荡了一下,一道道剑纹向大地和天空弥漫,沉渊古剑的剑尖,则是位于所有剑纹的中心。 齐真幻连忙横刀一挡,与沉渊古剑碰撞在一起。 “嘭。” 那柄重刀虽然是千纹圣器,可是,却根本承受不住沉渊古剑的力量,竟是爆裂而开,化为一块块碎片。 沉渊古剑击在齐真幻的胸口,与十圣血铠碰撞在一起,响起一道铿锵的金石碰撞之声,有着大片火光飞溅出来。 齐真幻的嘴里吐出大口圣血,像是一发炮弹一般,倒飞出去,坠落到了地面。 齐真幻也是真的相当厉害,即便是遭受如此重击,竟然立即就从大坑中飞起,只不过,才刚刚飞了数十丈高,就被张若尘打出的圣级镇血符击中。 “嘭。” 圣级镇血符爆裂,化为一道道光纹覆盖在齐真幻的身上,很像是一根根白色锁链,锁住了他体内的血气。 “这是……可恶,又是这种符箓……” 齐真幻浑身力量都被锁住,根本都无法飞行,笔直的坠落到地面。 张若尘从上空飞落下来,没有任何犹豫,一剑便是向着齐真幻脖颈的位置挥斩过去。 齐真幻的眼神一沉,咬着牙齿道:“是你逼我施展通神法,今日,谁生谁死还不一定。以我之血,祭祀神灵,赐我力量,诛杀强敌。” 齐真幻施展出通神法,以身体做为祭台,以自身血液祭祀神灵,换来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 “嘭嘭。” 就在张若尘一剑斩下去的时候,齐真幻竟是强行震断了身上的一些白色锁链,伸出双掌,向前一合,封住了沉渊古剑。 剑上蕴含的力量,通过齐真幻的身体,一直传到地底,使得他和张若尘脚下的大地不断向下沉陷。 施展出通神法,的确能够获得十倍的修为。 一位通天血将施展出通神法,就算是遇到真圣,也能一战。只不过,施展通神法的代价太大,不到生死关头,根本没有人会动用这一招。 齐真幻的双臂发力,禁锢双臂的白色锁链全部都断裂,一股排山蹈海的力量,打了出去,击在沉渊古剑的剑身上面。 张若尘主动松开抓住沉渊古剑的手,纵身一跃,向上空飞去。 “哈哈,张若尘,你连剑都不要了,还如何与本圣斗?有本事,你也施展通神法,我们继续战。” 齐真幻从沉陷的大地下方腾飞起来,嘴里发出大笑声,随着,体内的力量不断增强,镇血符的力量竟是压制不住他,胸口、腰部、双腿的白色锁链接连不断被震断。 张若尘站在半空,道:“我才不用那么拼,杀你,根本不用使用通神法。” 使用通神法,对一个修士的根基会造成巨大的损伤,越是天才的修士,越不会使用这样的自损手段。 而且,对于一位圣者来说,一生能够使用三次通神法,就已经是极限。使用第三次的时候,可以说,通神法已经相当于是同归于尽的招式,很少有圣者使用第三次通神法之后还能活下来。 就在齐真幻还没有将白色锁链全部震断的时候,张若尘又是一连打出两张圣级镇血符,落在他的身上。 “不……” 齐真幻身上的白色锁链,变得更加密集,浑身血气再次被锁住,如同一条死狗一般坠落在地上,浑身无法动弹。 “噗嗤。” 沉渊古剑直落下去,穿透了齐真幻的头颅,绯红色的圣血似喷泉一般涌出来,使得黑色的剑体都蒙上一层血光。 齐真幻的圣躯,在猛烈颤抖,可是根本无法挣脱白色锁链和沉渊古剑,只是让圣血流淌得更快。 没过多久,他体内的圣血流干,身体变得苍白、干瘪,生命气息彻底消失。 “好强悍,张若尘竟然灭掉了齐天部族的皇族成员,齐真幻,就连通天血将级别的存在也挡不住沉渊古剑。” “时空传人是真正成长起来了,除非是那些活了千年的老怪物亲自出手镇压,否则,谁能奈何得了他?” …… 所有目睹这一战的人族修士,全部都激动得颤抖,又打出一道道传讯光符,将消息传了出去。 在这一日,五大域的人族修士无比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