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给我道歉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给我道歉

走出山林,张若尘释放出精神力,进行了一番查探,找到酒疯子和夜潇湘留下的战斗痕迹。 “酒疯子和古松子竟然没有逃出仙机山,反而去了仙机山的深处。” 张若尘有些诧异,感觉到难以理解。 随后,又经过反复确认,最终,他得出相同的结论。 无论是那位自称是“死族”的黑色人影,还是从道观底部冲出的一截骨指,都去了仙机山的深处,由此可见,那里必定是存在巨大的凶险。 去那里干什么? “看来,石千绝的圣相符,给酒疯子和古松子造成了巨大的麻烦,逼得他们不得不逃向仙机山的深处,借用外力,来对抗夜潇湘。”张若尘的心中如此猜测。 “谁都不知道,那些死族的力量,到底是有多么可怕。这一条路,对他们而言,恐怕也是九死一生。” 青墨抿了抿嘴唇,像是想到了什么,轻轻一叹:“公子,酒疯子告诉了我,当年的事。” “是吗?讲来听听。”张若尘道。 青墨道:“六百年前,酒疯子收到古松子的传讯,的确是立即就赶回魔教总坛,准备劝阻石千绝,救下古松子的家人。但是,他却很倒霉,在路上,被女皇大人拦截住。为了活着赶回去,他只能下跪求女皇,并且还发下永不杀生、永不作恶、退出魔教的毒誓。可是,他还是回去迟了一步,没能将人救下来。” “如此看来,酒疯子倒是忍辱负重,并不像古松子说的那样胆小惜命。”张若尘道。 多少恩怨,让人唏嘘。 命运多舛,却又无可奈何。 青墨皱起一双柳叶眉,道:“可是,我就是不解,他为什么没有将事实告诉古松子?”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对于一个圣者而言,让他下跪,比让他去死更难。更何况,跪的还是自己的杀师仇人。若是他讲出实情,那么,愧疚一生的人,就是古松子。” “也就是说,酒疯子付出了比生命更大的代价?”青墨似懂非懂的问道。 “没错。”张若尘道。 圣王级别的大战,以张若尘和青墨现在的修为,根本插不上手。仙机山的深处,也不是他们可以去闯。 当前,最应该做的事,就是寻找一个安全的藏身之地,将三脉蕴养到最佳状态。 仙机山的确危险,不过,也是一处绝佳的藏身之地。 张若尘抬起头,便是看到一座巍峨的灵山,形状像是一只石象,正是他们最开始进入仙机山登上的那一座山岳。 在灵山的顶部,建着一大片古老的建筑,有神圣的光华,从里面散发出来,让人怀疑那里是不是神灵的居住之地? “走,就是那里。”?张若尘带着青墨,再次登山。 金蝠巨蟒则是缩小身躯,变得只有三尺长,扇动蝠翼,飞在青墨的头顶上方。 接近山顶的时候,他们看到那座破碎的道观。道观的遗址被一分为二,在中间,有着一道地裂,一直延伸到地底。 当初,那一截骨指,就是从地裂下方冲出来。 “骨指曾经被封印在这里,由一座道观将它镇压。骨指到底有着多么惊人的来历?又是谁将它封印在这里?仙机山中,会不会还有别的骨头碎片?” 张若尘的心中充满疑惑,吩咐青墨在地面等他,随后,独自一人,跳下地裂,寻找线索。 道观的地底,乃是一座十二丈高的黑石祭台,刻满古老的文字。 不过,黑色祭台已经破碎,张若尘在那些文字上面,也没有发现有用的线索,只得重新回到地面。 “怎么样?” 青墨瞪大一双明眸,无比好奇,显然对那截骨指的来历相当感兴趣。 张若尘轻轻摇了摇头,道:“走吧!” 山顶的那一片古老建筑,即便是已经经历十万年的风吹雨打,依旧宏伟壮观,让人心生敬畏。 要知道,就连那截骨指都不敢闯入进去,足以说明此地肯定相当不凡。 在青色殿宇的外面,张若尘布置出一座空间迷阵,以防拜月魔教、不死血族、死族的高手闯入进去。 走进青色殿宇,青墨的眼珠子转动了一下,道:“公子,你的修为已经恢复,可以撕裂空间,应该能够破开殿宇深处的阵法。我们要不要进去探查一番,说不一定,会有了不得的收获。” “走。”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走在满是杂草的石道上,穿过一座座古老的殿宇,一直来到一棵银枫树下,张若尘才是停下脚步。 他的手掌,向前轻轻一按。 “哗----” 一层水幕一般的半透明屏障显现出来,阻挡住他的手掌。一根根白色电纹在水幕屏障上面流动,汇聚到张若尘的手掌位置,形成一股反击的力量。 张若尘早就有所准备,在一瞬间,收回手掌,身体向后飘飞,落到三丈之外。 这里的阵法相当厉害,使用蛮力根本破不开。 “动用空间裂缝试一试。” 张若尘运转圣气,同时,释放出空间圣相,全力调动空间规则,凝聚向右手的食指。 就在张若尘准备撕裂空间的时候,突然察觉到头顶上方有一股异样的圣气波动。 “有一位绝顶圣境高手站在殿宇的顶部。” 张若尘的眼睛余光向斜上方瞥了一眼,立即改变手指的轨迹,向上一挥,向传出圣气波动的位置斩去。 就在这时,一道赤红色的身影,以一种诡异莫测的速度,从殿宇顶部俯冲而下,一连变换七次位置,躲开空间裂缝,在半空留下七道人影。 青墨察觉到从上方传来的热浪和气劲,以最快的反映速度,伸手就去取银色菜刀。 然而,对方的速度更快,先一步扣住青墨的手腕,另一只手则是去抓被青墨抱在手中的祝轻衣。 眼看赤红色人影就要得手,蓦地,张若尘化为一道残影,出现在她的身后,一道指剑击向她的后颈。 赤红色人影不得不一掌震飞青墨,随后,两根修长的食指和中指伸出,也是捏成指剑,与张若尘打出的指剑碰撞在一起。 “嘭嘭。” 都是指剑,一连对决十三招。 两道指剑猛烈撞击,无数剑气飞出去,在石道两片的宫殿墙壁上留下一个个孔洞。 随后,两人急速分开。 等到张若尘稳住脚步的时候,那道赤红色人影,已经退到石道的尽头,站在二十多丈之外。 整个过程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加起来,还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可是,祝轻衣却已经被夺走。 紧接着,旁边的殿宇中,一连冲出六位白羽女圣,站在那道赤红色人影的身后。 张若尘终于看清那道赤红色人影的容颜,倒也没有动怒,平静的道:“这就是沧澜武圣还人情的方式?” 沧澜武圣抱着祝轻衣,一双凤眸中竟是得意的神色,嫣然一笑:“我藏身在青色殿宇之中,你却没有发现我。也就是说,我随时都能出手将你暗杀,可是我却没有这么做。这还不算还人情?” 与一个女子讲道理,显然不是一个聪明人该做的事。 张若尘懒得与沧澜武圣争辩,只能怪自己太大意,应该更加小心才对。 青色殿宇中,有着一股神秘的力量,能够压制修士的精神力和感知,要不然,张若尘肯定能够提前发现沧澜武圣。 “你们早就已经进入这一片青色殿宇?”张若尘道。 沧澜武圣的心情极好,道:“你以为,只有你才发现这里很不凡?这一片殿宇,能够阻挡那截骨指的邪恶影子进入,也就肯定有克制那截骨指和死族的宝物。” “可是你们却破不开这里的阵法,被挡在了外面。”张若尘道。 “没错。” 沧澜武圣收起脸上的笑容,心中有些不是滋味,显然是受了挫折。 “或许我可以破开这里的阵法。” 张若尘轻轻的挥手,不远处的空间,便是裂开一道半尺长的口子,道:“想要我带你进去,你得先将祝轻衣还给我,并且向我道歉。” “你是疯了吗?竟然认为九天玄女之首的沧澜武圣,会低头给一个朝廷重犯道歉?” 沧澜武圣仰着雪白的下巴,露出一条修长而性感的脖颈,根本不打算妥协。 张若尘道:“九天玄女之首的沧澜武圣,竟然从背后袭击两个境界比她低的修士,一旦传出去,恐怕也会沦为天下修士的笑柄吧?” 沧澜武圣皱起一双黛眉,肃然的道:“死族来自域外,对人族的威胁,说不一定比不死血族还要巨大。青色宫殿深处的宝物,能够克制他们,也就必须要掌握在朝廷的手中,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张若尘,为了大义,我们应该摒弃前嫌,一起闯入进去,将它取出来。今后,我一定将你的功劳,禀告给女皇,说不一定……” 听到“女皇”二字,张若尘的眼神一沉,打断了她的话,道:“为了大义,你应该先将人还给我,再给我道歉。” 沧澜武圣使劲磨牙,很是生气,本来她对张若尘的映像很不错,若是张若尘能够配合她取出青色殿宇深处的宝物。将来,就算冒着惹怒女皇的风险,她也要将这份功劳禀告上去,用来抵消张若尘曾经犯下的罪责。 可是,张若尘竟然一点也不配合,还要她低头道歉,承认自己做错了! 她是谁?她可是九天玄女之首,高高在上的沧澜武圣,又不是青墨那样的小丫头,也是要脸面的好不好。 六位女圣也是有些目瞪口呆,觉得张若尘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可是,不知为什么,她们的心中却并不反感和敌视张若尘,反而在心中暗笑,觉得武圣大人这一次又要吃亏。 同时,也有一些好奇,他们两人最终谁会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