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盖世女魔头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盖世女魔头

画圣,楚思远,在昆?界绝对是威名赫赫,堪称绝代宗师一般的人物。 此刻,楚思远和教主夫人都在凝聚圣威,浑身上下释放出越来越强大的气场。 楚思远的头顶,浮现出一片青色祥云,成千上万个文字显化出来,很像是映在了青色祥云上面。 教主夫人站在地面,以身体为中心,一个血气漩涡凝聚出来,从地面,一直连接到天穹。 两人都是数百年前就成名的大人物,如今的修为都是高深莫测,一旦交手,肯定是天塌地陷,足以毁掉一片地域。 或许是感受到了危险,血神教的诸圣,全部都在后退。 莫忧谷中的修士,虽然有教主夫人的庇护,却依旧被那股强大的气场镇压得趴伏在地上,根本无法站起身。 “该劝的,已经劝过,既然你非要寻死,我也只能成全你。”教主夫人的声音,从血气中传了出来。 站在外围,张若尘根本看不清教主夫人和楚思远的身影,只能看见青色祥云与血红色的漩涡快速移动,发生惊天动地的碰撞。 两股恐怖的力量,打得空间颤动,天地反转,整个世界都像是要崩塌一般。 “哗----” 一个白色的文字,从那片混乱能量之中,飞了出来,落在一位下境圣者的身旁。 轰隆一身,地面上,出现一个直径数百米的陨石坑。 那位下境圣者的半具圣躯都被打碎,浑身都是鲜血,幸好头部和心脏没有受损,保住了一条性命。 “已经退到三百里外,竟然依旧遭到战斗余波的冲击。楚思远和教主夫人的修为实在太恐怖,大家继续后退。” “一个文字飞了出来,就差点灭了一位圣者,也太吓人。” …… 即便是以圣者的心境,此刻也难以保持镇定,争先恐后向远处逃遁。 张若尘没有后退,依旧站在原地,使用出天眼,眺望楚思远和教主夫人的战斗。 这一战十分关键,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 万一楚思远战败,那么,血神教也就满盘皆输。 因此,张若尘留了下来,取出两张圣级镇血符,紧紧捏在手中,希望关键时刻能够助楚思远一臂之力。 除了张若尘,越叔子也没有退走,站在一条大地裂缝的旁边,眺望上空。 越叔子的修为也无比强大,可是,与楚思远和教主夫人又有一些差距。因此,即便是他,也只能站在一旁观望,等待合适的机会。 越叔子向身后看了一眼,盯在张若尘的身上,露出一道诧异的神色,随后,道:“赶紧离开这一片区域,以你的修为,任何一道余波落下来,也会让你灰飞烟灭。” 张若尘不仅没有后退,反而向战场的中心区域赶了过去。 因为,楚思远和教主夫人的战斗,已经分出强弱。楚思远凝聚出来的青色祥云,被血红色的漩涡吞噬,变得越来越淡薄。 楚思远要败了! 越叔子也察觉到这一点,不再理会张若尘,露出担忧的神情。 “九龙出海。” 教主夫人的声音,传遍方圆千里。 惊蛰龙纹鼎从她的手心飞出去,鼎中冲出九条长达三千米的巨龙虚影,发出震耳欲聋的龙吟声,击穿青色祥云,撞击在楚思远的身上。 “七生七死图。” 楚思远展开《七生七死图》,图卷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人形虚影,与惊蛰龙纹鼎发生大碰撞。 “噗嗤。” 楚思远的嘴里吐出鲜血,急速向后飞退,一直退到百里之外。 他的脸,变得无比苍白,身上的气势,衰退了一大半,一双精神抖擞的眼睛也变得有些暗淡。 七生七死图是画宗的至宝,在《万纹圣器排名谱》上面,比惊蛰龙纹鼎的排名还要高一些。 楚思远十分清楚?这一次对决,他之所以会落入下风,与使用的战器没有关系,完全就是修为比不过对方。 “邱怡池的修为,真的是强大得有些可怕。”楚思远暗道。 教主夫人托举着惊蛰龙纹鼎,脚踩一条血气长桥,向他行了过去,道:“楚思远,这些年你懈怠了,变成了一个落后者。” 楚思远并不服气,冷哼一声:“对于修炼,老夫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懈怠。你能够有现在的成就,肯定是有别的机遇。那个机遇,与不死血族有关吧?” “成王败寇,现在谈论那些,还有意义吗?” 教主夫人的双手一抬,惊蛰龙纹鼎中响起龙吟声,再次飞了起来,变得越来越巨大,又向楚思远镇压过去。 楚思远就是一块最大的绊脚石,只要灭掉他,就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挡她掌控血神教。 “七生七死,七大世界。” 楚思远的体内涌出一道道浩然正气,每一道气流都粗壮得如同河流,全部都汇聚进入《七生七死图》。 