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域外的力量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域外的力量

张若尘的双手向前一抓,使用出空间扭曲的手段,将那位彻地境血圣自爆产生的毁灭力量,转移到别的方位。 “真是够狠,竟然逼得彻地境圣者自爆圣源。”张若尘自言自语的道。 彻地境圣者在血神教,已经可以做一位宫主,或者是一位圣长老,绝对是一等一的大人物。 不死血族为了攻破空间迷阵,竟然不惜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 沧澜武圣的伤势已经恢复六七成,就在那位彻地境圣者自爆的一瞬间,她的右手向虚空一握,随即圣剑飞出来,变得足有六十多米,门板那么宽,轰的一声插在她的身前,化为一面剑墙。 道观蕴含的神秘力量,加上巨剑形成的剑墙,两重防御,抵挡住了那股毁灭力量,沧澜武圣和六位女圣站在剑墙的后方,并没有遭受创伤。 “空间迷阵已经被毁掉,我们必须立即逃离此地。” 张若尘向青墨传音,随即,二人化为一白一青两道流光,向道观外冲去。 “你们逃不掉。” 山下,响起一声冷喝。 随即,一片长达数百米的血云,急速冲向山顶,拦截住张若尘和青墨的去路。 血云中,站着一尊巨大的人影,高达三丈,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圣威,让张若尘和青墨感觉到有些窒息。 站在血云中的那人,正是四位通天血将之一的灭风血圣。 那位彻地境血圣自爆圣源之前,不死血族的诸圣担心遭受波及,全部都退到山下。如今,他们将这座象形石山完全包围,并且正在收缩包围圈,重新冲上山顶。 青墨吓得六神无主,盯向张若尘,道:“公子,现在怎么办?” “只能退回道观,与她们合作,或许可以杀出一条血路。” 正要退回道观,张若尘的耳中再次响起一道道古怪的声音,尖锐的惨叫,蛮兽的吼叫,女子的哭声,刀柄碰撞的声音…… 道观深处冲出密密麻麻的黑色影子,有的像小孩,有的像老人,有的像蛮兽,那些影子全部都投影在地上,数量太多,根本数不清。 “亡灵吗?” “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怎么感觉到它们在发出叫声。” …… 这一次,就连青墨和诸位女圣也都看到那些影子,她们感觉到毛骨悚然,连忙闪避,根本不敢与它们接触。 “那是……邪恶圣念体吗?”张若尘暗道。 邪恶圣念体,既不是生灵,也不是亡灵,乃是由半圣和圣者的圣念修炼而成,具有很强的攻击性。 在阴阳海的亡灵古船上,张若尘见过邪恶圣念体。 从道观深处冲出的影子,与邪恶圣念体很相似,可是,却太过弱小,而且数量也太多。 就算是亡灵古船之上,也不可能诞生出如此多的邪恶圣体。 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位彻地境血圣自爆圣源造成的巨大动静,似乎惊动了道观深处的某一位可怕的存在。” 张若尘隐隐约约听到,道观的深处,传出一道异动声。 紧接着,道观的地基裂开一道缝隙,一股恐怖绝伦的气息,从地底传出来,犹如是有一尊古老的生灵正在苏醒。 在这一瞬间,张若尘浑身汗毛都立起来,背心一片冰冷。 不死血族的所有血圣加起来,也没有从道观底部传出来的那股气息吓人。青墨被吓得双腿发软,牙齿发出嘚嘚的声音。 “难道……难道是有一尊邪神出世?” 六位女圣也被吓得脸色苍白,迈不动脚步,她们的目光,纷纷向沧澜武圣望过去,很想知道武圣大人有没有应对的策略? 沧澜武圣的脸色也很难看,却还算镇定。 现在,很显然是不能再返回道观,只能寻找别的出路。 张若尘向比道观更高的山顶望去,那里云雾缭绕,隐隐间,可以看见云雾中有着成片的古老建筑,散发出神圣的光华。 “继续登山。” 张若尘以强大的意志力,压制住心中的恐惧,释放出精神力,凝聚出一片雷电,卷起被吓得有些发愣的青墨,化为一道电光,向更高的山顶冲去。 沧澜武圣伸出一只左手,打出一道圣气长河,包裹住六位女圣,冲了出去,紧跟在张若尘的身后。 “轰隆。” 道观的地基彻底破碎,裂开一道一丈宽的沟壑。 一片死气,从地底涌出来,一直冲向高空,使得整个天穹都被灰蒙蒙的死气笼罩。 张若尘回头盯了一眼,心脏猛烈的一跳。 “那股力量是……死亡邪气。” 张若尘并不是第一次见到死亡邪气,很久之前,在玄武墟界历练的时候,已经见识过死亡邪气的厉害。 在玄武墟界,一根蕴含死亡邪气的孽海之柱,钉死了一只达到圣王境界的青火玄武。 从道观地底涌出来的死亡邪气,与孽海之柱上面蕴含的死亡邪气,简直一模一样。 如今,死亡邪气再次出现,张若尘怎么能不吃惊? 那些血圣从山下冲上来,刚刚与死亡邪气接触,立即便是发出惊恐的叫声。 一股死气渗透进血液和圣气,他们的皮肤立即变成黑色,开始腐烂。死亡邪气不仅在摧毁他们的肉身,也影响了他们的神志,他们的眼神变得嗜血、暴虐、疯狂,完全失去理智。 祝轻衣似乎是知道死亡邪气的可怕,瞪大双眸,露出惊骇的神色,沉声道:“立即退到山下,不要与死亡邪气接触。”?“哗----” 道观的地底,一团黑色的光球飞出来,悬浮在半空。 山中的诸圣,包括张若尘和沧澜武圣,全部都能感受到从黑色光球中散发出来的可怕气息。 数万道黑色影子,似乎都是受黑色光球的操控,冲向两个方向。 其中一批,冲向山顶,追赶张若尘、沧澜武圣等人。另一批冲向山下,追赶不死血族的血圣。 黑色影子的速度极快,而且,它们的身上携带有死亡邪气。 其中一位血圣,被数百道黑色影子追上,犹如遭受数百座大山的镇压,倒在地上,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片刻后,那位血圣变成一滩黑色脓血。 数百道黑色影子之中,却是多出一道气息强大的影子,与那位血圣的身形简直一模一样。 看到这一幕,即便是凶残嗜血的血圣,也都感到毛骨悚然,逃得更快。 “道观的地底,到底是什么东西被放了出来?” “太可怕了!难道杀死一个人,它就会多一道影子?” …… 实在太诡异,从地底逃出来的那个未知生灵,似乎是拥有数万道影子。每杀死一个人,它就会多一道影子。 张若尘和沧澜武圣的额头上也在冒冷汗,拼命逃遁,不想步那位血圣的后尘。 可是,那些黑色影子却是越追越近,眼看就要将他们包围。 沧澜武圣的双瞳冒出火光,有两只凤凰的印记在瞳孔中浮现出来,她将手指咬破,向身后一甩,一滴滴圣血从破口之中飞出去。 “哧哧。”?每一滴圣血都化为一团火焰,火焰的形状,犹如凤凰的羽毛。 一大片火焰羽毛飞出去,与追在后方的黑色影子碰撞在一起,竟是将黑色影子烧成一缕缕黑烟,消散在空气之中。 “真凤之血。” 张若尘露出一道异样的神色,显然是没有料到,沧澜武圣竟然拥有如此强大的体质。 只有将真凤之体修炼到大成,体内的血液,才能转换为真凤之血。凤血蕴含的火焰之气,能够焚炼世间的一切阴邪,堪称最为珍贵的血液之一。 真凤之体和真凰之体,都是能够和真龙之体相提并论的强大体质。 “难怪她的战力在九天玄女之中排名第一。”张若尘心中暗道。 沧澜武圣不断将鲜血洒出,阻挡追在后方的黑色影子,终于,他们一行人到达山顶,冲入进一片青色的殿宇。 青色殿宇散发出来的神圣光芒,阻挡住那些黑色影子,使得它们无法闯入进去。 张若尘和沧澜武圣都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两人的脸色十分苍白,对视了一眼,皆是发出一道笑声,能够逃出生天,实在是不容易。 “刚才,我听到你说出死亡邪气四个字,难道你知道从道观地底冲出来的是什么鬼东西?”沧澜武圣问道。 张若尘实在是有些疲惫,直接坐在地上,道:“以前,我的确是与死亡邪气有过一些接触,并不是十分了解。只能说,那很有可能是一股来自域外的力量。”? “域外的力量?” 沧澜武圣有些惊异,饱满的胸口,深深的起伏了一下,连忙又问道:“是哪一座墟界?” 张若尘陷入沉默,回忆起在玄武墟界看到过的孽海魔柱。一座墟界,哪怕是上等墟界,也不可能炼制出那么可怕的战兵。 难道浩渺的宇宙之中,真的有与昆仑界一样强大的世界,而且,那个世界的生灵,已经来过昆仑界? 沧澜武圣并不是一个愚蠢之人,见张若尘沉默不语,也是生出了一些猜测,倒吸一口寒气,自言自语的道:“难道传言是真的,仙机宗真的是被域外的一股势力灭掉?” 张若尘的脸色沉凝,走到青色殿宇中一处较高的位置,释放出天眼,向下方的道观望去,仔细观察那团悬浮在半空的黑色光球。 黑色光球内部,像是包裹着一块长条形的白色石头…… 不对,不是石头。 那是一根骨头,一根手指的指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