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各有手段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各有手段

夜幕下,长老阁所在的山峰,灯火星罗点缀,越到峰顶,灯光就越是密集和明亮。 元归长老站在竹林下方一座紫色亭子里面,背着双手,听到一位黑衣修士的汇报,一张苍老的脸,变得越来越狰狞。 短短两天时间,一连二十多位不死血族的半圣被除掉,元归长老怎么能不愤怒? “到底是谁,他是如何识破不死血族的伪装?顾临风吗?” 元归长老的身上有一股寒气,涌动出去,在夜色中发出哧哧的声音。 四周的竹叶上面,覆盖上了一层白色的寒霜。 不久前,顾临风能够识破鸿原圣者的伪装,很显然是掌握了一种特殊的秘法,因此,元归长老第一时间想到他的身上。 黑衣修士的声音,显得颇为沙哑,道:“根据元周长老传回的消息,顾临风身上的伤势,没有一两个月根本无法痊愈。本圣认为,最近的一系列事件,应该是海冥法王展开的报复行动。” 在他们看来,就连顾临风都掌握有识别不死血族伪装的秘法,作为他的师祖,海冥法王肯定掌握得更加精深。 最重要的一点,顾临风仅仅只是渡过了第一次准圣劫,他们的内心深处,其实是有些轻视,没有将顾临风当成值得重视的对手。 “海冥法王?” 元归长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道:“既然海冥法王已经知道有大批不死血族潜伏在血神教,为何不直接公布出来,而是单独采取行动?” 黑衣修士道:“海冥法王一心想要成为新任教主,或许与此有关。” “老夫有些明白了!海冥法王是想要躲在暗处,将不死血族全部清除,等到时机成熟,再将此事公布出来。如此一来,他在血神教的威望必定达到巅峰,自然就是教主的不二人选。”元归长老的眼神,变得越来越阴沉。 清除不死血族是何等巨大的楸勋? 若是,海冥法王真的办到这件事,整个血神教的修士都会视他为救世主,奉他为教主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元归长老的十根手指,长出十根锋利的血爪,道:“海冥法王想要清除我们不死血族,老夫又何尝不想将他碎尸万段?老夫现在就要布置一个杀局,引他入网。” …… ………… 潜龙殿中,张若尘也在规划和布置。 张若尘道:“我们一连杀死二三十位不死血族的半圣,必定已经惊动了一些不死血族的大人物。那么接下来,他们肯定会怀疑到海冥法王的身上,并且会想方设法将海冥法王引出来除掉。当然,这也是我们的一个机会。” 元周长老有些不耐烦,道:“跟随老夫一起,登上长老阁,直接击杀地元法王不就得了,何必要那么麻烦?”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不死血族的那位大人物,肯定是长老阁中的一员,很有可能是一位圣长老。若是不将此人引开,我们根本杀不了地元法王。” 有圣长老级别的人物,是不死血族的潜伏者? 元周长老露出思虑的神情,心中也有一些猜测,但是,却无法确定。 最终,元周长老还是问道:“如何将那人引开?” 张若尘笑道:“刚才我不是已经说过,他们想要除掉海冥法王,是我们的一个机会。” “怎么讲?” 张若尘继续说道:“我们可以制造一个海冥法王出来,将长老阁中的那位不死血族大人物引过去,如此一来,也就有了击杀地元法王的机会。” 上官仙妍颇为好奇,美眸中带有疑惑的神色,道:“制造一个海冥法王?” 张若尘的目光盯向元周长老,道:“元周长老不就是最好的人选,由他伪装成海冥法王,足以引蛇出洞。” 元周长老嘿嘿的一笑,道:“不是老夫瞧不起你,就凭?的修为,即便地元法王已经被禁锢,你也杀不了他。要杀地元法王,必须由老夫亲自出手才能办到。不如,你去伪装成海冥法王?” 张若尘问道:“难道你老人家不想知道长老阁中的不死血族潜伏者到底是谁?” 听到这话,元周长老略微有些动容,露出沉凝的神色。 血神教的六位圣长老,已经有数百年的交情,其实,元周长老根本就不相信,另外五位圣长老之中,有不死血族的潜伏者。 可是,事实摆在面前,容不得他不相信。 半晌后,元周长老严肃的道:“好,老夫就伪装成海冥法王,倒要看看,那个人到底是谁?