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一泪一珠 - 万古神帝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一泪一珠

孔兰攸的眼楸,掉落在地,竟是发出叮叮的声音。 每一滴泪,都是凝结成一粒晶莹剔透的珠子,散发出莹莹的光辉。 以她的修为,一滴血液,足以滴穿一座山岳;一根头发,足以斩断江河。 一滴眼泪,自然也是具有无穷的圣力,比世上最宝贵的珍珠,也要昂贵十万倍。 吞象兔捡起一颗泪珠,大概绿豆大小。 瞬间,一层白色的圣光涌出来,将它的小爪子包裹。 惊人的神圣力量,主动向吞象兔体内涌去,使得它的全身都发出噼啪的声响。 短短一个刹那,它的肉身强度,就明显提升了一些。 “好东西。” 吞象兔的双眼露出贪婪的光芒,抓起泪珠,就往嘴里塞去。 它已经看出,那个白发女子并不是敌人,所以,吃得毫无顾忌。 此刻,白发女子已经与尘爷拥在一起,很有可能是尘爷在外面养的一位情人。 吞象兔总觉得尘爷这么做有些过分,毕竟,烟尘郡主就在一旁。 就算你是太子,有着非同一般的尊贵身份,也应该收敛一些,不能那么明目张胆。 天下间,哪个女人不吃醋? 不过,当吞象兔看到不断掉落到地上一粒粒泪珠,也就不再多想,立即扑上去,捡起泪珠,就往嘴里塞。 吃下六粒,吞象兔就察觉到不对劲,只感觉浑身一片冰冷,有着一股灼热的力量,由内而外涌出来。 一粒泪珠,就蕴含相当可怕的神圣力量,一般人根本无法消化,会被撑死。 吞象兔却很贪吃,一连吞下六粒。 六粒泪珠,犹如六个小型的太阳,悬在它的体内,将它的身躯撑得越来越大,最后变得足有数十米高,浑身冒出火焰。 一只巨大的火焰兔子,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尘爷,救命啊……” 吞象兔?惨叫,向张若尘冲过去。 此刻,张若尘正在与孔兰攸叙旧,两人久别重逢,有着千言万语想要倾诉,根本不想理会吞象兔。 孔兰攸的手掌一挥,犹如打飞一只苍蝇一般,将吞象兔打飞到数十丈外。 张若尘向吞象兔瞥了一眼,露出一道笑意,倒也没有为它担心。 这只兔子很神异,吃下赤血神土都能消耗,绝不会因为吞下六粒泪珠就撑死。 孔兰攸站在雪中,比雪还要洁白的长发,一直垂到地上,一双明眸依旧含着水雾,道:“八百年前,我就以为,你已经永远离我而去,再也回不来。八百年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过,似乎也只做两件事,修炼和复仇。八百年后,你却又再次出现,让一个已经心死的女子,重新看到了一丝渺茫的希望。” “你知道,我第一次听到关于你的消息,心中是何等震撼?何等喜悦?何等惶恐?” “你知道,我在东域与你第一次见过之后,心中是何等伤心?何等痛苦?何等绝望?” “表哥,你真的好狠心,到底是有什么样苦衷,居然能够让你一连骗了我两次。我记得,你以前从来都不会骗我,一直都是那么坦荡,一直对我都是最为关怀。难道你不知道,每一次骗我之后,我的心都会被撕裂一次?” 紧接着,地面上,又响起叮叮的声音,大量晶莹的泪珠在滚动。 八百年的情感,在这一刻宣泄出来,根本收不住。 张若尘的目光,盯在孔兰攸的脸上,长长的一叹。 本以为,孔兰攸已经不是以前的孔兰攸,八百年的时间,肯定会彻底改变一个人。 此刻,张若尘才发现,孔兰攸从来都没变。 变了的那个人,其实是他。 张若尘不敢与孔兰攸对视,盯向远处,道:“我没有想到,已经过去八百年,你还会那么执着。难道时间也淡化不了一个人的情感?” 孔兰攸以着一处凄楚的眼神,问道:“你是不是一直在心中笑我,觉得我依旧与以前一样的傻,八百年时间,也没能变得聪明?” “没有。” 张若尘沉默了很久,才伸出一只手掌,轻轻的,摸着孔兰攸头上的长发,心中默念:“对不起,表哥不该骗你,也不该怀疑你。”? 孔兰攸的脸蛋,轻轻的靠了过去,放置在张若尘的胸口,闭上双眸,伸出一双雪白晶莹的玉臂,紧紧将他抱住。 此刻的她,没有一丝明堂圣祖的威严,只有一抹幸福的微笑浮现在嘴角。 八百年过去,她的确一点也没有改变。 总有那么一些人,有着最为真挚、干净的情感,任凭时间过了再久,内心却依旧一尘不染,还是原来的模样。 正如孔兰攸所说,八百年来,她或许真的只做了两件事。 修炼和复仇。 “尘爷,救命啊……快要烧死了……不行了……” 吞象兔身上的火焰,燃烧得更加旺盛,再次向张若尘冲了过去。 孔兰攸又一次将它打飞出去,这一次,打到了数十里之外,很不希望它再次跑回来。 