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真身驾临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真身驾临

“果然有后手,居然唤来了一只鬼王。” 血神教教主自知凭借一具圣魂分身,不可能战胜血月鬼王,于是,踩出一种身法,向远处逃遁。 “哪里走?” 张若尘取出沉渊古剑,施展出剑五,凝结成千上万道剑气,拦住了血神教教主的去路。 “就凭你也敢拦截本教主?”?血神教教主对力量的运用,已经达到相当精妙的地步,伸指一弹,击在沉渊古剑的剑身上面,使用出四两拨千斤的巧劲,破掉了张若尘的剑五。 张若尘只感觉剑身上有一股排山蹈海的力量涌过来,似乎要将他的手骨震断。 “好厉害。” 张若尘连忙向侧面踩了五步,才将血神教教主的一指之力化解。 张若尘的右臂十分酸麻,虎口裂开,有鲜血顺着指尖滑落。 血神教教主这种级别的强者实在太可怕,对武技和力量的运用,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不知天高地厚,若是在地面,本教主的圣魂分身只需要伸出一根手指,就能将你杀死。” 血神教教主再次攻了过去,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将张若尘镇杀,取走滔天剑。 “血影散手。” 血神教教主的双手散发出血芒,呈现出三十六道手影,每一根手指都像是被拉长,分别击向张若尘的三十六个方位,封住他的所有退路。 随着手影打出去,响起一连串爆响声。 必须速战速决,血神教教主动用出一种高深的武技,想要只用一招,就将张若尘拿下。 张若尘将体内的圣气完全调动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出剑,卷起一百零八道剑影,与血神教教主打出的手影碰撞在一起。 “嘭嘭。”?三十六道手影全部都是真实的手,与沉渊古剑相击,冒出一片又一片火花。 “不愧是时空传人,果然很厉害。” 血神教教主快速变招,化掌为指h右手食指化为一连串火光,击向张若尘的心口。 他的变招速度快如闪电,让人防不胜防。 张若尘倒吸了一口凉气,变招速度根本跟不上血神教教主,只得横剑一挡,施展出防御的招式。 “轰隆。” 那根带有火光的手指,击在剑身上方,打得沉渊古剑向内弯曲,形成“弓”形。 下一刻,张若尘犹如一发炮弹一样,倒飞出去,撞在坚硬的石壁上面,将石壁都撞得垮塌了一大片。 张若尘的双臂全是鲜血,心脏的位置传来一股剧痛,紧接着,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刚才,沉渊古剑的剑体,的确是挡住了血神教教主的手指。 但是却有一道指劲,穿透剑体,击在张若尘的心口,将他打成内伤。 “我们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结果早就已经注定。若是你早些交出滔天剑,又怎么会受皮肉之苦?” 血神教教主轻轻摇头,犹如一只黑色大鸟,腾飞而起,五指弯曲,捏成爪形,向下方的张若尘击了过去。 “界子印。” 黄烟尘娇喝一声,手臂一甩,将界子印打了出去,击向飞在半空的血神教教主。 在无尽深渊,她的修为遭受压制,无法调动出大量圣气,也就没能激发出界子印的真正力量。 血神教教主看都没有看黄烟尘一眼,反手一掌拍了出去,打得界子印倒飞回去,击在黄烟尘的胸口。 最后时刻,黄烟尘将双臂护在胸前,挡住了界子印。 “啪。” 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 黄烟尘抛飞了出去,摔倒在地上,两只手臂的手骨断裂,血肉模糊,无法再抬起来。 血神教教主的圣魂分身实力太过强大,想要挡住他的一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给我去死。” 血神教教主身上的黑袍,完全飞扬了起来每一片衣襟都像是刀刃一样,在空气中划过,发出呼啸之声。 眼看血神教教主的爪印,就要落在张若尘的头顶。 蓦地,血神教教主的速度,却变得越来越慢。 不。 不是血神教教主出手速度变慢,而是他与张若尘周围的时间流速变得越来越慢。 眼前这一幕相当诡异,血神教教主的爪印,距离张若尘的头顶,只有一尺的距离,只要落下,就能抓穿张若尘的头骨。 然而,张若尘却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下一个瞬间,张若尘一剑挥斩了出去。 “哗----” 张若尘出剑的速度,快得使用肉眼根本无法分辨,等到收剑的时候,血神教教主的圣魂分身已经断成两截。 “给我灭。”?张若尘依旧不放心,担心血神教教主的圣魂分身能够重新凝聚,于是,又打出两掌,将两截圣魂分身打成两团血雾。 “幸好刚才悟出时间剑法的第三重境界,十二时辰剑法,要不然,今天肯定是凶多吉少。” 被逼到生死极限,张若尘对时间剑法又有新的感悟,终于踏入进第三重境界的门槛。 此刻,他的脑海中,有十二道人影排成一个圆圈,在舞剑,他们剑招各不相同,分别代表一天的十二个时辰。 如若不是,还有更加重要的事要做,张若尘真想立即进入图卷世界参悟剑法。 一股剧烈的疼痛,从心脏中传来,痛得张若尘浑身痉挛了一下。 张若尘捂着胸口,咳嗽了两声,再次咳出鲜血,随后,运转功法,强行压制住伤势。 张若尘向黄烟尘冲了过去,检查她的伤势。 黄烟尘不仅双臂的骨头断裂,五脏六腑也有不同程度的损伤,让张若尘感觉到心疼。 黄烟尘是因为救他,才会受这么重的伤。 “你伤得很重,先进图卷世界疗伤。” 张若尘搂住黄烟尘的颈部和腰部,将她从地上抱起来,送入进了图卷世界。 等到张若尘再次从图卷世界走出来的时候,血月鬼王已经将翼龙血兽劈杀,并且抽走翼龙血兽的兽魂,炼制出一枚魂丹。 难怪血月鬼王那么积极,果然是为了魂丹。 血月鬼王将魂丹收了起来,盯着地上的庞大龙尸,道:“这一只翼龙相当诡异,肉身力量和肉身防御都远远超过一般的翼龙。” 张若尘将翼龙血兽体内的圣源挖了出来,收入进空间戒指,道:“我灭了血神教教主的圣魂分身,他的真身肯定有所感应,很有可能已经向无尽深渊赶来。” 血月鬼王淡淡的道:“以我现在的境界,还不是血神教教主的对手,我劝你还是赶快逃命。” 随后,血月鬼王进入图卷世界,不打算再出手。 …… ………… 张若尘还是太低估圣魂分身和真身两者之间的感应,其实,圣魂分身看到和听到的一切,真身都能在第一时间感知到。 就在张若尘将血月鬼王请出来的时候,血神教教主的真身,已经被惊动。 他缓缓睁开了双眼,望向无尽深渊的方向,自言自语的道:“时空传人张若尘,还有一只鬼王,他们居然通过一座空间传送阵,到达了无尽深渊。绝对不能让他们发现无尽深渊的秘密,必须抹杀。” “哗!” 血神教教主化为一缕血光,冲天而起,飞入绝古雪山,向无尽深渊赶去。 无尽深渊的第一梯度。 张若尘取出光属性的灵晶,握在手中,照亮了四周,向空间传送阵所在的位置望过去,想要通过空间传送阵逃走。 却发现,先前他和血神教教主圣魂分身交手的时候,小黑已经将空间传送阵挖了出来,收入进它的空间手镯。 “你在干什么?”张若尘问道。 小黑紧紧的捂住空间手镯,生怕张若尘抢走,说道:“通过这座空间传送阵,可以前往鬼门关,绝对不能损坏,先保存在本皇这里。” “赶快取出来,我们现在要通过空间传送阵逃命。” 张若尘呵斥了一声,心中很着急,因为,血神教教主随时都会赶到。 小黑嗤笑了一声:“想要从本皇的手中将空间传送阵骗走?本皇何等聪明,岂会上你的当?” 就在这时,张若尘感受到一股慑人的圣威,从上方压下来,使得空气和地面都在颤动。 “遭了……”?张若尘的脸色变得相当难看,抬头望去,只见,漆黑的天空,一团暗红色的云雾,快速向下飞来,很快就到达他和小黑的头顶上方。 血雾在缓缓旋转,发出轰隆隆的雷鸣声。 不用猜也知道,必定是血神教教主的真身驾临。他来得太快,即便小黑没有耽搁时间,恐怕张若尘也没办法逃走。 小黑抬头看着上方,也被惊住,倒吸了一口气,道:“张若尘,你……你应该早点……提醒本皇,说不定我们已经逃走。” 张若尘翻了一个白眼,这推卸责任,也推卸得太快。 “张若尘,那尊鬼王呢?” 血云中,响起一个沉混的声音。 血神教教主散发出来的圣威相当强大,震慑得张若尘根本无法保持站立,只能半跪在地上,使用双手撑着地面,才没有趴下。 两人的修为,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犹如是一尊神灵在俯看凡人。 就在张若尘都以为,今日难逃一劫的时候,身上的压力却突然一松。 怎么回事??张若尘抬起头来,向前望去。 一位灰衣老者,从黑暗中,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来到张若尘的身旁。 灰衣老者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劲,形成一个光罩,护住了张若尘和小黑,抵挡住血神教教主的圣威。 “是他。” 张若尘将那位灰衣老者认了出来,正是血神教的太上长老,坐镇在乾元山的山顶,看守《血神图》。 张若尘参悟《血神图》的时候,与他见过一面。 他怎么也来到了无尽深渊? 灰衣老者面带笑意,对着张若尘轻轻点了点头。 张若尘的心中微微一惊,有些怀疑,灰衣老者是不是已经将他认了出来?或者说,当初张若尘在乾元山参悟《血神图》的时候,压根就没能瞒过他。 灰衣老者望向上方的血云,精气神变得凌厉了起来,显得锋芒毕露,扬声道:“临渊,你还要继续错下去吗?” …… (小鱼再次求推荐票。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