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一路碾压下去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一路碾压下去

冰窟是垂直的通向地底,似一个五彩色的湖泊,直径大概有百里,算得上是相当广阔。 向下望去,冰窟下方一片氤氲,深不见底,只能看到五彩色的霞光在涌动,犹如是通向冰川大陆的中心。 其中一些五彩霞光,从底部逸散出来,一缕一缕的向上涌起,如雾、如烟、如龙、如蛇……,并且,散发出冰冷的气息,相隔数丈远,皮肤也被冻得发疼。 张若尘没有贴在冰壁上借力,而是垂下跳下冰窟,想要以最快的速度追下去。 “五彩霞光到底是什么?” 张若尘感觉到好奇,觉得五彩霞光与混沌之气有些类似,于是,抓起沉渊古剑,与五彩霞光触碰了一下。 “哧哧!” 顷刻间,剑上结出一层五彩色的寒冰,寒气从剑体涌向张若尘的手臂,使得他右手手掌之中的血液和圣气瞬间凝固。 张若尘连忙调动净灭神火,搬运到右臂经脉和圣脉,才将那股寒气驱散。 “五彩霞光之中,果然携带有极阴天龙气。”张若尘的脸色一变。 在下落的过程中,张若尘不断使用空间挪移,避开五彩霞光。 极阴天龙气,被称为天下最冰寒的力量之一,与煵灵龙火一样可怕,却又相互对立,相互克制。对于拥有阴寒体质的圣者而言,它是无价之宝。 那也是一股致命的力量,若是无法收服,就算是具有阴寒体质的圣者也是死路一条。 越是向下,冰窟中的五彩霞光越是密集,即便张若尘动用空间力量躲闪起来,也有些吃力,不得不略微减缓下坠的速度。 “烟尘和青墨无法调动空间力量变换方位,从上方坠落下来,一旦与五彩霞光触碰,岂不是会被冻成人形冰晶?”张若尘的心,沉到谷底。 他已经尽量让自己往好处想,但,即便是最快的结果,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相对而言,小黑反而更加安全。 它没有血肉身体,只是乾坤神木图的器灵,只要乾坤神木图没有被摧毁,一般的圣境生灵,根本灭不了它。就算是极阴天龙气,恐怕也冻不死它。 蓦地,张若尘在右下方的冰壁,发现不死血族和圣兽的身影。 他们的身体贴在冰壁上,小心翼翼的向下行去。 很显然,他们不仅仅只是去寻找黄烟尘和青墨,也是觉得冰窟下方有远古遗留下来的至宝,要不然,不会冒着被极阴天龙气冻死的危险,进入冰窟的深处。 一位修为达到玄黄境的猫女,贴靠在冰壁上,身上穿着水蓝色的铠甲,包裹着挺翘的胸臀,露出雪白的小腹和两条修长的玉.腿。 她是九黎宫的一只猫族圣兽,肌肤上,逸散出一粒粒白色圣光,十指的指尖长出利爪,向下爬的时候,动作柔美到了极点。 “五彩霞光越来越密集,继续向下,恐怕会遭遇不测。那两个人族女子,受了那么重的伤,肯定已经死去,根本没必要下去寻找她们。” 猫女爬得很慢,生出退意,不敢继续向下。 就在刚才,有一道五彩霞光,从她的身旁飘过,只差一寸的距离就落在她身上。五彩霞光散发出来的寒气,冻得她浑身僵硬,差一点坠落下去。 一只长着三眼的金色圣猫,走在猫女的前方,身躯和长毛犹如黄金浇铸而成,声音很沉厚:“冰窟下方说不一定有神龙一族留下的至宝,没看见白黎皇子和黑黎皇子都拼命向下冲,以它们的身份,肯定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有人。” 猫女头上的一双毛茸茸的耳朵动了动,察觉到了什么,扭头向上方看去。只见,一个血衣男子,站在距离她不远的上空,挥出一道剑气,劈在五彩冰壁上面。 “啪啦。” 五彩冰壁被剑气劈开一道数十米长的裂痕,有着一块块冰晶,向下坠落。 张若尘的这一剑,本来是想打碎冰壁,让那些不死血族和圣兽失去支撑点,坠落到冰窟的深渊。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五彩冰壁坚硬得惊人,即便全力劈出一剑,也只是撕裂开一道裂痕,根本无法让冰壁大面积崩塌。 既然如此,也就只能一路轰杀下去。 猫女的脸色略微一凝,惊呼一声:“张若尘。” “大家小心,张若尘进入冰窟,正向下方杀来。” 三眼黄金圣猫停下脚步,转过身躯,浑身的长毛立起来,犹如一根根金属针刺,有着一股慑人的戾气,从它的体内爆发出来。 祖龙山和九黎宫的圣兽全部都尽量缩小身躯,躲避五彩霞光,三眼黄金圣猫也不例外,身躯缩小得只有一尺长,体形与一只普通的猫没有什么区别。 