一连七座世界的虚影显化出来,犹如一座七层浮屠塔一样,向前飞出去。 惊蛰龙纹鼎和《七生七死图》碰撞在一起,数以万计的铭纹在半空穿梭,天空完全被混乱的气流笼罩,哪怕是将一件百纹圣器丢进去,也会在一瞬间就被搅碎。 越叔子站在楚思远和教主夫人的下方,取出一枚青玉雕琢而成的官印,向教主夫人印了过去。 第一中央帝国也就只有九枚州牧官印,全部都是由神工部铸造出来,虽然无法与界子印相提并论,却依旧是一件绝顶圣宝,威力不弱于万纹圣器。 越叔子,号称天台州朝廷的第一强者,自然是具有非同一般的实力。 “灭杀。” 越叔子大吼一声,州牧官印化为一枚数十里长的翻天巨印,出现在天穹,逐渐靠近教主夫人。 教主夫人一边对抗楚思远,同时,轻哼一声,一只莹白的手掌向前一按,化为一只大手印,击向州牧官印。 “嘭。” 州牧官印坠落向地面,反将越叔子击伤。 越叔子清楚的认识到他与教主夫人的差距,若不是师尊牵制住教主夫人,刚才那一击,教主夫人就能将他杀死。 楚思远抵抗得相当艰难,双手托举起《七生七死图》,每一个毛孔都有血珠冒出来,肉身都像是要爆裂了一样。 血神教的诸圣全部都很担忧,觉得楚思远已经坚持不了多久,很可能会死在教主夫人的手中。 一旦楚思远陨落,谁还挡得住教主夫人? 接下来,他们不臣服于教主夫人,也都是死路一条。 “就连越叔子和画圣都惨败,当今天下,还有几人可以和她抗衡?” “教主夫人已经变成一尊盖世女魔头,在昆仑界,女性人类修士之中,还有几人是她的对手?” …… 就在这时,众人发现,一个年轻的人影,正在快速冲向楚思远和教主夫人。 “那是……顾临风,他竟然敢掺和到画圣和教主夫人的大战之中,不要命了吗?” 所有修士,一片哗然,完全猜不透顾临风到底要干什么? 教主夫人的双眸向张若尘瞥了一眼,犹如是一尊神灵在俯看蝼蚁一样,显得很淡漠,嘴里吐出一口气,吹了过去。 她吐出的气流,化为毁灭性的风劲。 一道道数十米长的风刃,在气流中穿梭,发出“哗哗”的声音。 在她看来,一口气,足以杀死顾临风。 张若尘的反应速度快得惊人,很像是一道闪电,左闪右避,竟是将所有风刃全部都躲避过去,与教主夫人的距离已经不足百丈。 “还是有点本事。” 教主夫人不得不承认她低估了顾临风的实力,于是,发动第二道攻击。 她的头顶,飞出九根乌亮泽的发丝,变得越来越长,向张若尘挥斩了过去,很像是九柄利剑。 九根发丝都蕴含磅礴的圣道规则,根本不是张若尘可以抵挡。 张若尘的目光坚定,穿梭在九根发丝之间,同时,将两张圣级镇血符打了出去。 “刺啦。” 一根发丝,击中其中一张圣级镇血符,将符箓切割成两半,直接废掉。 张若尘的心脏猛然一跳,紧紧的盯向另一张镇血符,要是第二张镇血符也被割碎,那就真的是欲哭无泪。 所幸的是,教主夫人并不清楚镇血符的威力,没有太大的防范。 第二张镇血符,顺利飞到教主夫人的身旁。 “嘭。” 镇血符爆裂而开,化为一根根白色的锁链纹印,覆盖在教主夫人的身上,镇压住她体内的血气。 “不好。” 教主夫人的脸色一变,调动全身的圣气和血气,全力以赴向外冲击,想要震碎身上的锁链。 “嘭嘭。” 教主夫人的修为强大无匹,全力以赴之下,竟然将身上的锁链一根根震断。 “竟然这么强大?” 张若尘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张若尘能够感受到教主夫人身上的怒火,一旦教主夫人震脱镇血符的压制,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他。 这样的大战,张若尘能够掺和进去,并且起到一些作用,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事。 难道还能指望他去灭掉教主夫人? 张若尘的目光,向楚思远和越叔子望过去,现在,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他们的身上。 楚思远和越叔子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开始反击,控制《七生七死图》和州牧官印,同时向教主夫人镇压下去。 “轰隆。” 在两件绝顶战器的攻击之下,教主夫人被轰入进地底。 那片大地完全崩碎,就连莫忧谷也被夷为平地。至于莫忧谷中的半圣和圣者,自然也都全部被镇杀,化为了劫灰。 …… (终于结束学习,回到家中,从今天开始恢复更新。 待会还有一章,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小鱼,小鱼接下来会努力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