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九河禁龙术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九河禁龙术

一条数十丈宽的大河飞了起来,扭缠在一起,化为一杆冰晶长枪,释放出逼人的寒气。 那股滂湃的力量,震得天地颤动。 大河对岸,身穿血袍的男子,冷哼一声:“竟敢使用手掌抵挡这一击,真是在找死。” 冰晶长枪的枪尖,无比锋锐,似能穿透世间的一切。 张若尘的手掌,与冰晶长枪发生碰撞,立即响起轰鸣声。 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从掌心传来,震得张若尘向后倒退,一连退到十数里之外。 “给我破。” 张若尘大吼一声,全身一百四十四窍全部都打开,散发出洪荒莽兽一般的庞大气息,五指发力,向前一推。 “噼啪。” 冰晶长枪的枪尖位置浮现出裂痕,并且蔓延出去,到最后,直接破碎而开,犹如一场冰雹雨从天而降。 就在刚才,血袍男子已经走到黄天皇女的身旁,取出一枚褐红色的丹药,给她服下。 黄天皇女吞服下丹药,便是盘坐在地上,身上外围浮现出一个红色的光茧。 她正在借助丹药的力量,全力以赴化解白日箭的力量。 血袍男子向张若尘看了过去,眼中露出一道异样的神色,道:“一个人类,能够将肉身修炼到圣境,倒是十分罕见。” 在昆仑界,蛮兽和不死血族具有先天优势,肉身十分强大。相对来说,他们修炼到肉身成圣,比人类要容易一些。 即便如此,想要肉身成圣,对蛮兽和不死血族来说,也是千难万难的事。 一个人类,能够达到肉身成圣,自然是一件让人十分吃惊的事。 张若尘大步流星走了过去,道:“一个不死血族,能够将精神力修炼到你这样的程度,也是十分罕见。” 通过刚才的交锋,张若尘已经大致猜出血袍男子的精神力强度,应该已经接近五十二阶,即便是上境圣者,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不过,本圣看得出,你才刚刚达到肉身成圣不久,对肉身力量的运用还停留在十分浅薄的层次。” 血袍男子的观察力相当敏锐,自认为已经看透张若尘,随即,又是微微一笑:“本圣,名叫天络。今日,既然遇上,便来会一会你这个肉身成圣的人类。” 精神力圣者具有诡异莫测的能力,更何况,天络圣者还是精神力天才,对精神力的运用已经达到精妙绝伦的地步,自然不会惧怕一个刚刚肉身成圣的人类。 天络圣者控制手中的法杖,猛然向下一压,插入进地底一大截。 随即,以他双脚为中心,一连浮现出九道圆形的沟壑。 绯红的鲜血,从泥土中溢出来,填充满沟壑。九条沟壑,很像是化为九条环形血河。 最小的血河,直径只有三丈。 最大的血河,直径足有三十里。 九条环形血河,一层套着一层,浮现出九层血气光墙,直冲向天际。 天络圣者施展的精神力法术,名叫“九河禁龙术”,既有十分厉害的攻击力,也有格外强大的防御力。 与一位肉身成圣的武者交手,天络圣者丝毫都不敢大意,因为,对方一旦靠近了他,那么,他也就必死无疑。 张若尘被笼罩进九河禁龙术的范围之内,只感觉,天地规则变得无比混乱,脚下的地面很像是变成一片沼泽,使得他寸步难行。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施展出空间挪移,恐怕也无法靠近天络圣者。 距离此地不远的地方,一座山谷中,两位与天络圣者穿着一模一样血袍的不死血族修士,眺望天边,似乎能够望穿虚空。 一人的眉心,印着白色五角星; 另一人的眉心,印着黑色五角星。 眉心印有黑色五角星的不死血族修士,名叫晨易,乃是穆千先生的大弟子。 晨易显得从容淡定,?:“九河禁龙术是《万法宝典》上面记载的秘术,一旦陷入进去,就算他是时空传人,也得束手就擒。” “天道本就是是相生相克,即便是时间和空间的力量,也不可能无敌,总有一些手段,可以制约它们。”眉心印有白色五角星的不死血族修士说道。 她是穆千先生的二弟子,名叫晨曦。 晨易道:“接下来就看张若尘能够在九河禁龙术中坚持多久,希望不要太弱。” 晨曦点了点头,道:“只有他越是强大,他的血液的价值才会越大。” 张若尘释放出空间领域,覆盖住九河禁龙术所在的区域,渐渐的,终于可以站稳脚步,辨别出方位。 “哗----” 就在他的左侧,一尊身高三丈的血铠巨人,从血河中飞了起来,手持一柄阔剑,斜斩向张若尘的颈部。 张若尘略微侧身,避闪了过去。 “轰隆。” 血铠巨人劈出的阔剑,击在地面,形成一个巨大的剑坑。 剑风,刮在张若尘的脸上,传出一股刺疼感。 “好厉害的精神力法术,竟然不是幻影,真的是一个堪比下境的圣者血铠巨人。”张若尘有些吃惊。 张若尘唤出沉渊古剑,横剑一扫,直接将血铠巨人斩断成两截。 随即,血铠巨人的身躯爆裂而开,化为两团血雾。 张若尘的手指一挥,打出一道空间裂缝,撕裂开一层血气光墙,向九层血河的中心闯了过去。 血河中,不断有强大的生灵冲出来,阻挡张若尘的步伐。 堪比圣者的血铠巨人,数百米高的血红色骷髅,长有四翼的腾蛇……越是靠近中心区域,从血河中冲出来的生灵,也就越是强大。 等到张若尘闯入进第八条血河,天络圣者的额头上已经冒出汗珠,感受到不小的压力。 “时空传人的手段果然非同一般,竟然连九河禁龙术也压制不住他吗?” 蓦地,天络圣者感受一股巨大的危机,体内的血液都快停止流动。 只见,原本还在第八条血河外侧的张若尘,竟然使用出人剑合一的手段,化为一道剑芒,一连穿透两层血气光墙,出现在天络圣者的身前。 “那是……剑六。” 天络圣者的心脏猛烈一跳,双手抓住法杖,大吼一声:“合。” 九条环形血河,快速收拢,汇聚在法杖的上方,形成一面盾牌,向前抵挡。 沉渊古剑的剑尖,击在血色盾牌的中心,立即向下沉陷,似乎是要穿透盾牌,击在天络圣者的眉心。 天络圣者咬紧牙齿,双目紧盯前方,看着漆黑的剑尖,不断靠近过来,双腿都开始微微颤抖。 “好厉害的时空传人。” 晨易和晨曦二人察觉到天络圣者的危机,知道时空传人太过强大,天络圣者很有可能抵挡不住。 于是,他们二人分别驾驭风、火的力量,急速赶向战场。 张若尘自然是察觉到又有圣境高手赶过来,暗道,“不能再和天络圣者僵持下去,等到那两位不死血族圣者赶到,对我会相当不利。” 就在天络圣者都有些抵挡不住的时候,张若尘却是收回了部分力量。 顿时,天络圣者感觉到浑身压力一松,以为张若尘后继无力,便是想要趁此机会发起反攻。 “时空传人不过如此,给我去死。” 天络圣者身上的血袍飞扬了起来,体内的精神力向外涌动,全部都注入进盾印,猛然向前一按。 张若尘向后倒退,同时,双眼眯成一道缝,眼神锐利得似利剑一样。 “子剑。” 沉渊古剑划出一道绝美的弧度,与时间印记融为一体,使得四周的时间,略微停顿了一下。 就是这一刹那,沉渊古剑从侧面穿过盾印,嗤的一声,刺穿天络圣者的心脏。 天络圣者的嘴里发出一道闷声,瞪大了双目,眼中带有难以置信的神色,低头向心口看了一眼,“怎么……怎么可能……这是什么剑术……” 对于精神力修士而言,心脏比脑袋更加重要。 一旦圣心被破掉,那么,幸幸苦苦修炼出来的精神力,也就废掉了一大半。 急速赶过来的晨易圣者和晨曦圣者,也是略微顿了一下,随即,嘴里发出怒吼声,各自打出一种法术,向张若尘攻击过去。 张若尘的眼睛余光,向身后瞥了一眼。 “哗----” 剑光一闪,一连劈出数十剑。 天络圣者的身体,犹如被切碎的豆腐一般,变成数十块碎尸。 一位强大的精神力圣者,便是如此陨落。 紧接着,张若尘探出一只手掌,穿透血茧,抓住盘坐在地的黄天皇女,将她当成盾牌,向前一挡,吼出一声:“还不住手。” 晨易圣者和晨曦圣者不得不收起精神力,控制住已经打出去的法术,生怕伤到黄天皇女。 晨易圣者和晨曦圣者的精神力强度,还在天络圣者之上,给张若尘造成了不小的压迫感,不得不擒住黄天皇女,以她为人质,使得两位不死血族圣者投鼠忌器。 晨易圣者冷哼一声:“张若尘,你以为抓住皇女殿下,就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你太天真了吧?” “如此说来,你们是有手段,可以在我杀了黄天皇女之前,先将我杀死?”张若尘笑道。 “我们的实力,还没有达到那一步。但是,以师尊大人的精神力强度,你在他的面前,就连手指头也休想动一下。” 晨易圣者和晨曦圣者向左右两个方位退去,随后,躬身向空无一物的虚空行礼,道:“恭迎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