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尸皇之血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尸皇之血

阴玄纪暗暗一凛,不得不重新评估张若尘的实力。 若是单打独斗,他很可能会败。 “不得不承认,你的实力的确很强,有狂傲的本钱。但是,你以为只凭一人之力,就能横扫一切?” 阴玄纪的双瞳散发着青芒,取出一只铃铛,捏在指间,轻轻的一摇。 “叮叮。” 破风声,接连不断响起。 顷刻间,足有六只战尸王,从城主府中飞出,站在阴玄纪的六个方位。 战尸王的实力,堪比兽王。 六只战尸王汇聚在一起,顿时,散发出惊人的阴煞之气,在阴玄纪的脚下,凝聚出一圈圈墨黑色的尸雾。 除此之外,其余的赶尸古族修士,也都各自操控战尸,向张若尘围了过去。 整个古城中,除去六只战尸王,还有十数只堪比一劫准圣的银甲战尸。 半圣级的玄甲战尸,更是多达近千只。 要知道,赶尸古族和养鬼古族的底蕴相当深厚,传承比太极道、佛道、儒道还要久远,可以追溯到太古巫道时期。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赶尸古族和养鬼古族的传承,其实就是太古巫道的两个分支。 辉煌鼎盛的太古巫道都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两大古族却传承至今。 在赶尸古族和养鬼古族最为辉煌鼎盛的时期,足以和不死血族相提并论。 从表面上看来,两大古族已经不复当年那么强大,但是,却很少有人知晓他们到底隐藏了多少实力,总之,称得上是深不可测。 “区区六只战尸王,就想挡住一位一线强者?” 张若尘露出一道笑意,掌心的位置涌出一缕缕圣气,注入进界子印,使得界子印又散发出一圈圈淡淡的光芒。 “无须张若尘出手,贫僧就能将它们打得尘归尘土归土。” 大司空嘿嘿的一笑,将手中金色禅杖,猛然砸在地面,顿时火星四射。 轰然一声,整个古城都在晃动,以宽阔的街道为中轴线,裂开一道数丈宽的缝隙,将城池一分为二。 两大古族的修士,全部都惊住,传出一大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又是一个盖世凶人。” 他们的目光落在大司空的身上,全部都相当忌惮。 远处,传来浩渺的佛音,有一位僧人正在诵经。 一道道目光,向佛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另一位僧人盘坐在虚空,身上佛光四射,正在念《地藏经》,超度城中的亡灵。 原本,笼罩古城的鬼云,渐渐被净化,重新显露出蓝天白云。 那位僧人,自然就是二司空。 梵音悠悠,传遍古城。 诵经的声音,显化为一个个金字佛文,飞在天地之间。 养鬼古族饲养的亡灵鬼煞,全部都在哀嚎。中一些修为较弱的亡灵,遭到佛文的撞击,直接化为一团黑雾,消散于无形。 封银蝉的脸色,变得相当凝重,道:“《地藏经》可以超度亡灵,专门克制养鬼古族。二司空对《地藏经》的研究,已经达到极其高深的地步,我必须要带领养鬼古族的修士立即退走,不然将会损失惨重。” 阴玄纪也感到相当棘手,若是张若尘一人,应对起来倒是不难。 可是,与张若尘一起前来的修士,个个都是绝顶强者,一旦开战,赶尸古族和养鬼古族就算能够取胜,也会死伤无数。 难道就这么灰溜溜的逃走? 阴玄纪相当不甘心,但是,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对封银蝉说道:“你带领养鬼古族的修士先走,我带领赶尸古族的修士断后。若是我能趁乱将二司空斩杀,局势或许会发生逆转。到时候,你再从城外返回,里应外合将张若尘的势力一网打尽。” 封银蝉没有任何犹豫,带领养鬼古族的士,化为一片墨黑色的鬼云,向孙大地所在的方位突围。 因为,她看出,孙大地所在的这个方向,最为薄弱,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古城。 “还没有留下天材地宝,就想离开?” 孙大地的身上涌出熊熊烈焰,抵挡鬼雾的冲击。 同时,他将铁棍猛然挥击出去,将十多位养鬼古族的修士打得倒飞出去,掉在地上,变成了肉泥。 就在养鬼古族突围的时候,赶尸古族的修士,纷纷打出攻击手段,主要攻向张若尘和二司空。 其中一些战尸,结成大型尸阵,将大司空、黄烟尘、小黑、赵世奇卷入进阵法,发起狂攻猛击。 近千只半圣级战尸,同时发起攻击,形成极其震撼的场面,顷刻间,就将一片城域打得沉陷了下去。 “张若尘,你的死期到了!” 阴玄纪将铃铛向上一抛,使得它悬浮在半空,轻轻摇晃。 六只战尸王听到铃铛声,各自抓起一根黑色的长矛,向张若尘攻击过去。 它们的身上,散发出璀璨的金光,尸身犹如是用黄金浇铸而成,力大无穷,随意一矛,就能打碎山岳。 战尸王,是用圣者的尸体炼制而成,只要加入进一些神秘金属,吸收尸气,就能不断进化,有机会成长为圣尸王。 张若尘将界子印打了出去,引动出帝皇之气,撞击在两只战尸王的尸身上面。 然而,两只战尸王的尸身相当坚硬,竟然没有解体,被界子印击中的部位,仅仅只是向内凹陷了一些。 很快,它们又从废墟中爬出,发出嘶吼声,抓起冰寒的长矛,再次向张若尘攻击过去。 “它们的肉身强度,比一些下境圣者的圣躯还要坚硬。”张若尘暗道。 战尸王的攻击力,或许与兽王只是伯仲之间,但是,防御力却相当可怕,很难将它们彻底抹杀。 阴玄纪沉笑一声:“张若尘,本公子先去斩了二司空,再来杀你。你以为你是来抢夺天材地宝,实际上,你不过只是来送死。” “是吗?” 张若尘将沉渊古剑拔出,一剑挥斩出去,拖出一道月牙形的剑气,斩在一只战尸王的腰部。 刺啦一声。 战尸王的尸身,直接断成两截。 即便断成两截,战尸王却还想发起攻击。 张若尘再次出剑,剑气如网一般飞出,将战尸王的尸身劈碎成了数百份。 看到这一幕,阴玄纪大惊失色:“怎么可能?战尸王的尸身是用圣者的尸体炼制而成,又加入有深海金母,何等坚硬,怎么可能如此轻松就被斩断?” 张若尘没有说话,再次出剑,施展出一招圣术级别的剑法,将另一只战尸王劈成两半,尸身向左右两个方向飞了出去。 实在太可怕,刹那间,已经有两只战尸王被损毁。 这样的损失,让阴玄纪差点吐血。 他最终还是没有去对付二司空,而是,将青眼碧血珠托举起来,悬浮在两只手掌的上方。 以现在这样的情况,只能先斩张若尘。 “尸皇之血。”阴玄纪轻念一声。 青眼碧血珠散发出明亮的青芒,将整个古城都映照成青色。 一滴青色的血液,从青眼碧血珠中流淌出来,滴在阴玄纪的眉心,浸入裹尸布,与他的肉身融合在一起。 “哗啦。” 阴玄纪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极其可怕的尸气,身躯膨胀了一倍,裹尸布上面长出青色尸毛。 此刻的阴玄纪,散发出来的气息,比六只战尸王加起来,还要强大几分。 “给我去死。” 阴玄纪的速度快到极点,在一瞬间,撞击在张若尘的身上。 两人同时向前抛飞,将城主府的墙体撞碎。 紧接着,阴玄纪的五指长出利爪,向张若尘的脖颈挥击过去。 “嘭。” 张若尘的手臂上,一道青色龙影一闪而逝,一掌打出,击在阴玄纪的胸口,将他打飞出去。 阴玄纪向后飞了大概二十丈,将张若尘的掌力化解,嘭的一声,落到地面,将大地踩出一道道蛛网般的裂纹。 张若尘从废墟中重新站了起来,弹了弹身上的尘土。 突然,他感觉到了一些眩晕,眼前一片昏黑,颈部传来一股阴寒的力量,正在腐蚀他的肉身。 刚才,阴玄纪的爪子,从张若尘的颈部划过,留下了三根浅浅的血痕。 血痕的位置,已经变成青黑色,长出一根根尸毛,并且,尸毛覆盖的面积还在增大,向脸部和肩部蔓延。 “好强的尸毒。” 张若尘暗暗一惊,立即运转《九天明帝经》,调动圣气在体内运行了一个大周天,终于将尸毒炼化。 颈部的位置,尸毛脱落,就连三根血痕也都全部愈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