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挑衅 - 万古神帝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挑衅

张若尘要去追杀银蝉,不希望她逃走,免得留下后患。 封银蝉掌控有两尊无常王,爆发出来的战力,堪比《半圣外榜》上面的一些生灵。 而且,也不知道,她还有没有别的手段? 养鬼古族和赶尸古族在巅峰时期,能够与不死血族相提并论,做为养鬼古族的公主,肯定会有很多厉害的底牌。 封银蝉现在的修为,并不是很强,只要大司空和二司空能够将两尊无常王挡住。张若尘有信心,即便带着伤体,也能杀她。 封银蝉逃出督军府,带着两尊受了创伤的无常王,急速飞行,赶向圣明城的中心区域。 张若尘即将追上封银蝉的时候,她却先一步逃回凌霄天王府,跨入进巍峨、大气的宫门。 青翼蝉能够请动她一起对付张若尘,那么,养鬼古族与凌霄天王府,必定是有很深的合作。 “还是迟了一步,让她逃脱,今后,必定后患无穷。” 张若尘叹了一声,停下脚步,没有继续追击。 凌霄天王府,并不是一座府邸,而是一座巨大的古老宫城,散发出一种古韵,给人一种磅礴大气之感。 宫门前,宽阔的广场,全部是用万斤玉石铺砌而成。 高耸的城墙,宛如一排黑色的山岭,有着雷电纹路在墙面上流动,散发出壮丽的气场。 站在地面,眺望城墙的上方。 能够看见,一座座华丽的朱红色宫楼,有的宫楼顺着巨大的山体修建,一直修建到云中,散发出来的灯火,犹如满天星辰,给人一种缥缈神秘的感觉。 凌霄天王府的外面,戒备森严,时不时就有一队骑着狮虎蛮兽的禁卫,手持长枪,顺着城墙的下方巡视过去。 远处,张若尘望向挂在宫门上面的匾额,看着“凌霄宫”三个字,双目略微的缩了缩,感觉到十分刺眼。 八百年前,匾额上面的文字,应该是----明帝宫。 圣明中央帝国的皇宫。 张若尘取出一柄剑,使它悬浮在半空,又取出廖化城和青翼蝉的头颅。 剑光一闪,化为一道流光飞了出去,带着两颗血淋淋的人头,钉在宫门上方的匾额上面。 “嘭。” 强大的剑气,带有一股剧烈的冲撞力量,将紫色的匾额震得四分五裂,将两颗人头,钉在了墙体上面。 在一瞬间,以宫门为中心,密密麻麻的铭纹浮现出来,形成一座防御阵法,将整个凌霄天王府笼罩。 “何人如此大胆,竟然进攻天王府?”一道沉怒的爆喝声响起,震得天地灵气猛烈晃荡。 有人敢攻击凌霄天王府? 圣境生灵,也没这么大的胆子。 周围区域的修士,全部都被惊动,纷纷向凌霄天王府的方向眺望。 “卧槽,有人用剑劈碎凌霄天王府的匾额,莫非是想与朝廷宣战?” “谁这么生猛,有没有被擒住?” …… ………… 凌霄天王府中,响起一大片破风声,冲出一道道人影。 那些巡逻的军士,也都紧锣密鼓聚集到宫门的外门,拔出战兵,一副剑拔弩张的气势。 “快看……那是廖统领和青翼统领的头颅……有人杀了他们……”一个惊恐的声音响起。 两位统领被杀,宫门上的匾额被毁,无疑是狠狠的抽了凌霄天王府一巴掌,使得天王府颜面无存。 凌霄天王府的一位圣境巨擘亲自现身,下了一道命令:“立即封锁整个城域,绝不能让他逃走。挑衅凌霄天王府,只会是死路一条。” 等到这一片城域被封锁的时候,张若尘已经逃了出去,重新回到凤舞宫。 凌霄天王府,一座恢弘的殿宇中,一群威震圣明城的霸主聚在一堂,商议对付张若尘的策略。 包括苍龙军的五位统领,四大公子的其中三人,养鬼古族的公主封银蝉,赶尸古族的第一人杰阴玄纪。 除此之外,凌霄天王府的一位圣境巨擘和苍龙军的军主,也都以真身降临,坐镇在最上方。 如此阵势,即便是圣境的生灵,也要望风而逃。 谁能想象,他们却仅仅只是在商议,如何擒拿住一个五阶半圣的小辈,或者说,如何将他杀死。 封银蝉的身材很纤细,看上去像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实际上,这并不是她的肉身,她的肉身,留在了阴间,根本没能带出来。 她和阴玄纪,只有圣魂逃出阴间。 现在的肉身,乃是从赶尸古族收录的万年古尸之中挑选出来,与她的圣魂契合度,达到百分之七十。 肉身的主人,曾是万年前,一位长生不老的圣境巨擘,即便活了接近千年,却依旧如同十多岁的少女。即便死去,容貌也没有改变,并且万年不腐。 融合一具圣躯,封银蝉的修为的确是突飞猛进。 但是,肉身和圣魂并不是百分之百的契合,会有很大的弊端,随着修为加深,那种弊端会越来越明显。 “的确是张若尘杀死了青翼蝉,我可以肯定这一点。” 封银蝉的声音之中,带有一种冷意,又道:“张若尘的身边,跟着两位佛门高僧。根据他们的身形特征,还有施展出来的武技手段,可以猜测,很有可能是《半圣外榜》上面的大司空和二司空。” 池玉棠坐在封银蝉对面的位置,冷笑了一声:“难怪张若尘才突破半圣没多久,就能接连杀死数位统领,原来是有如此强大的帮手。” 封银蝉向池玉棠瞥了一眼,露出一道讥诮的笑意,没有多言,显然是懒得提醒他。 张若尘的确是有两位《半圣外榜》级别的帮手,但是,他自身的实力,也十分强大。 任何人小看他,都会死得很惨。 苍龙军军主说道:“张若尘曾在天台州的黑市总部与大司空、二司空、血神教神子有过接触,他们二僧的出现,倒也不算什么吃惊的事。” “真正让人头痛的是,张若尘的身上,应该是有一件密宝,可以将气息完全掩盖,使用圣念根本找不到他。” “而且,他的精神力十分厉害,可以提前察觉到圣者的气息。本圣每次赶到,都被他先一步逃走,实在是相当可恶。” 随即,苍龙军军主向五位统领盯过去,吩咐了一句,道:“阎童、拜星楼,你们五人最近今日,暂时不要离开凌霄天王府,免得再被张若尘刺杀。” 阎童和拜星楼颇为不服气,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很想去和张若尘一较高下。 他们二人的修为,远胜青翼蝉,乃是十大统领之中的最强者,却被一个刚刚达到半圣境界的小辈,逼得只能龟缩在凌霄天王府,心中自然是十分窝火。 不过,军主都已经发话,他们自然不敢违抗军令。 凌霄天王府的那位圣境巨擘,说道:“本圣已经收到消息,池万岁最近两天就会赶回来。到时候,我们完全可以从容布置陷阱,让张若尘与他的帮手一起,死无葬身之地。” “二弟终于要回来了!哈哈!真是太好,这下倒要看看,张若尘还如何猖狂?得罪凌霄天王府,无论是什么人,也只能是死路一条。”池玉棠大笑一声。 今夜,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再一次轰动圣明城。 “又有两位统领陨落,其中,甚至包括修为深厚的青翼蝉,苍龙军已经一连死去五位统领。” “消息已经证实,的确是时空传人张若尘下的杀手,养鬼古族的公主,亲眼见到他施展出时间和空间的力量。” “张若尘的表现十分强势,连斩两位统领,又亲自杀至凌霄天王府的宫门外面,击碎了匾额,将两位统领的人头,钉在城墙上面。” 经过一晚上的发酵,第二天早上,张若尘杀死廖化城和青翼蝉的消息,传遍圣明城的大街小巷。 那些年轻修士,感觉到热血沸腾,恨不得自己就是张若尘,也能做出如此轰动天下的大事。 至于,张若尘杀死五位统领的原因,年轻人中,却没有几人去深入研究。年轻修士,本就是渴望得到强大的力量,渴望一战成名。 圣明城中,崇拜张若尘的年轻修士越来越多,已经快要追上新科榜眼“蔡经纶”和太岁王“池万岁”。 当然,也有一些人,持着贬低的态度。 “据说,池万岁即将赶回圣明城,张若尘的好日子已经不多,凌霄天王府肯定会展开反击。” “凌霄天王府请动了养鬼古族的一位公主和赶尸古族的一位人杰,专门用来对付张若尘。” 最近几日,正在蔡家做客的楚思远,也是头大如斗。 他根本没有料到,张若尘如此能折腾,竟然会惹出这么大的风波,整个圣明城都被闹得天翻地覆。 让他继续闹下去,肯定是要捅破天。 楚思远使用精神力,想要将张若尘的藏身之地推算出来,阻止他继续杀戮下去,同时,也担心凌霄天王府会布置一些极端的手段来对付张若尘。 然而,推算却没能成功。 一位精神力极其强大的人物,掩盖了张若尘身上的气息,即便是楚思远,也推算不出结果。 “我楚思远一生,精神力造诣,不弱于人。到底是谁,竟然能够蒙蔽天机?” 楚思远的脾气很倔,很不服气,两只手捏成拳头,锤向胸口。 噗嗤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他以自身的血液绘画,凭借画道的力量,再次进行推算。 堂堂画宗的宗主,岂会认输? 楚思远拼了老命,终于推算出一个大概的方位,但是,却还是无法锁定张若尘的具体位置,想要找出张若尘,无疑是大海捞针。 楚思远自然不会知道,张若尘的身上,佩戴有因陀罗大师赠予的佛珠,足以掩盖气息。 想要找到他,谈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