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元周长老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元周长老

“元周长老居然亲自?了潜龙殿,难道是来看我是不是真的受了重伤?” 张若尘的确是对上官仙妍没有好感,可是,做为一位神子,还没有将一位圣长老拒于门外的道理。 以元周长老的修为,张若尘就算装出受伤的样子,也不可能瞒得过他的一双圣眼。 既然瞒不过,那就不瞒。 “倒是可以借此机会,试一试这位元周长老。” 张若尘吩咐侍女去请元周长老和上官仙妍,而他,则是坐在瀑布下方,从空间戒指里面,取出一株万年圣药,摆放在石桌上面。 “哒哒。” 脚步声响起,在侍女的带领下,元周长老走了进来,穿着一袭青衣,白须白发,给人一种鹤发童颜的感觉。 看到顾临风好端端的坐在那里,元周长老倒是显得波澜不惊,笑道:“神子殿下的身体状态似乎很不错,并不像受伤的样子。” 张若尘站起身来,双手抱拳,向元周长老微微躬身行礼,笑道:“为了掩人耳目,请恕临风没有到外面迎接长老。” 元周长老问道:“掩人耳目?为什么要掩人耳目?” 其实,元周长老更想知道,顾临风为何要对外宣告受了重伤?潜龙殿中必定是隐藏了不少秘密,这个顾临风绝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此事关系重大,我们坐下慢慢谈。” 张若尘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上官仙妍就站在元周长老得身后,可是,从始至终,张若尘都没有看过她一眼,也没有让她坐下的意思。 元周长老倒是一点都不客气,坐在了张若尘的对面。 很快,他的目光,落到石桌上的万年圣药上面,嘴里发出一声轻咦:“这是一株生长了至少一万七千年的风引子,极其罕见圣药,神子殿下是如何得到?” 风引子,生长在风中,没有根须,随风而飘,随风生长,极其容易死亡,因此也就相当罕见。 一株风引子,能够成长一万七千年,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张若尘可是得到了青龙王朝的国库,自然是得到了不少圣药,其中就有这株风引子。 “在青龙墟界得到。” 张若尘并没有继续多说,将风引子捧在双手之间,掌心涌出两团火焰。很快,一株风引子,就被淬炼成一滴滴晶莹璀璨的圣药液,装了满满的一壶。 整个院落,药香弥漫。 潜龙殿中的那些侍女,哪怕只是吸了一口圣药的药气,也都得到巨大的收获,其中有一些,更是借此突破了一个境界。 “哗啦啦!” 张若尘端起装有圣药液的玉壶,先给元周长老斟满一杯,又给自己倒满,将杯子举了起来,道:“据说,服用风引子,可以自动参悟出风道规则,并且还能让修士的速度提升一大截。也不知是真是假?” 元周长老盯着杯中的圣药液,嘴角溢出唾沫。 圣药何等珍贵,即便是以元周长老的修为和身份,也都不敢将圣药炼成圣药液来喝。 元周长老的确是种了十数株圣药,可是,全部都当成宝贝一样守着,怎么可能这么糟蹋? “老夫就不客气了!” 元周长老端起杯子,一饮而尽,随后,浑身散发出夺目的圣芒,在身后显化出一对巨大的风翼。 张若尘喝下圣药液,浑身一百三十五个窍穴全部都打开,形成一百三十五个光点,每一个光点皆是凝结成一个小小的漩涡。 “嘭。” 第一百三十六处窍穴打开,并且,快速发生圣化。 张若尘距离肉身成圣,又近了一步,只差八处窍穴。 上官仙妍的双眸一凝,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暗道,原来顾临风已经无限接近肉身成圣,难怪那么强大。 此刻,上官仙妍相当后悔,早知道,昨天在长老会议上面,就不应?耍心机,凭白给自己树了一位大敌。 元周长老炼化了风引子的药力,开始谈正事,道:“老夫此次前来潜龙殿,主要是因为两件事。第一件事,便是希望能够化解神子与仙妍之间的恩怨。” “仙妍这个孩子,毕竟还是太年轻,做错了一些事,希望神子能够饶过她这一次。” 张若尘的神情一凝,道:“元周长老应该很清楚,昨天那样的情况是何等危险。圣女明明知道魏龙星曾经派人杀我,却偏偏装着不知道,差一点就害死了我。” “此事,的确是仙妍做得不对,老夫亲自向神子道歉。另外,老夫还准备了一件礼物,希望神子能够收下。” 元周长老微微示意,随后,上官仙妍将一只两尺长的玄铁盒子呈了过来,向张若尘递过去,柔声道:“神子殿下,此次的确是我做错了事,希望你能够收下礼物,原谅我的错误。” 元周长老和上官仙妍都将姿态放得很低,反倒是让张若尘有些无法适应,猜不出他们到底是要干什么? 