下方,无论是不死血族的血圣,还是圣兽,全部都停了下来,向上方望去。 “来得好,本来还想擒住他的未婚妻,逼他现身,既然他自投罗网,倒是省去我们不少的麻烦。” “张若尘,你的未婚妻,已经被我们镇杀,你是下来给她收尸吗?哈哈。” “大家一起出手,先灭张若尘,再去寻找神龙一族的遗宝。” …… 张若尘落到冰壁上面,俯冲而下,眼神相当锐利,不断将沉渊古剑挥斩出去,形成一片交织成网的剑气。 猫女和三眼黄金圣猫首当其冲,遭受剑气的攻击。 只有接触到剑气,才会明白张若尘的剑道造诣是何等可怕,只是一瞬间,猫女和三眼黄金圣猫的身上被劈出数道血淋淋的剑痕。 “什么情况,张若尘的攻击力怎么强横到如此程度?” 猫女和三眼黄金圣猫发出一连串带着惨声的猫叫,各自取出一件祖器,激发出祖器中的蛮荒古劲,抵挡剑气攻击。随即,它们以最快的速度,向下逃窜。 看到如同丧家之犬的两只猫族圣兽,祖龙山的一只纯血蛟龙嘲笑了一声:“区区一个张若尘,就把你们吓成这样,九黎宫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本圣去斩他。” 那只纯血蛟龙化为人形,穿着一具鳞甲,身躯魁梧,手持圆盾和战刀,浑身散发出骇人的气势,犹如战神附体一般,从猫女和三眼黄金圣猫的身旁冲过去,迎向张若尘。 猫女和三眼黄金圣猫都露出同情的神色,觉得那只纯血蛟龙太过自负,没有弄明白张若尘的真实实力就敢去战,恐怕会死得很惨。 “嘭!” “嘭!” 一连两声爆响,那只纯血蛟龙手中的圆盾和战刀被打成碎片。 紧接着,一声凄惨的蛟龙嚎叫,传了出来。 那只纯血蛟龙被张若尘打得浑身是伤,脱离冰壁,向冰窟深渊坠落下去。 “哗----” 张若尘挥剑一斩,一道黑色剑气光弧飞出去,从它的腰部掠过。 那条纯血蛟龙,化为本体,长达一千多米,从正中心的位置断开,变成了两截,断口处洒出的血液犹如瀑布一样,可是很快却又冻结成冰晶。 “仅仅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蛟龙少君竟然就被张若尘击毙。” 他们终于明白,猫女和三眼黄金圣猫为何会逃,如今的张若尘真的是太强大,简直就像是一位绝代剑圣从上方杀下来。 “轰隆隆。” 张若尘体内的圣气运转到极致,沉渊古剑也爆发出最强力量,一路向下碾压,顷刻间,又有五只圣境生灵被击杀,身躯全部都四分五裂,化为残尸坠落下去。 一剑在手,无人可挡。 那些圣兽和血圣,全部都被吓住,跟随猫女和三眼黄金圣猫一起,拼命向下逃窜。 冰窟的下方,传出两道惊天动地的长啸声。 随即,两片血云贴着冰壁,从下方冲了起来。 血云中,各有一位死神骑士,他们身穿十圣血铠,手持死亡战矛,大步向上冲刺,迎战从上方冲杀下来的张若尘。 死神骑士的战力相当强横,每一尊都有与彻地境圣者一战的实力。 “张若尘,我们奉神女之令,前来取你性命。”其中一位死神骑士,冰冷的吼出一声。 “就凭你们,与我交手,只有死路一条。杀了你们,再去斩她。” 张若尘使用出御剑术,沉渊古剑脱手飞出去,散发出一片直径百丈的黑色光芒,如同陨石向下坠落,击向冲在右方的死神骑士。 与此同时,张若尘的身形一闪,出现到左侧那位死神骑士的身前,双手打出掌印,分别呈现出一龙一象向下碾压。 “找死。” 那位死神骑士刺出战矛,爆发出全力,一股毁灭劲气散发出来,撕碎了一龙一象,击向张若尘的心口。 张若尘的身形再次闪动了一下,变换方位,出现在死神骑士的身侧,一掌打出。 死神骑士知道张若尘能够空间挪移,心中早有防备,左手捏拳,打了出去,迎向张若尘的手掌。 “嘭。” 两人对击,死神骑士没能挡住那股力量,竟然横飞出去。 死神骑士的手臂疼痛欲裂,如同是有巨锤在他的手臂骨头上面砸了一下,心中暗惊:“十圣之力都挡不住,怎么会这么强?不好,张若尘肯定已经突破到中境圣者的境界。” 凌厉的掌风,再次涌来。 张若尘的掌力至刚至阳,掌心冒出金灿灿的光芒,每一掌落下去,都像是一轮烈日砸在死神骑士的身上。 “嘭嘭。” 死神骑士被打得口吐鲜血,半个身体都被打得嵌入进冰壁里面。可是,他穿有十圣血铠,防御力强大,竟然没死。 张若尘并没有停手,打出龙象般若掌,一连打出十掌,虽然没有击穿十圣血铠,却将死神骑士的肉身震碎成血泥,死在了铠甲里面。 “太可怕了,就连死神骑士都被轰杀。” 那只猫女被吓得脸色发白,更加不敢停留,全力以赴冲向冰窟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