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一教之主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一教之主

“血神教派遣幽字天宫镇守无尽深渊,不就是为了镇压血兽,以免它们逃出绝古雪山,闯入进血神教的领地。为什么血神教教主却站在一头血兽背上,竟然能够驾驭血兽?” 张若尘即感觉到困惑,也有一些怀疑。 一直以来,张若尘就十分好奇,无尽深渊的血兽,到底是从什么地方跑出来? 按照幽字天宫中诸位旗王的说法:当年,血后和明帝一战,最终血后败亡。血后的鲜血,洒在无尽深渊的第一梯度,一些蛮兽吸收了那股强横的血气,所以,才变成嗜血的凶兽。 此刻,张若尘却又有些怀疑,此事很有可能与血神教教主有关。 到底是怎么回事? 血神教教主穿着宽大的黑袍,站在翼龙血兽的背上。即便无尽深渊的天地规则,压制了他的修为,血神教教主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依旧给人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眼前这人,可是整个昆仑界,最顶尖的霸主之一。谁能不敬畏? “嗷!”? 翼龙血兽扬起脖颈,再次发出一声长啸。 啸声震得空气爆响,使得张若尘和黄烟尘头痛欲裂,耳膜都像是要裂开一样。 血神教教主的目光,盯向地面上的传送阵,眼中闪过一道异色,似乎也没有料到,第一梯度居然藏有一座阵法。 “空间传送阵吗?” 血神教教主虽然没有研究过时间和空间,但,毕竟是一教之主,自身的阅历和掌握的知识,不是常人可以比拟,因此,将空间传送阵认了出来。 他大致猜测到是怎么回事,向张若尘和黄烟尘望过去,眼中多了几分锐利的光芒,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是从什么地方传送过来?” 只是平平淡淡的两句话,却给张如尘和黄烟尘造成巨大的压迫力,犹如是有一座大山压在他们的身上,不仅让他们无法呼吸,同时,也在威慑他们的意志和圣魂。 换做别的半圣,恐怕早就已经崩溃。 面对血神教教主这样的人物,没有人能够不惧,只不过,张若尘将心中的畏惧压制下去,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不要慌乱。 他的思维在急速运转,苦思对策,思考脱身的办法。 血神教教主的修为,就算没有达到圣王境界,在圣者境界也是最顶尖的存在。 即便请出血月鬼王,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反而会暴露乾坤神木图,让自己死得更快。 现在,想要脱身,只能靠自己。 张若尘缓缓站起身来,与血神教教主对视,道:“你又是什么人?” 血神教教主略微有些诧异,区区一位九阶半圣,居然能够在他的威压之下站起身来。 不过,一位九阶半圣就算再强,在他的面前,也如蝼蚁一般,只需一根手指就能按死。 血神教教主之所以还没有杀死张若尘,只不过是因为心中还有一些疑惑,需要张若尘替他解答。 “你没有资格向我提问,老实回答我的问题,或许,我会给你一个痛快一些的死法。”血神教教主淡淡的说道。 张若尘道:“若是,我不告诉你呢?” 血神教教主轻笑一声,似在笑张若尘太幼稚,道:“既然你不说,那么我就只能强行夺取你的记忆。” 血神教教主不再多言,黑色长袖中,一只白净的手掌探了出来,向前一伸。 “哗----” 一个血气漩涡,在掌心凝结出来,形成急速旋转的劲气,向张若尘缠绕过去。 不对。 血神教教主的力量,并没有张若尘想象中那么强大。 到底是什么情况? 张若尘没有时间多想,全身力量调动了起来,汇聚向双臂。 全身一百三十二处窍穴同时浮现出来,双臂响起龙吟象吼的声音,散发出夺目的光芒,双掌向前一推?与血气漩涡碰撞在一起。 “轰隆。” 张若尘向后倒滑十数丈的距离,在地面踩出三个深深的脚印,总算稳住了脚步。 竟然将血神教教主的攻击抵挡住,没有受伤,张若尘感觉到意外。 血神教教主也有一些诧异,道:“倒是一个厉害的小辈,居然将肉身修炼到如此地步,已经有机会肉身成圣。” 既然能够挡住血神教教主的攻击,张若尘自然也就多了几分底气,道:“你现在的身体,应该不是真身,只是一道圣魂分身。” 