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接天神木的树干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接天神木的树干

距离那片青色迷雾越来越近,张若尘激发出十圣血铠,笼罩全身,同时又释放出空间领域,小心翼翼的前行。 沧澜武圣身上的火焰凤甲涌出一根根火焰光丝,凝结成一片片火羽飘在身体四方,每一片火羽都像是一面盾牌。 在路上,他们也数次遇到噬神虫,最多的一次,竟然同时遇到五只,幸好他们的实力都很强大,才将噬神虫杀死。 一般的圣器,杀不死噬神虫,空间裂缝却能将它们拉入虚无空间,置于死地。 “竟然有先天圣气从里面涌出来,在迷雾深处的宝物,恐怕相当珍奇。”沧澜武圣道。 先天圣气显然是比天地灵气高一个层次。 中古时期之前,两市三道七教十六古族,甚至一些强大的世家门阀的修炼之地的地底,都是有大地圣脉流过,可以释放出先天圣气。 接天神木被斩断之后,地底的圣脉全部都枯竭,只剩下低层次的大地灵脉还在流淌。 所以,如今的昆仑界,充斥着天地灵气,先天圣气却是无比罕见,只有一些天地灵宝之中,还保存着一些。 比如,水星葫芦之中的水灵圣气,就是先天圣气的一种。 “是木灵圣气。”张若尘道。 此刻,气海中的乾坤神木图,躁动得更加厉害,又裂出数道缝隙,释放出来的混沌之气,使得张若尘那比普通修士广阔万倍的气海都装不下,向经脉和圣脉中涌去。 如此海量的混沌之气,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消化。 体内的经脉和圣脉变得无比撑胀,传出一股剧烈的疼痛感,犹如是又有碎裂了一样。 不得已之下,张若尘只得打开全身一百四十四处窍穴,随即,体内膨胀的混沌之气,犹如找到宣泄口,向体外涌出去。 “哗啦----”?每一道混沌之气,都像是一条长河。 一共一百四十四处窍穴,涌出一百四十四条五彩色的混沌河流,悬浮在半空,缠绕成一个漩涡。 沧澜武圣感受到张若尘身上的变化,略微一惊,“混沌之气?你的体内,怎么会有如此海量的混沌之气?” 混沌之气比先天圣气还要珍贵百倍、千倍,即便沧澜武圣见过不少天地奇珍,此刻心中也是无比吃惊。 “想要吗?”张若尘道。 什么意思? 沧澜武圣的一双凤眸微微一怔,还没有弄明白张若尘话中的意思,张若尘便是向前一扑,伸出一只手掌,按向她的胸口。 沧澜武圣根本没有防备,张若尘的手掌,已经按在她的****上面,实在太流氓,可想而知此刻她的心情是何等炸裂,一双凤眸涌出涌出熊熊火焰,抓住圣剑的手不禁一紧。 张若尘的手掌上,却是涌出一股庞大的力量,压得她急速向后倒退,背部贴在一面冰冷的墙壁上面。 “张若尘,你是第一个敢对我动手动脚的男人……” 沧澜武圣正要挥剑斩断张若尘的手臂,双目却是微微一凝,只见,张若尘的身后,盘旋着一大片噬神虫,足有数十只。 那个位置,正是她刚才所站的位置。 很显然,那些噬神虫是被混沌之气吸引过来,此刻,它们都在贪婪的吞吐,只想将混沌之气全部都吸入进体内。 幸好张若尘刚才一掌将她推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真是一个可恶的家伙,就算要推开我,也应该换一个位置,难道不知道有些地方碰不得。” 不知为何,沧澜武圣虽然依旧咬牙切齿,可是,凝白的脸蛋上面,却是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红霞,举起的圣剑也放了下去。 张若尘双眼冷冷的瞪着她,道:“你在想什么?还不赶紧运转功法吸收混沌之气,让混沌之气逸散出去,只会吸引来更多的噬神虫。你是想我们都死在这里吗?” 沧澜武圣连忙收回心绪,察觉到胸口的位置,一股暖流涌入进身体,正是五色混沌之气。 她自然明白混沌之气有多少珍贵,于是,连忙运转功法,全力以赴的吸收。 与此同时,张若尘的经脉和圣脉的压力一轻,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也开始运转功法,以最快的速度吸收混沌之气。 不远处,那群噬神虫将残留在空气中的混沌之气吸收干净后,又盘旋了几圈,随后,才是飞向青色迷雾的深处。 也不知多久过去,乾坤神木图涌出混沌之气的速度放缓,张若尘才收回按在沧澜武圣胸口的手掌。 “好险。” 张若尘感觉到心有余悸,同时却吃惊的发现,全身一百四十四处窍穴依旧打开,并且在吸收青色迷雾中的木灵圣气,源源不断涌入进乾坤神木图的裂缝之中。 正是因为乾坤神木图在吸收木灵圣气,所以,释放混沌之气的速度才放缓了许多。 “不会是接天神木在吸收木灵圣气吧?” 张若尘的心中,如此猜测。 就在这时,张若尘察觉到旁边有一双灼热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他,带着一股浓浓的怨气和怒火。 沧澜武圣怎么能不怒? 在她毫无防备之下,就被张若尘按住了胸口的敏感部位,按完后,他立即就像是变成一个没事人一样,在那里沉思和自言自语,从始至终,都将她晾在一边。 