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章 双蝉 - 万古神帝

第一千零三十章 双蝉

“哧哧。” 遭受两道寒冰手印的拍击,那位半跪在地上的军士,顷刻间,冻结成坚硬的冰块。 紧接着,人形的冰块,出现数十道裂纹。 “啪”的一声,四分五裂,包括铁甲和血肉,全部都化为冰晶粉粒。 “不是张若尘?” 青翼蝉的脸色再变,察觉到,身后一丈的位置,一道细微的空间波动传了出来。 与此同时,滔天的杀机,在一瞬间,犹如洪水决堤一般爆发出来,要将她吞噬。 “哗----” 张若尘跨越空间,急速冲出,立即摄取五道时间印记,融入剑法,施展出刻度剑法。 周围空间的时间流速,变得缓慢了一些。 剑的速度,却变得更快。 这一招偷袭,必须要取青翼蝉的性命,所以,张若尘动用了时间和空间两种力量。 若是,这一招杀不死青翼蝉,接下来的战斗,必定会很艰难。 光芒一闪,沉渊古剑的剑尖,已经到达青翼蝉的脑后,将头盔的铁甲击穿。 蓦地,异变发生。 只见,青翼蝉的头颅,竟是散发出一道刺目的青色光芒。一只古朴的小鼎,从头骨中飞出来,将沉渊古剑挡住。 “嘭。” 一道震耳欲聋的金属碰撞声响起,音波涟漪传出去,将督军府中的建筑,震碎了一大片。 古朴的小鼎,快速旋转,凝结成一连七圈青色的光罩,将青翼蝉完全包裹进去。 “你竟然将冰魄神鼎,与自己的头骨炼为了一体。”张若尘露出一道惊讶的神色。 以九阶半圣的强大生命力,即便刺穿心脏,也不会立即死去,服下一些珍奇的疗伤圣药,甚至能够修复心脏的伤势。 只有击穿头颅,破掉气海,才是杀死九阶半圣最为直接的方式。 然而,青翼蝉却将冰魄神鼎,炼入头骨,使得头部成为防御最为坚固的部位,张若尘也就错失杀死她的最佳机会。 “既然知道本统领掌握有冰魄神鼎,你还敢前来?” 青翼蝉冷哼一声,浑厚的圣气,在体内的五条圣脉中急速涌动,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五条圣脉,犹如五条宽广的圣河。 武道圣气涌向头顶,注入进冰魄神鼎。 古朴小鼎,散发出来的青芒增强了十倍,轻轻晃动一下,就有一股浩荡的力量,冲击向张若尘。 “嘭。”?张若尘倒飞出去,落到数十丈外。 青翼蝉刚才那一击,爆发出来的力量,超过张若尘的承受能力,五脏六腑都是猛烈一震,传来一股剧痛。 说到底,张若尘的力量,与九阶半圣后期的修士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只不过,张若尘在别的方面的造诣,超远九阶半圣后期的修士,再加上可以动用时间和空间的力量,所以,才能与九阶半圣后期的修士分庭抗礼。 硬碰硬,张若尘会败得很惨。 青翼蝉伸出一只铁质的手掌,托着青色古鼎,露出睥睨的神色,道:“张若尘,你达到半圣境界,才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敢刺杀九阶半圣。真以为掌控空间和时间,就能无敌?” 张若尘将圣气运转了一个周天,脏腑的疼痛感,立即消失,露出一道笑意,道:“虽然,我达到半圣境界,才不到一年时间。可我修炼的时间,却远不止一年。” “本统领达到半圣境界,已经有百年时间,百年的浑厚积累,不是你一个小辈可以想象。” 青翼蝉显得镇定自若,拥有非凡的风度。 张若尘也的确是从青翼蝉的身上,感受到一股不小的压力。 这种压力,在廖化城、阎红烈、寒鹰、郭鲁的身上,不曾有过,让张若尘更加小心谨慎。 四位高阶半圣从督军府的四个方向飞了过来,各自掌握有一杆战旗,布置出一座战阵。 阵法中,浮现出成千上万道鬼魂的虚影,有的披头散发,有着骑着蛮兽,有的手握长枪……,整个督军府,在一瞬间,变得鬼气森森。 那些鬼魂虚影,加持在四位高阶半圣的身上。 四位高阶半圣,犹如化为四尊阴兵鬼王,散发出堪比九阶半圣的强大气息。 青翼蝉露出一道冰寒的笑意:“本统领早就料到,你必定会来,所以,提前请动养鬼古族的公主,给你准备了一座四极鬼王阵。” “养鬼古族的公主?”张若尘的眼神,有些异样。 督军府中,响起悠扬琵琶声。 张若尘向琵琶声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只见,远处一座藏青色的亭台中,坐着一个穿着墨黑色长裙的少女。 