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全部跪下 - 万古神帝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全部跪下

血神教的神子,竟然真的接受迟重山的挑战? “哏哏,他就算再如何天赋异禀,也不可能以五阶半圣的境界,与一位九阶半圣抗衡,是不是太过冲动?” “顾临风这样狂妄自大的人,做出任何事,都是有可能的。” …… 很多人都露出嘲讽的神色,觉得顾临风的头脑太过简单,只是被迟重山一激,就失去理智。 这样的一个人,居然能够成为血神教的神子,也是够奇葩。 城楼上。 万花语的目光,盯在顾临风的身上,露出一道疑惑的神色。 刚才,她与顾临风见过一面,有过短暂的交锋,可以看出,此人虽然好色,却并不是一个完全没有头脑的人。 怎么会如此轻易就答应迟重山的挑战? “难道他掌握有什么底牌,足以挡下迟重山的攻击?”万花语道。 庭院中,迟重山略微感觉到意外,很快就又露出狂喜的神情,大笑道:“不愧是一座古教的神子,倒是有些魄力。” 迟重山生怕顾临风又逃回房屋,于是,迫不及待的出手。 一双冒着火焰的拳头,发出哧哧的声音,轻轻的一动,立即引得天地灵气剧烈震荡。 “轰隆。” 赤红色的火云,蔓延出去,凝结成一只九丈高的赤炽鸦虚影,展开双翼,向前猛然涌出。 迟重山的一双铁拳,与赤炽鸦的虚影重叠在一起。 张若尘的脸,被火云映照成金红色,却依旧显得镇定自若,不屑的一笑:“就凭你的这点本事,也敢在本神子的面前叫嚣?” 张若尘的手臂一伸,顿时,骨骼和血肉发出低亢的龙吟声。也不见他施展出任何武技,随随便便的一掌,向前拍击了过去。 一只血红色的手印凝结出来,击在迟重山的头顶上方。 只听见“”一声,巨大的掌印,将炽热的火云和迟重山的身躯,同时镇压在掌印的下方。 “轰!” 一圈圈能量涟漪,向外传递出去。 地面向下沉陷,形成一个长达十多米的掌印大坑。 迟重山仅仅只是支撑了片刻,体内就传出一连串骨裂声,双腿、颈椎同时断裂。 强大的掌力,将他镇压得跪在掌印大坑的底部,无法抬起头来。 不久前,迟重山的双腿才被打断,跪在无数修士的面前。却没想到,双腿才没有续接多久,又重蹈覆辙。 “顾……临风……你怎么……可能这么强……” 迟重山的心中,有一股强烈的屈辱感,十分不甘,浑身上下都涌出金色的火焰,想要冲破对方掌印的压制。 张若尘只是冷哼一声,再次加大了几分力量。 地面上,响起一声震耳的巨响,以迟重山的身体为中心,方圆数丈,全部都向下塌陷。 “说好跪地十日,还敢起来?”张若尘呵斥一声。 这一道音波,带有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差一点将迟重山的圣魂都震出体外。 迟重山的圣魂遭受创伤,精神变得十分萎靡,低着头,跪在地上,无法再反抗。 整个赢沙城,响起一大片倒吸凉气的声音,没有人不感到吃惊。 一个五阶半圣,仅仅只是用了一道掌印,就将一位九阶半圣镇压得跪在地上? 眼前发生的一切,简直有些梦幻,让人感觉到难以置信。 “顾临风……怎么会这么强大?真的只是五阶半圣?”有人怀疑,顾临风的身上有某种宝物,可以隐藏修为。 顾临风的真实修为境界,很可能远远不止五阶半圣。 “他是不是借用了外力?莫非,血神教主传了他一道圣力?” 万花语的纤细玉手,轻轻托着下巴,仔细思考其中的原因。她有些怀疑,顾临风刚才施展出来的力量,并不是他自己的力量。 毕竟,万花语来到青龙墟界之前,她的父王,也曾给了她一样东西。关键时刻,她可以借用父王的一道圣力,应对强敌。 在场,恐怕也只有上官仙妍才知道,顾临风即没有隐藏修为,也没有借用外力。 因为,顾临风在血神教的时候,也就只有四阶半圣的境界。 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能够突破到五阶半圣,已经是一个奇迹。怎么可能隐藏修为? 血神教主的确赐下了一道圣力,只不过,那个时候,顾临风根本就不在血神教。 所以,那道圣力,掌握在上官仙妍的手中,并没有交过顾临风。 “难道,顾临风是凭借自己的力量,镇压了迟重山?” 上官仙妍感觉到背心传来一阵刺骨的寒意,使得她连呼吸都停顿,眼神变得无比凝重。 