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石桥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石桥

一位死神骑士被张若尘活生生打死,就算他穿着十圣血铠也没有作用,根本挡不住张若尘的掌印。 在场的圣境生灵,全部都被吓住,觉得张若尘就是勇猛无敌的杀神。 他们以为三大势力联手,对付一个张若尘,与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实际上却是大错特错,三大势力都损失惨重。 要知道,能够一路闯关活着来到冰川大陆的圣境生灵本来就不多,如今又被张若尘强势击毙了一大批,三大势力加起来的圣境生灵都已经不足十五位。 每一位死去,都不是一件小事。 剩下的几位圣境生灵落荒而逃,向下方冲去。 张若尘则是动用空间挪移,冲向另一位死神骑士。 那位死神骑士正在与沉渊古剑交锋,打得难分难舍。 沉渊古剑的剑灵浮现出来,悬浮在剑柄的位置,乃是一个三寸高的男子,背上长有一对黑色的光翼。就是剑灵在控制战剑,与死神骑士交锋。 等到沉渊古剑成长到万纹圣器的地步,剑灵就能凝聚出真正的身体,甚至可以自主修炼,吸收天地灵气,根本不需要张若尘的圣气支撑,只要张若尘的剑意不灭,剑灵就能驾驭剑身持续不断的战斗,飞到十万里之外杀敌也是等闲。 那位死神骑士亲眼看见张若尘将另一位死神骑士拍死,心知他不是张若尘的对手,因此,见到张若尘出现在他的身侧,便是冷哼一声:“今日,就由我来击杀你,为不死血族清除一尊大敌。” “你哪里来的自信能够杀我?” 张若尘抓出沉渊古剑的剑柄,挥剑斩下去,剑气如同瀑布一般落下。 “要斩你,并不是什么难事。” 死神骑士的眼中,露出一道冷沉和决然的神色,心脏中,一枚血红色的珠子急速旋转,啪的一声爆裂而开。 随即,一片血红色的死神之光,如同山崩海啸一样,从死神骑士的体内涌出,形成一圈又一圈血光,使得整个冰窟都变成血红色。 张若尘全力劈下去的一剑,受到死神之光的冲击,剑速变得越来越慢,就连剑上的千纹毁灭劲都被抵消。 “不好,死神骑士动用了禁忌力量。” 张若尘早就听葬月剑圣提起,每一位死神骑士的体内都有一件宝物,可以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可怕力量,就连他都有些忌惮。 只不过,那件宝物与死神骑士的血肉融合为一体,一旦激发出来,他自己也会毙命。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死神骑士绝不会动用那股力量。 让一位剑圣都忌惮的力量,得有多么可怕? 没有一丝犹豫,张若尘激发出十圣血铠,护住全身,同时使用出空间挪移,冲入进水星葫芦。 “轰隆。” 死神骑士打出的战矛,击在水星葫芦上面。 看似只是一个木质的葫芦,战矛击在上面,却是一个印记都没有留下。水星葫芦旋转了一圈,嘭的一声,撞入进五彩冰壁,使得冰壁垮塌了一大片。 张若尘落到水星葫芦中的玉石小岛上,背部流淌出一大片圣血,即便他逃得足够快,又有穿着十圣血铠进行抵挡,可是,战矛的一道气劲还是冲击在他的背部,差一点将他的身体洞穿。 “好可怕的禁忌力量,只是逸散出来的一道气劲而已,也不是我现在可以抵挡,难怪没有人能够逃脱死神骑士的追杀。” 如果不是张若尘,换做一位彻地境,甚至通天境的圣境霸主,肯定已经被死神骑士杀气。 那股力量,能够威胁到真圣。 当然,爆发出来的力量越强,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大。 张若尘相信,死神骑士绝对没办法以这样的状态持续战斗,最多打出数击,力量就会急速下滑,甚至比以前更弱,最后,油尽灯枯。 “轰隆。” 死神骑士爆发出最强攻击,连续不断轰击水星葫芦,想要将它砸开。 在他看来,区区一个葫芦而已,保不住张若尘的性命。 张若尘闭上双目,运转功法,没有服用任何疗伤丹药,背部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很快就恢复如初。 死神骑士的攻击正在变弱,张若尘不再继续等待,冲出水星葫芦,出现到死神骑士的头顶上方,沉声道:“现在,轮到我了!” “哗---- 一道黑色剑光,从死神骑士的上方落下。 死神骑士的力量已经消耗了九成,根本挡不住沉渊古剑,剑尖穿透十圣血铠,从死神骑士的头部刺入下去。 噗呲一声,死神骑士的身体如同破碎的西瓜,爆碎而开。 