张若尘也意识到刚才的确有些不妥,道:“刚才的情况很危机,我没有别的选择。” “再有下次,就是不死不休。” 沧澜武圣将张若尘先前说过的话,又还给了他,随后,立即转过身,向前行去。 张若尘加快脚步,跟了上去,与她并肩而行,道:“你就不想问我,混沌之气的来源吗?” 沧澜武圣自然是相当好奇,只不过,此刻她心中的思绪一片混乱,所以才没有问。 见张若尘跟上来,她的内心很慌张,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想到此处,沧澜武圣脱口而出,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张若尘道。 “呃……” 沧澜武圣连忙停下脚步,努力让自己的思绪稳定下来,才又道:“我的意思是……你的体内为什么会有那么浑厚的混沌之气?”?“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秘密,这是我的秘密,不可能告诉别人。”张若尘肃然的道。 沧澜武圣一愣,随即,眼中寒光四射,咬着一口贝齿,道:“那你刚才还让我问你?” “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帮我保守秘密,不要对外讲出去。”张若尘道。 沧澜武圣不停磨牙,总觉得与这个家伙待在一起,根本无法保持心境平和,反倒是他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情绪波动,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情感。 继续向前走去,张若尘和沧澜武圣皆是有些动容,因为,他们发现了比木灵圣气更高品级的木属性气流。 “难道是传说中的神木之气?”沧澜武圣道。 “你说得一点都没错。” 张若尘抬起头,望着前方,只见,在青色气雾的中心位置,立着一棵无比巨大的神树。 那棵神树很像是生在另一座空间,根本不在这一片青色殿宇之中,仅仅只是树干的直径恐怕也是不止数十里。 神树的绝大部分躯干都笼罩在雾气里面,看不清它的高度。 神树的一些树枝,穿过青色气雾,悬浮在半空,上面全是枯黄的叶片,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萧索之感,与浓郁浑厚的神木之气形成鲜明的对比。 “难道那是一株神树?” 沧澜武圣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树,从树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给人一种古老而神圣的感觉,犹如一位神站在她的面前,忍不住想要跪下来叩拜。 “接天神木。” “你说什么?” 张若尘再次道:“它就是被斩断的接天神木的树干,昆仑界的天地灵根,亿万生灵的生命之源。难怪那截骨指不敢闯入青色殿宇,原来是因为它,我早该想到才对。”?在玄武墟界的时候,接天神木的幼苗就发挥出巨大的作用,净化了死亡邪气。由此可见,没有被斩断的接天神木,必定就是死族的克星。 张若尘和沧澜武圣一前一后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向接天神木的树干一拜。 可以说,接天神木就是大地之母,正是因为有它,才会有昆仑界的万物,才会诞生出人类,才会有张若尘和沧澜武圣。 绝对值得一拜。 张若尘见过接天神木的树根,但是,树根中的神木之气和神木规则,全部都用来蕴养了新苗。 所以,树根只是一种较为特殊的木质,不具有神木才有的气势和神圣力量。 眼前的树干却不同,它依旧蕴含着无比磅礴的神木之气和神木规则,若是制作成兵器,必定可以克制死族。 沧澜武圣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于是,施展出疾速,向前冲去,准备先张若尘一步将接天神木的树干夺走。 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挪移,拦住了她,低声道:“你想找死吗?” “不要拦我,如此至宝,必须掌握在朝廷的手中,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价值。” 沧澜武圣挥剑就是一斩,拖出一道长长的剑气,想要逼退张若尘。 张若尘的身形一闪,那道剑气,便是向接天神木树干的方向飞去,震得空气都是微微一荡。 “哧哧。” 随即,树干的内部,响起一阵怪声,一团团蓝色的火光显现出来,有的火光只有指甲盖大小,有的拳头大小,还有一些足有脸盆那么巨大,简直就像是一片蓝色星海,无比炫丽。 可是,张若尘和沧澜武圣却丝毫都不觉得它们美丽,脸色变得无比苍白。因为,树上的每一团蓝色火光,都是一只噬神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