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帝杀魔剑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帝杀魔剑

音波中,响起唰唰的?音,竟是凝结出上千柄白色剑影,化为一条剑河,急速旋转,与青色光柱碰撞在一起。 两股力量相互抵消,形成势均力敌的景象。 方寸圣杖是一件了不起的精神力圣器,岁寒手中的古琴也是儒道的一件至宝。 在器皿上面,没有人占据优势,他们主要还是在比拼精神力强度,与各自对精神力的运用。 “印皓月,镇九霄。” 岁寒的十指在琴弦上面快速飞舞,旋即,一股阴柔的力量涌了出来,犹如是有千根丝,万根缕,交织在音波和剑气之间。 与此同时,凌厉的寒风,从龙顶山的山脚下蔓延出去,发出呜呜的声音。 寒风吹过,将大地表面的泥层掀起来,使得石块、树木、花草全部都化为齑粉。 所谓《落雁秋风》,蕴含无尽杀机。 “给我起。” 净天太子向前跨出一步,金靴将地面踩得微微沉陷,精神力从足底涌出去,进入地底。 地面开始摇晃,坚硬的岩石向上冒起,犹如雨后春笋一般,很快凭空诞生出一座数百米高的石山。 净天太子将方寸圣杖挥了出去,掀起一片青色光华,将石山笼罩,下一刻,巨大的石山飞了出去,撞击向岁寒。 “啪啪。” 音波和剑气将山丘撞击得不断破碎,出现十数道裂痕,最后,轰的一声,彻底爆碎。 净天太子从山丘的后方飞出,施展出一招十级攻击类法术,手中的方寸圣杖,化为一根擎天之柱,向下一劈。 岁寒的神情一肃,伸手在琴弦上面一抓,将七根琴弦扯了下来,向净天太子打了过去。 “唰唰。” 七根琴弦散发出银色的光华,犹如七柄千丈长的丝剑,将擎天之柱缠绕了起来。 七根琴弦的另一头,依旧连接在古琴上面。 岁寒将古琴转动了一下,双手一推,嘭的一声,将古琴打入进龙顶山的山体,琴身沉入进崖壁里面。 紧接着,他伸出双手,使用浩然正气凝聚出两只巨大的手,继续在琴弦上面弹奏。 岁寒和净天太子交手的时候,山顶的张若尘也准备出手。 如今的局势,看似人族略占上风,实际上,都是界子级别的人物出手,才营造出这样的局面。 其实,在《半圣榜》和《半圣外榜》上面,蛮兽各族和不死血族的强者数量远远超过人族,真要爆发种族大战,人族必定会死伤无数。 必须要再斩一两位一线强者,才能将那些六阶蛮兽和不死血族的半圣彻底镇住。 张若尘将沉渊古剑取出来,在一瞬间,进入人剑合一的境界。 受到张若尘的剑道气息的影响,龙顶山中,剑道规则变得越来越浓密,成千上万道剑气自动显现出来。 “战。” 魔天太子吼了一声,提起黑色巨剑,大步向前。 在他的体内,不仅有八条血灵脉,更有一百四十个光点浮现出来,身体里面犹如是装着一片璀璨的星空。 圣化一百四十窍,无限接近于肉身成圣。 魔天太子手中的黑色巨剑也不是凡品,名叫帝杀魔剑,为魔天部族的一件古圣器。 魔天部族的传奇人物,血魔,在没有修炼到圣王境界之前,就是使用它作为佩剑。 帝杀魔剑,在血魔的手中,曾经对抗过血后,斩杀过无数人族圣者,是一件戾气极重的魔刃。 如今的魔天太子,并不比年轻时候的血魔弱小,由他掌控帝杀魔剑,又能爆发出何等强大的威力? 没有任何华丽的招式,帝杀魔剑和沉渊古剑碰撞在一起,不仅是剑与剑的碰撞,也是两人力量的角逐。 “轰隆。” 一击交锋,两人同时后退。 龙顶山中,有一股神秘力量,在守护这一片山岭,却还是承受不?张若尘和魔天太子的力量对撞。 在他们两人之间的区域,山体裂开,形成一道数丈宽的缝隙,就连食圣花的根须也被剑气斩断了数根。 魔天太子的力量,不弱于张若尘。 但是,在剑道上面的造诣,他却与张若尘有不小的差距。 “再战。”魔天太子大吼一声。 张若尘的体内一百零八处窍穴全部都亮了起来,散发出夺目的圣光,双臂涌出青龙和青象的虚影。 “轰隆。”?第二次交锋,张若尘施展出一种圣术级别的剑法,从帝杀魔剑的边缘划过,劈在魔天太子的胸口,与一面护心镜碰撞在一起,火花飞溅出去。 即便,护心镜将沉渊古剑挡住,魔天太子却还是遭受到一股巨力的冲击,向后倒退,心脏都像是要碎裂了一般。 终于占据上风,张若尘自然是要乘胜追击,以最快的速度,激发出千纹毁灭劲,施展出真一雷火剑法中的一招剑招。 “哗!”?剑光中,有着雷电和火焰交织在一起,沉渊古剑爆发出蕴含十重山岳一般强大的力量,向下一斩。 魔天太子的脸色微微一变,此刻想要激发出千纹毁灭劲,抵挡张若尘的剑招,显然是已经来不及,只能横剑向上抵挡。?“轰隆。” 强大的毁灭劲气,将魔天太子打得沉入地底。 同时,千纹毁灭劲的余波,落在龙顶山,使得山体垮塌了一大片。 