曼妙的娇躯,藏在一团鬼雾的中心。 她的手指又细又长,轻轻拨动琵琶上面的丝弦,弹奏出悲凉的乐曲。 除此之外,少女的身后,还站着一黑一白两尊无常。 两尊无常都有三米多高,鬼体的肩部和腰部缠着铁索,显得格外高大,同时也给人一种鬼气森森的感觉。 张若尘明明记得,养鬼古族的公主封银蝉和赶尸古族的阴玄纪,困在了阴间。 如今,阴间和昆仑界的通道,已经被千骨女帝留下的石符镇住,他们怎么能够逃回来? 坐在鬼雾中的少女,停止弹奏琵琶曲,幽然的道:“阴间一别,本公主对你是好生想念。张若尘,别来无恙?” “你是封银蝉?”张若尘道。 抱着琵琶的少女,呵呵的一笑,声音很有穿透力,道:“你没有想到吧?”?“的确有些意外。”张若尘道。 青翼蝉一只手托着冰魄神鼎,一只手背在身后,朗声道:“本统领早就布置好一切,只等你钻入进陷进,就能收网。” “我早就料到,要杀你,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张若尘依旧很从容镇定,又加了一句,道:“当然,你要擒拿我,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青翼蝉的双目,带有一道冷笑,道:“凭借督军府现在的布置,还不够擒拿你?” 张若尘摇了摇头,语气很强硬,道:“还差了一点点。” 整座督军府,不仅有四极鬼王阵,更有青翼蝉和养鬼古族的强者,绝对称得上是龙潭虎穴,即便是《半圣榜》和《半圣外榜》上面的强者驾临,恐怕也很难脱身。 张若尘竟有逃离的把握? 青翼蝉不想再等下去,以防有变,立即下令:“动手。” 随即,四位高阶半圣手持黑色战旗,引动成千上万道鬼魂,率先向张若尘攻击过去。 得到鬼魂的加持,四位高阶半圣的力量,变得异常强大。 其中一位赤发老者,将战旗一挥,卷起一股冰寒刺骨的阴风,打出数千道鬼影。 站在张若尘的位置,向前望去,只感觉,千军万马同时涌了过来,兵戈铁马,万箭齐发,犹如是要将他吞噬。 “哗----” 张若尘的体内,一股浩荡的阳刚之气涌出来,使得身体变成赤红色,甚至冒出一层火光。 修炼成龙象般若掌第九掌,张若尘体内的阳刚之气,乃是常人的一千倍。 鬼煞和亡灵,最为惧怕阳刚之气和浩然正气。 “千手龙象。”?张若尘的双手同时拍了出去,打出龙象般若掌的第八掌,爆发出三十五倍攻击力。 磅礴的阳刚之气,伴随掌力,一起攻击过去。 “轰隆。” 刹那间,数百道鬼魂崩碎成雾态,那位赤发老者也被打飞。 赤发老者露出惊异的神情,立即向后倒退,同时,捏着战旗的双手,洒落下出一滴滴鲜血。 张若尘十分吃惊,要知道,刚才打出的掌印,已经是圣术级别,却仅仅只是将赤发老者打飞出去,没能将他重创。 得到鬼魂的加持,四位高阶半圣的实力,竟然强到如此程度? “一起动手,速战速决。” 青翼蝉将冰魄神鼎打了出去,小巧精致的古鼎,变得越来越巨大,最后,变得足以一座宫殿那么大,散发出震撼人心的恐怖力量。 冰魄神鼎散发出来的寒气,更是让督军府,完全变成一片冰天雪地。 远处,亭中,穿着墨黑色长裙的封银蝉,再次弹奏起琵琶,手指如飞,弹奏出来的乐曲杀机毕露,给人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张若尘,送你两尊无常王,下了地狱,记得要还哦!呵呵!”封银蝉的笑声,犹如银铃一般响起。 她纵身一跃,展开妖娆的身姿,落到亭子的顶部。 下方,一黑一白,两尊无常王飞了出去,从另外两个方向,攻向张若尘。 两尊无常王,皆是吞噬了数百尊普通无常,不断进化,修为已经十分接近鬼王。 只差渡过鬼劫,就能脱变。 “如此多的阴兵鬼煞,看来得请两位僧人来超度才行。” 就在先前,张若尘已经与乾坤神木图中的大司空和二司空进行沟通。他们二僧,愿意出来超度亡灵。 请他们出来杀人,会沾上因果,对他们的修行会很不利。 但是,请他们出来超度亡灵,却对修炼会有很多好处。超度亡灵的时候,也是在磨砺自己的佛心。 当然,张若尘却颇为担心,他们二僧有没有参悟过超度亡灵的经文?特别是大司空,怎么都不像是一个会念经的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