张若尘急速冲向冰窟底部,没过多久,下方出现一座百丈宽的古老石桥,横跨整个冰窟,悬在半空,只有部分桥身显露出来,更多的部分被五彩霞光笼罩,根本看不见。 在冰川大陆的表面,冰窟口的直径就有百里,越是向下,冰窟变得越大。 也就是说,横陈在半空的石桥,远远超过百里,只是想一想也让人感到震撼。在阴阳海的阴眼,修建同一座如此磅礴大气的石桥,就算是圣者也做不到。 张若尘落到石桥的桥头,立即就有一股古老的气息扑面而来。那种感觉相当古怪,让人产生出一种错觉,犹如是一下子回到了远古。 古桥上雕刻的每一道纹路,都充满奇妙的神圣力量,只要认真禅悟,很有可能悟出一种王级功法。 虽然是在冰窟里面,张若尘却感觉到天地相当浩瀚,与站在宇宙之中没有什么区别。这种感觉并没有保持多久,张若尘又感觉到天地相当狭小,很像是被困在一粒沙尘里面,就连呼吸都变得无比困难。 此刻,不死血族、祖龙山、九黎宫的圣境生灵,全部都站在石桥上。 他们的神情狂热,全力以赴运转功法,吸收桥上的五彩气体。 “那是……混沌之气,这里竟然有混沌之气。” 张若尘暗暗一惊,心中生出一个古怪的念头,莫非从冰窟逸散出去的五彩霞光,就是混沌之气和极阴天龙气? 两者都是无价之宝。 石桥,似乎是一处特殊之地,桥面上只有混沌之气,没有极阴天龙气,任何生灵来到这里都能吸收。 哪怕只是吸收一缕混沌之气,对后天生灵而言,也与数不尽的好处。就算是吞天魔龙和白黎皇子这样的太古遗种,在蛋卵中吸收过混沌之气,也绝对不会介意再多吸收一些。 张若尘的出现,打破了石桥上的宁静。 吞天魔龙以人类的身躯,站在石桥上,在他身上有上百条龙影在飞行,不断将混沌之气卷入进体内。他睁开一只魔眼,冷声道:“张若尘,你孤身一人闯入到此地,是来找死吗?” 石桥上,别的圣境生灵,也都散发出冰冷的杀气。 杀气实在太浓厚,凝聚出一片血红色的云,在云中,可以看到千军万马的虚影,成千上万柄刀剑。 那种实质化的杀气,足以吓退圣境生灵。 张若尘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提着战剑,一步一步登上石桥,向他们走了过去,道:“黄烟尘和青墨在什么地方?” 吞天魔龙狞笑一声:“你来迟了,她们已经死了!” “她们若是死了,你们所有人都得陪葬。” 张若尘的每一个字都散发出冰冷之气,从他体内涌出来的杀气,也形成千军万马的影子,与桥上诸圣的杀气碰撞在一起,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石桥上的诸圣全部都在冷笑,觉得张若尘太不自量力。 凭借他们修为只需要联手打出一击,就算张若尘有三头六臂,也会被轰碎成渣。 齐生的神情淡然,说道:“我们不会给她们陪葬,陪葬的人,只会是你。你能杀死两位死神骑士,我真的很意外,可是,人力终究有限,无法逆天。在场的诸圣,不是乌合之众,不需要全部联手,只需要两三位联手,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你就算动用空间力量也休想逃掉。” 很显然,齐生也承认独自一人,很有可能不是张若尘的对手,需要与别人联手,才能杀死张若尘。 荧惑的身上只有一层红色薄纱裹体,曲线柔美,站在一团血雾之中,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显得无比妖娆和神秘,让人忍不住想要走进血雾,撕碎她身上的薄纱。 那种诱惑,很少有男子能够忍得住。 她的一双星眸,直勾勾的盯着张若尘,娇笑一声:“吞天魔龙没有骗你,你的那位未婚妻的确已经死去。” 随后,荧惑伸出一根纤长的玉指,指向石桥的右侧。 张若尘的心脏猛烈的一跳,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顺着荧惑手指的方向,盯了过去,果然看见黄烟尘和青墨。 右方,距离石桥大约五百米的位置,悬浮着一座冰山。黄烟尘和青墨浑身都是鲜血,身体破破烂烂,被封在冰山里面,那画面说不出的凄惨,看得张若尘的心脏都像是变成了冰块。 五彩冰窟中的寒冰,比遗弃深海的寒冰不是冷了多少倍,一旦被冰封,也就意味着死亡。 “不……” 张若尘的牙齿都要咬碎,十指都要捏断,无法形容心中的愤怒和悲痛。 得知黄烟尘和青墨被打下冰窟的时候,他就已经有心理准备,可是真正亲眼看到,却还是让人甘心寸断,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