远处,青墨看到张若尘和孔兰攸拥在一起,小巧的脸蛋上面,露出一道不悦的神色,轻咬嘴唇,道:“郡主……”? 黄烟尘递过去了一个眼神,打断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张若尘与孔兰攸一起交谈了很多东西,既有童年的回忆,也有这些年的一些经历。 对于一些敏感的事,两人保持着一种默契,没有去提,显然是不想破坏现在的气氛。 孔兰攸的情绪,已经彻底稳定下来,脸上时刻挂着笑容。 “有一件事,还是要告诉你,我与烟尘郡主已经成婚。”张若尘尽量以一种平和的语气说道。 孔兰攸抿了抿嘴唇,顷刻间,脸上的笑容,消失得干干净净。 “尘哥,难道你不给我们相互介绍一下,说到底,现在已经是一家人。” 黄烟尘走了过来,与张若尘站在一起,罕见的没有露出冷若冰霜的模样,反而带着浅浅的微笑。 张若尘指向孔兰攸,道:“表妹,孔兰攸。”?张若尘又是指向黄烟尘,正要介绍。 孔兰攸却先一步开口,道:“不用介绍第二遍,我知道,她是你的妻子,黄烟尘。表哥,我只想问你一句,这么快你就已经放下了池瑶?” 张若尘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没有回答孔兰攸的问题,转过身,盯向远处的墓碑。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会留下来给母后守陵。” 孔兰攸没有逼迫张若尘回答她的问题,道:“我陪你一起。” “进入墓林的时候,我看见了赶尸古族遗留下来的战尸,是你击退了他们吗?”张若尘问道。 “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 孔兰攸摇了摇头,蓦地,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道:或许是那个人。” “谁?”张若尘道。 “那个人应该是守墓人,在皇族墓林,我不止一次遇到他。只不过,每一次他都隐藏在暗处,他以为能够瞒过我的五感,却不知道,我早就已经察觉到了他。”孔兰攸道。 就在这时,远处,吞象兔再次发出怪叫声,拖着一长串火焰,飞奔了回来:“尘爷,救命啊……我刚才看见鬼了,他还在追我,想要吃掉我,幸好被我给甩掉。” 张若尘直皱眉头,感觉到头疼,很想一掌将吞象兔打晕,免得总是出来捣乱。 青墨则是呵呵的笑了一声,问道:“皇族墓林,有着一股神圣的力量,可以清除鬼煞,不会诞生出邪物。锅锅,你的脑袋被烧坏了吧?” “没有,真的有鬼,长得跟活人一样。”锅锅冲到青墨的面前,不停喘气。 青墨有些好奇,问道:“那只鬼,到底长成什么样子?” 锅锅一边用爪子比划,一边说道:“那是一个长得极其狰狞的老道,满口黄牙,眼睛猥琐,差一点就抓住我的尾巴,说是要吃了我。幸好我跑得够快,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忽然,张若尘有所察觉,向广场的中心位置望了过去。 只见,一个长得仙风道骨的老道,穿着一身宽大的道袍,手中提着一只酒葫芦。 也不知,他是何时出现,已经站在了那里。 锅锅浑身的毛,全部都立了起来,指着那个老道,尖叫道:“鬼啊!尘爷,那一只老鬼啊!” 张若尘的眼中,仅仅只是闪过一道诧异的神色,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情绪波动。 孔兰攸的修为高深莫测,无论老道是敌是友,恐怕也不敢造次。 之所以诧异,也仅仅只是因为,张若尘曾在蔡家圣府的宴席上面见过老道一次。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是一个骗吃骗喝的武道散修。 孔兰攸向前走去,一股强大的圣力波动散发出来,眼中露出一道警告的神色,道:“此地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还不立即退去?” 老道的目光,盯在孔兰攸的身上,瞳中闪过一道忌惮的神色。 随后,老道转而看向张若尘,单膝跪下,道:“护龙阁三十六天罡,赵旉,奉阁主之令,看守皇族墓林。太子殿下驾临,末将不得不出来拜见。” 很显然,老道一直都藏在暗处,观察张若尘的一举一动,直到完全确定张若尘的身份,才终于现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