顾临风才五阶半圣的境界,已经如此强大,让他修炼到九阶半圣,圣境之下,还有何人是他的对手? “大胆,还不立即放开迟重山。” 苍龙军的另外两位统领,袁迪和司徒朝北,同时冲了出来,从半空和地面,同时攻向张若尘。 袁迪的背上,长有一对金属羽翼,流光溢彩,寒光四射,每一片羽毛都像是一柄金色的剑刃。 司徒朝北是一个身躯高大的光头,浑身肌肉成块状,每一步踩在地面,都会震得大地颤动。 他们二人的修为,远远超过迟重山,分别达到九阶半圣的中期和九阶半圣的后期,绝对是两个强势人物。 一个速度快得惊人,另一个力大无穷。 一旦联手,他们二人,足以与九阶半圣巅峰的强者,一较高下。 袁迪先一步到达,身形一个翻转,宽大的金属羽翼,从半空劈斩下来,击向张若尘的头顶。 “啪!” 张若尘一掌拍了出去与金属羽翼碰撞在一起。 顿时,哗啦啦的声音响起,犹如金属在摩擦,散射出一大片明亮火星。 下一刻,袁迪横飞了出去,撞穿庭院的墙体,紧接着,又撞在一层半透明的光罩上面。 嘭的一声,袁迪坠落到大街上面,背上的金属羽翼已经折断,满嘴都是鲜血。 谁能想到,一位强大的九阶半圣,竟然挡不住顾临风的一巴掌? “神形拳。” 见到袁迪被一掌拍飞出去,司徒朝北意识到顾临风很不好惹,于是,打出了一种堪称绝技的拳法。 神形拳,可以爆发出二十八倍的攻击力,拳法的威力,已经相当接近圣术。 司徒朝北本就力大无穷,可以徒手搬山,再加上神形拳的力量叠加,可想而知,这一拳的力量是多么强大? “袁迪的攻击力,已经相当接近九阶半圣巅峰的强者,我不信顾临风真能挡得下来?” 池玉棠的双手,捏紧座椅的扶手,露出紧张的神情。 刚才,顾临风一连击败迟重山和袁迪,已经是强势到了极点,给凌霄天王府的几位领军人头带来巨大的心理冲击。 要是顾临风,还能击败司徒朝北,那么,今后还有谁敢在他的面前自称天才? 不仅仅只是凌霄天王府的几位领军人物,上官仙妍、魏龙星、万花语等人,也都瞪大眼睛,想要看一看顾临风接下来该如何应对? 同时,他们也想看清,顾临风有没有借用外力? 硕大的拳头,带着一股凌厉的罡风,已经到达张若尘的面前。强大的风劲,发出呜呜的声音,吹得张若尘的头发和衣角都在飞扬。 “七窍血冥掌。” 张若尘的左手抬了起来,调动圣气,注入进七杀拳套。 与此同时,拳套的掌心,凝结出七个血气漩涡。 七个漩涡变得越来越大,将司徒朝北席卷进去。 一股慑人的气息,以张若尘的手掌为中心,快速向外蔓延。 那股让人窒息的力量,落到附近每一个修士的身上,即便站在百丈之外,也有一种天塌地陷的感觉。 可想而知,直接与顾临风交手的司徒朝北,承受了多么庞大的压力? “哧哧。” 绯红的血气,在张若尘的身前,凝聚出一尊九丈高的血红色人影。 那道人影,长有十二片血翼,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为临天下的霸道气息。 “那是……那是冥王的身影,只有将七窍血冥掌修炼到第七窍,才能激发出这样的异象。”一位血神教的修士,惊呼了一声。 七窍血冥掌,本就是冥王创出来的圣术。 只要修士将掌法修炼到极其高深的程度,掌法的力量,就能与冥王的气息发生共振,从而凝结成冥王的虚影。 “轰隆。” 张若尘一掌拍了下去,打出四十倍攻击力,直接将司徒朝北打得趴在地上。 司徒朝北的双腿曲跪,七窍流血,皮肤爆裂而开,浑身血肉模糊。虽然还有气息,却已经完全失去战力。 张若尘将袁迪抓了回来,让他跪在迟重山和司徒朝北之间的位置。 三人跪成一排。 因为,他们的圣魂受了创伤,精神变得十分低迷,所以,根本无法违抗张若尘的意志。 “顾临风竟然将七窍血冥掌修炼到了最高境界?” 上官仙妍豁然从座位上面站起身来,露出震惊的神色,坚挺的****,略微的一沉,又猛然耸起,形成一个巨大的起伏。 在这一刻,上官仙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那位神子殿下,根本就不是狂妄自大,而是自身的实力本就相当强悍。 才五阶半圣,顾临风的力量,已经如此强大。 让顾临风再突破两个境界,整个血神教,圣境之下,恐怕无人是他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