张若尘不动声色,向玄铁盒子看了一眼,目光穿透玄铁层,看到盒子中的器皿。 那是一件形态如同匕首一般的千纹圣器,看得出比七杀拳套的品级还要高一些,绝对价值不菲。 张若尘道:“一件千纹圣器而已,十件八件我都拿得出来,不缺你们的这一件。” 元周长老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觉得顾临风的口气太大,当千纹圣器是大白菜吗? 不过,仔细想想,这个小子能够把圣药炼成圣药液随便饮用,也就释然。 估计他的手中,真的掌握有一大笔修炼资源。 其实,张若尘这么做,完全就是想要试探元周长老。 若是,元周长老是不死血族的潜伏者,在察觉到他圣化了一百三十六处窍穴,又拥有大批修炼资源的情况下,肯定会立即出手杀他。 张若尘已经与血月鬼王进行了沟通,她随时都可以出战,倒也不惧元周长老。 元周长老道:“既然如此,神子殿下提一个条件,只要不是太过分,老夫都可以答应下来。” 张若尘问道:“临风很好奇一个问题,以元周长老的身份,还有上官世家的强硬背景,何必要向我这一个没有靠山没有实力的小辈妥协?直接将我杀死,不是更加直截了当?” 元周长老略微一怔,没想到顾临风将话这得这么直白,轻轻摇了摇头,笑道:“就知道瞒不过你这个小子,实话告诉你,长老阁一致做出决定,扶持你做血神教的下一任教主。元星长老相当看好你,觉得你是血神教最后的一线希望。” “既然,你必定是要成为血神教的下一任教主,老夫自然要尽力化解你和仙妍的恩怨。毕竟,你成为教主之日,就是仙妍嫁给你的时候。上官世家与血神教新任教主联姻,总要好过两家相互敌对。” 张若尘倒是没有料到,元周长老竟然是这样的想法。 神子成为新任教主,的确是要迎娶圣女为道侣,一起管理血神教。 迎娶上官仙妍?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张若尘道:“其实,我也不希望与元周长老和上官世家为敌,能够化解两家的矛盾,自然是最好不过。” 元周长老略微一喜,道:“神子接受了仙妍的道歉?”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元周长老都已经亲自出面为她说情,我怎么都得给你老人家一个面子。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 张若尘将上官仙妍手中的玄铁盒子接了过去,盯着她的双眸,道:“我要你在潜龙殿,给我端茶倒水,做一个下等侍女。你可愿意?” 上官仙妍的眸中露出一道冷意,觉得顾临风完全就是在羞辱她。 堂堂一座古教的圣女,一个中古世家的天之骄女,受到无数修士的敬仰和倾慕,怎么可能给他做下等侍女?瓵/p> “犯了错,的确应该受到惩罚,就这么决定了!” 没有询问上官仙妍同不同意,元周长老先一步答应了下来。 张若尘道:“既然如此,还不立即将桌上的酒具收下去,清洗干净。” 上官仙妍的心中有一千个不甘心,最终,还是忍下了这口气,没敢违逆张若尘和元周长老的意志,轻轻点了点头,柔声道:“是。” 只要能够熬到顾临风接任教主之位,那么,她立即就能称为教主夫人,谁还敢将她当成一个下等侍女? 就算现在受一些委屈,也都完全值得。 其实,上官仙妍的容貌绝对是红颜祸水的级别,优雅而又妩媚,肌肤晶莹得犹如仙玉一般,若是能够听话一些,张若尘倒是可以饶她一命,收来做一个侍女,至少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 张若尘道:“元周长老,你来潜龙殿的第二件事,又是什么?” “第二件事,便是老夫打算长住潜龙殿,直到神子修炼到圣境。” “也是长老阁的决定?” “没错。” 很显然,元周长老长住潜龙殿,完全就是要保护他的安全,以免他再次遭到刺杀。 张若尘的手指轻轻敲击石桌,经过仔细思考,最终,还是决定将自己知道的一些关于不死血族的事讲出来。 其实,元周长老长住潜龙殿,迟早都会知道那些秘密。 张若尘道:“我也给你老人家讲一件正事吧!” 元周长老心中一动,问道:“与你先前提到的掩人耳目有关?” 张若尘点了点头,取出一份名单,扔在石桌上面:“上面记录的血神教成员,十之八九都是不死血族的潜伏者。元周长老有没有兴趣看一看?” 元周长老略微有些诧异,翻开名单一看,下一刻,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名单上,仅仅只是圣者的数量,居然就达到十四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