张若尘看着垮塌的山体,还有山下那些因为一线强者大战而破碎的大地,露出凝重的神情。 龙顶山周围的空间结构相当稳固,接近昆仑界的空间结构,不可能如此轻易就被打碎。 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青龙墟界已经进一步枯竭,空间结构变得更加脆弱,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彻底毁灭。 世界之灵就要出世了吗? 龙顶山四周的大战实在太猛烈,山峰不知垮塌了多少座,地面上也不知出现了多少道地裂,还有一些地方涌出赤红色的岩浆。 这一片天地,似乎都要坍塌。 “食圣花,带着众人,立即离开这里,” 张若尘使用精神力,传音给食圣花。 食圣花也察觉到青龙墟界正在快速枯竭,大地的结构变得越来越不稳定,继续爆发一线强者级别的大战,多半会出现不可预测的凶险。 因此,听到张若尘的传音,食圣花的一条条银色根须从山体中抽离出来,卷起慕容月、孙大地、大司空、二司空、白黎公主等人,将根须当成数十条长足,急速冲出龙顶山所在的山林。 张若尘没有冲进地底去追杀魔天太子,也没有逃离龙顶山,而是,向焰心公主走了过去。 “张若尘,若是你敢杀我,我皇兄赶来,必定将你碎尸万段。” 先前,焰心公主被食圣花的根须拦截下来,没能逃走,依旧还在龙顶山中。 她那婀娜的娇躯,出现了很多伤口,雪白的肌肤被鲜血染红,狼狈不堪,根本看不出曾经的诱人风情。 若不是黄天皇女将食圣花的绝大部分力量牵制住,焰心公主恐怕早就被杀死,变成了食圣花的养分。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张若尘挥剑就是一斩。 即便没有动用千纹毁灭劲,张若尘的这一剑,也是石破天惊,不是焰心公主抵挡得住。 “住手。” 黄天皇女的冷喝声,化为九道窈窕的幻影,向张若尘和焰心公主所在的方位急速赶去。 “噗嗤。” 沉渊古剑从焰心公主的颈部斜斩下去,将她的身体劈成了两截,大量鲜血流淌出来。 这一剑,张若尘不仅斩断焰心公主的肉身,也灭了她的圣魂。 黄铜皇女最终还是迟了一步,没能将焰心公主救下来。 “竟然……真的将焰心公主斩杀?” 很多人族修士都倒吸一口寒气,面面相觑,对张若尘的映像又加深了一分。 焰心公祖可是《半圣外榜》第一齐天太子齐生的亲妹妹,张若尘却毫不犹豫就将她斩杀,绝对称得上是胆大包天。 从此之后,他与齐生,甚至于齐天部族,也都成为了死敌。 有人说道:“张若尘将青天部族的强者几乎杀得干干净净,就连青天太子都被活生生打死,消息传回昆仑界,也不知青天血帝会怒到何等程度?” “张若尘是滔天剑的持剑人,为镇狱古族的守护者之一,与青天部族本来就有血海深仇。这一次,应该是在报仇。” “一连杀死两位绝色美人,张若尘真是一点都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血神教的圣女上官仙妍轻轻咬着红唇,暗暗告诫自己,今后,千万不要去招惹张若尘。 即便,你再怎么美貌,身材再如何完美,一旦惹怒张若尘,也只会是死路一条,根本不会有活路。 与雪无夜比起来,张若尘完全就是冷血动物,让人感觉到不寒而栗。 此刻,黄天皇女也感觉到心中发寒,焰心公主就死在她的面前,滚烫的鲜血,溅在了她的脖颈和脸颊,留下一个个鲜艳的红点,犹如花瓣一样。 在张若尘杀死青天太子的时候,黄天皇女就知道张若尘相当强大,不是她可以抗衡。 但是,却没有具体的概念,根本不知道张若尘到底强到什么程度? 真正来到张若尘的身旁,黄天皇女才意识到自己和张若尘的巨大差距。 仅仅只是张若尘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就给她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使得她无法呼吸,全身血液都像是凝固,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 此刻的张若尘,犹如是一座巍峨的太古神山一样,脚踩深渊,头顶日月,压迫得黄天皇女只有连连后退,才能化解张若尘施加在她身上的强大压迫力。 “快退。” 魔天太子化为一道黑色的光柱,嘭的一声,从地底冲出来,落到黄天皇女的身旁。 他的嘴角,挂着一根血丝。 很显然,张若尘先前那一剑,已经将他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