哪怕只是血神教教主的一道圣魂分身,也不是张若尘可以抗衡。 只不过,无尽深渊的天地规则和昆仑界有些不一样,能够将修士的修为,压制到数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 在这里,只要修士的肉身力量足够强大,就能战胜修为境界比自己高很多的对手。 因此,血神教教主的一道圣魂分身,不可能镇压得住张若尘。 “眼力不错,居然能够看出我是一具圣魂分身。”血神教教主笑道。 “我不仅看出你是一具圣魂分身,而且,还推算出你本尊的修为,已经达到圣王境界,绝对是昆仑界的一位盖世雄主。”张若尘道。 “你莫非已经认出我是谁?” 血神教教主的身上,有一股浓烈的杀意涌出来。 张若尘道:“前辈何必那么紧张,其实,我们还是可以谈一谈。你的心中有疑问,我的心中也有疑问,为何不能友善一些,向对方解答心中的疑问?” “就凭你,也有资格向我提问?” 血神教教主感觉到好笑,堂堂一座古教的教主,即便是圣者在他面前也要战战兢兢,今天却镇不住一位半圣。 “小辈,你太高估了自己,即便我只是一具圣魂分身,拿下你,也是轻轻松松的事,甚至都不用亲自出手。” 血神教教主不想继续与张若尘废话,对着身下的翼龙血兽说道:“拿下他,记得留下活口。” 翼龙血兽的一双血红色眼球,散发出嗜血、冰冷、残忍的光芒,伸出一只二十多米长的锋利爪子,向张若尘抓了过去。 它的身上血腥气很重,显然是已经吞食了很多生灵。 翼龙,属于七阶中等蛮兽,拥有堪比上境圣者的战力。 如今它化为血兽,吞食了大量血气,战力更进一步。 再加上,它的肉身强大,在无尽深渊占据很大的优势,即便是上境圣者,恐怕也挡不住它的一击。 张若尘的脸色巨变,施展出空间挪移,躲过翼龙血兽的这一击,贴着一面石壁,站在数十丈高的位置,全神贯注的戒备。 “空间力量……” 血神教教主察觉到空间发生细微的波动,轻咦了一声,道:“你就是那位时空传人吗?本教主已经找你很久,没想到,你居然主动送上门来。哏哏。” 血神教教主认定能够将张若尘永远留下,因此,也就不再隐瞒身份,自称是“本教主”。 张若尘知道血神教教主已经松懈,于是,想要趁此机会,从他的嘴里套问出一些秘密。 张若尘装着不知道他的身份,显得颇为疑惑,道:“教主?你是哪一教的教主?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血神教教主颇为谨慎,没有回答张若尘,道:“问那么多干什么?既然你是张若尘,那么滔天剑应该是掌握在你的手中,交出来吧!” 血神教教主常年身居高位,即便是圣者见到他也要恭恭敬敬行礼,虽然做事十分老辣,却根本不会将一位半圣放在眼里,无形之中,暴露了他的动机。 “竟然是为了滔天剑,有点意思。”张若尘暗道。 众所周知,张若尘得到了很多宝物,其中,包括圣源灵液、世界之灵、界子印、佛帝舍利。它们的价值,还在滔天剑之上。 ?为何血神教教主首先索要的东西却是滔天剑? 只有一种解释,在血神教教主的眼中,滔天剑的价值比别的东西都要重要。 张若尘道:“你是不死血族?” 血神教教主意识到说漏了嘴,不再与张若尘废话,再次向翼龙血兽下出一道命令。 张若尘自知不是翼龙血兽的对手,取出乾坤神木图,将血月鬼王请了出来。 血月鬼王没有雨张若尘讲条件,现身之后,果断向翼龙血兽出手。 一只纤柔的玉手,凝结成一只大手印,印在翼龙血兽的腹部,打得翼龙血兽那庞大的身躯连连向后倒退,差一点倒在地上。 翼龙血兽长啸一声,离地飞了起来,挥动巨大的双翼,向血月鬼王斩了过去。 “区区一只翼龙,竟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挡住我的一击,还能发动反攻。” 血月鬼王感觉到不可思议,双眸中闪过一道精芒,眉心的血月印记,散发出绯红的光芒,飞出一道光柱。 “噗嗤。” 血红色的光柱,击穿翼龙血兽的左翼,留下一个血窟窿。 紧接着,血月鬼王化为一道鬼影,飞到翼龙血兽的头顶上方,晶莹雪白的手掌向下一按,冰寒刺骨的气浪,从掌心涌了出去。 “啪!” 翼龙血兽的头颅,响起一声碎响,头盖骨破碎而开,裂开一道十多米长的血纹,从头顶一直延伸到双眼。 翼龙血兽惨嚎了一声,身躯猛烈摇晃,同时,使用尾巴抽打头顶的血月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