可是,以你的实力,不可能杀得了地元法王,是不是太上长老给了你什么厉害的战器?” “的确是给了我一件厉害的宝物。”张若尘说道。 “好吧!若是,你真能杀死地元法王,绝对是重创了不死血族。而且,凭借这一战绩,你的名声和威望说不一定能够超越九大界子,成为昆仑界最近百年的年轻领军人物之一。” 元周长老显得心事重重,将一块长老令牌留下后,就向潜龙殿外行去。 “你老人家最好小心一些,不死血族肯定布置了杀局。”张若尘提醒了一句。 元周长老已经走出潜龙殿,只有一道冷声传回来,道:“老夫这一生经历了不知多少大风大浪,还需你小子来提醒?” 张若尘微微一笑,打出一道圣气,卷起元周长老的令牌,捏在手中看了看,逐渐收起笑容,脸色变得越来越严肃。 杀地元法王,绝对不是一件小事,无论成不成功,整个血神教都会为之震动。 一旦成功,整个中域九州都要震一震。 当然,地元法王的修为极其高深,即便将血月鬼王请出来,张若尘也没有十成十的把握能够成功。 换成元周长老出手,同样如此。 长老阁中,一位黑衣修士站在元归长老的身前,脸上戴有一个金色的厉鬼面具,道:“刚才有消息传来,灵骷圣者发现了海冥法王留下的痕迹,就在我们布置的杀局附近。” “看来海冥法王已经上钩,这一次,老夫要亲自出手,绝对不能让这个老匹夫再次逃走。” 元归长老对海冥法王充满恨意,迫不及待想要取他的性命,临走的时候,吩咐了一句,道:“你就留在长老阁,一旦发生变故,立即传讯给老夫。” “嗯。” 戴有金色厉鬼面具的修士应了一声,随后,隐入黑暗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长老阁所在的山峰下方,张若尘站在摇曳的竹林中,透过竹叶缝隙,望着上空的漫天星斗,道:“我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息,从长老阁中冲出,正在急速远离。那一条潜伏在长老阁的毒蛇,已经出洞。” 青墨站在张若尘的身后,偏了偏脑袋,道:“有吗?我怎么什么都没有感应到?” “那是因为,你的精神力还不够强大。”张若尘道。 青墨撅起嘴唇,轻哼了一声,显然是有些不服气。 她道:“长老阁中的圣长老,一共有两位,就算给你引走了一位,还有一位镇守在那里,你还是杀不了地元法王。” “危险的那位已经离开,不危险的这位,也就很好对付。” 张若尘盯着青墨那张小巧精致的脸蛋,笑道:“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觉得你应该去将他引开。” 青墨被吓了一跳,道:“你疯了吧?让我去引开一位圣长老,我……我还没有那么强,万一被打死了怎么办?” 青墨吓得脸色发白,不停向后退。 “我不是已经说过,危险的那位圣长老已经离开,剩下的这位并不危险。”张若尘道。 “我不!怎么可能不危险,万一我被他看上了怎么办……不……不,我的意思是说,万一他看出我的真身,很有可能会将我擒住,拿去炼制圣丹。我的几万年修行,岂不是毁于一旦?”青墨都要被吓哭。 张若尘取出元周长老的令牌,塞进青墨的手中,道:“万一你真的被擒住,就把这块令牌取出来,告诉那位圣长老,你是元周长老药园里面跑出来的圣药,足以保住一条性命。” 青墨接过令牌,依旧感觉到腿软,迈不开脚步,多次询问张若尘能不能不去。 最终,张若尘说出了黄烟尘的名字,才逼得她不得不行动。 青墨到达长老阁的千里之外,引动出一道圣气波动。 果然,长老阁中的另一位圣长老,察觉到圣气波动,便飞出山峰,向青墨所在的方位急速赶了过去。 “就是现在。” 张若尘展开身法,冲向长老阁所在的那座山峰。 即便没有元周长老的令牌,以张若尘现在的精神力强度,也能躲过长老阁中所有高手的感知,如同出入无人之境。 “地元法王关押在子君殿,被九龙锁天阵困住,必须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出手,就算无法将他杀死,也要先将他重创。” 张若尘没有将血月鬼王放出来,而是准备亲自出手。 血月鬼王身上的气息太强大,根本不能悄声无息暗杀地元法王。若是,提前惊动地元法王,反而不是一件好事。 张若尘使用强大的精神力包裹全身,收敛身上的气息,犹如鬼魅一般,冲入进子君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