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怒火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怒火

张若尘从水星葫芦走出的时候,酒疯子已经驾驭着冰山,来到一片相当陌生的海域。 “呼呼。” 天空的玄阴罡风,更加凶烈,其中一些凝结成人形,撞击在海面,使得遗弃深海掀起滔天巨浪。 空气中的温度,低得吓人,按照张若尘的估测,即便是半圣都可能被冻死。 半圣和圣者的生命层次已经极高,在昆仑界,可以开山裂地,威震一方,来到此地却会变得相当脆弱,犹如普通人类一样经受不住严寒的考验。 “这是人待的地方吗?就算是圣者一不小心掉入海里,也会被冻死,真是太可怕。” 张若尘拥有净灭神火,不惧寒冷,可,还是感觉到震撼。 酒疯子的头发和胡须上全是白色的冰粒,喝着龙焱酒,道:“我们已经快要接近遗弃深海的中心区域,这里被称为阴阳海的阴眼,堪称昆仑界最寒冷的地方之一。” 张若尘问道:“黄烟尘和敖心颜她们有消息了吗?” “不久前,老夫擒到朝廷的一位圣者,据他所说,亲眼看到那几个丫头和那一只猫,进入遗弃深海的中心。”酒疯子说道。 遥远处,出现一条银白色的海岸线,一眼看不到尽头,犹如一块大陆的边界。 张若尘来到冰山的顶部,眺望海岸线的方向,有些诧异,道:“遗弃深海的中心区域,怎么会有一座被冰封的大陆?这里的海水,根本就不会自然结冰,到底是怎么回事?” 酒疯子也露出一道异样的神色,随即,眼中露出惊骇光芒,道:“那不是什么大陆,而是一座冰山。只不过,冰山太过庞大,所以,看上去才像一座被冰封大陆。” “根本就没有陆地?” “没错。”?张若尘倒吸了一口凉气,自言自语的道:“怎么会这样?” 酒疯子道:“只有两种可能。第一,这里曾经死了无数生灵,每一位生灵,都是一座冰山,所有冰山连接在一起,化为了一座冰川大陆。” 张若尘有些动容,道:“那得死了多少生灵,才能凝结成如此庞大的一座冰川大陆?” “第二种可能,更加可怕。” “什么可能?” 酒疯子的神情变得相当凝重,沉默了很久,才道:“越是强大的生灵,死后凝结成的冰山就越是巨大。若是,这一座冰川大陆的下方,只有一具尸骸呢?这才是更加恐怖的一件事。” 张若尘瞪目结舌,道:“一具尸骸,形成一座冰川大陆……” 酒疯子点了点头,道:“两种可能,无论哪一种都说明这里相当危险,不能乱闯。根据老夫多年的逃生经验,千万不要踏入进这一座冰川大陆,反正我是绝对不会进去。” 冰山,到达大陆的边缘,停了下来。 酒疯子怂了,死活都不肯踏入冰川大陆,还劝张若尘也与他一起折返回去。 “好吧!你不去,我也不再强迫你,但,我是一定要进去。” 张若尘的脚尖在冰山上一踩,如同一只大鸟一般冲飞起来,平稳的落到冰川大陆上。 酒疯子站在冰山上面,呼唤了一声:“张若尘,反正你都要死在里面,不如将水星葫芦交给老夫,也算是为人族崛起,做最后的贡献。”?“乌鸦嘴。” 张若尘很想抽酒疯子的嘴巴,还没有真正闯入冰川大陆,居然就判了他的死刑。 酒疯子很不甘心,盯着张若尘的背影,再次叫道:“将水星葫芦交给老夫保管,等你从里面活着走出,老夫再将它还给你。这样一件绝世重宝,万一随你一起遗落在冰川大陆,那是多么遗憾的一件事。” 张若尘不理他,加快脚步,消失在凌厉的寒风之中。 冰川大陆上,尽是一片一望无边的原野,看不到活物,只是偶尔会出现一些奇绝的山峰,在玄阴罡风之中也能屹立不倒,让人感到惊叹。 张若尘怀疑小黑和黄烟尘等人,真的有可能进入这一座冰川大陆,小黑的肉身,说不一定就被封印在此地。 进入冰川大陆,张若尘的精神力受到进一步压制,还不如眼睛和耳朵好使。 张若尘施展出身法,冲到一座冰山的顶部,使用出圣眼,寻找小黑和黄烟尘等人的痕迹。 “轰隆。” 天边,一道银色的流光飞过,内部包裹着一道人影,撞穿一座冰山,坠落到冰原上面,发出一声巨响,一大片冰晶碎片飞溅起来,犹如一团白色的云。 “那是……敖心颜的气息……” 张若尘露出一道喜色,施展出空间大挪移,急速赶向银色流光坠落的地方。 冰原上,出现一条数里长的沟壑,在沟壑的尽头,更是被撞出一个深凹的大坑,四周的冰层全部都碎裂。 敖心颜从大坑的底部爬出,浑身都颤巍巍的,神龙银铠的缝隙中流淌出血水,由此可见,她伤得是何等惨重,站都站不起来。 “噗!”?刚刚爬出大坑,她的身体才站起一半,嘴里吐出一口鲜血,半跪在了地上。 “逃啊,看你还往哪里逃!哈哈!” 蛮龙少君迈着巨大的脚步,发出猖狂的笑声,冲到敖心颜的身前,一只巨大的手掌拍出去,抽在她的身上,打得她再次抛飞到大坑之中。 一只长达八百多米的赤红色蟒蛟追上来,浑身弥漫着火焰,所过之处,冰川融化成河流。 它是祖龙山的一只神兽后裔,号称蟒蛟王。 蟒蛟王道:“别将她打死,她可是已经将真龙之体修炼到大成,体内的龙血相当宝贵。” “我们那么多强者一起围攻,却差一点让她逃走,她身上的银铠似乎是一件相当了不得的宝物,一旦催动,爆发出来的速度,真是快得吓人。” 蛮龙少君将敖心颜从大坑的底部拖出来,嘭的一声,扔在地上,随后,一只大手就在铠甲上面摸索,想要将它脱下来。 “还别说,她还真不愧是神龙半人族的第一美人,不仅脸蛋长得美,就连身材也是婀娜多姿,在祖龙山也没有几位龙女比得上她。等到收取铠甲,本圣先干了她。” 蛮龙少君近距离观察敖心颜,色心大动,更加迫切解开银铠。 敖心颜的脸色苍白,心中十分悲凉,道:“你是在逼我自爆气海和圣源,大家同归于尽。” 蛮龙少君笑了一声:“你以为本圣没有想到这一点?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只是本圣的一道圣魂分身。就算你自爆气海和圣源,也伤不到本圣的真身。” 敖心颜的十指紧捏,想要撑起身体,继续与蛮龙少君拼杀。可是,她先前遭到围攻,伤得太重,浑身都像是散裂了一样,根本站不起来。 “你们不得好死,张若尘一定会将你们……全部都杀尽……”敖心颜狠声道。 蛮龙少君笑得更加大声,道:“张若尘?张若尘才刚刚达到圣境而已,即便赶来,也只是来送死,本圣一只手就能将他镇压。” 远处,蟒蛟王化为人形,讥诮的一笑:“张若尘的那位未婚妻,很有可能已经被擒拿,吞天魔龙殿下点名要娶她为妻,用来羞辱张若尘。本圣反倒是十分期待张若尘赶来,此子太过狂妄,正好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痛不欲生。” 张若尘一连经过五次空间大挪移,终于来到附近,刚好听到蛮龙少君和蟒蛟王的话,当他看到倒在血袍中的敖心颜,心中的怒火升腾了起来。 “好大的口气,想要让我痛不欲生,就凭你们,还远远不够。” 张若尘冷声一喝,化为一道鬼魅影子,爆发出最快速度,冲向蛮龙少君。 蛮龙少君不惊反喜,笑道:“张若尘,你终于现身了!”? “死。” 张若尘一掌打出,一条金色龙影从掌心飞出,散发出璀璨夺目的光华。 蛮龙少君的双手化为龙爪,向前一按,与金色龙影碰撞在一起。 “啪啦。” 蛮龙少君的龙爪和身躯,在一瞬间四分五裂,化为一块块碎片。那些碎片,又分裂而开,化为一团团龙形的圣气。 “竟然只是一道圣魂分身。” 张若尘的眼神一凝,连忙俯身,查看敖心颜的伤势。 敖心颜伤得相当严重,身体被打得破破烂烂,幸好还是真龙之气连接着破碎的肉身,加上神龙银铠中有神秘的力量流淌出来,灌输给她生命之气,所以才没有死去。 敖心颜看见张若尘赶到,说不出的欣喜和感动,眼中流淌出泪花。 每一次她遇到危险,张若尘都如同她生命中的守护者一般出现,解救她于危难之中,不知不觉间,她已经将张若尘当成一种依靠。 只要有张若尘在,她的心中就会有安全感。 当然,此刻敖心颜却也相当担忧张若尘安危,忍住伤势带来的疼痛,道:“蟒蛟王的修为达到玄黄境,而且是神兽后裔,战力堪比半位彻地境圣者。蛮龙少君的真身也在附近……组长,你一定要小心。” “别说话,你好好养伤。这里就交给我,我会让他们加倍还回来。” 张若尘取出一枚逢春丹,喂进她的嘴里。 蟒蛟王看到突然出现的张若尘,没有退走,露出欣喜的神色,暗道:“张若尘看来是已经怒火冲天,正好趁此机会,将他废掉。” 蟒蛟王见过张若尘出手,知道他的实力,区区一个下境圣者而已,翻不了天,覆不了地,因此,一点也不惧,笑道:“张若尘,你来得正好,今日,本圣就将你镇压,做为一份大礼,献给吞天魔龙殿下。” 张若尘的眼睛斜瞥了一眼,站起身来,冷声道:“正好,我也想将你斩了,做为一份大礼,献给吞天魔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