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白苏 - 万古神帝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白苏

老妪穿得很朴素,显得格外苍老,皮肤的颜色犹如泥土,浑身长满皱纹,头上也只剩几根稀疏的白发,几乎就要掉光。 老妪的情绪,相当激动,从白玄雨和白玄霜的手中挣脱出去,冲到张若尘的面前,颤巍巍的抓出了他的双手,泪眼婆娑的问道:“太子……太子……你真的是太子吗?你回来了吗?” 老妪的修为高深莫测,在她踏入这一片区域的时候,整个空间都好像是独立出去。 明明站在繁华热闹的街道上面,却根本没有人能够看见他们,甚至,无法触碰到他们。 张若尘盯着眼前这个老妪,生出了一种既是熟悉又很陌生的感觉,同时,也能分辨出,老妪的确是一种真情流露。 要不然,以她的修为和心境,怎么会激动得流泪? 张若尘受到那股情绪的感染,没有刻意去掩饰自己的身份,问道:“老人家,你认识我?” 老妪颤声的道:“我是白苏,白苏啊!当年,太子殿下的身边有两个小宫女,其中一个就是我啊!殿下已经不记得我了吗?” 张若尘略微一怔,再次仔细打量眼前这位即将老死的妇人,有些难以置信,道:“你是白苏,白家的小苏儿?我记得,你进宫的时候才只有九岁,那一天,宫中下着大雪,你的小脸被冻得通红。白家的白七老祖,亲自将你送到东宫,让你今后跟在我的身边,照顾我的起居,并且一起学习。那个时候,你才这么一点点高,怎么现在已经……如此……” “苍老”两个字,张若尘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八百年前,很多故人都已经老死,她还能活着,本就是一个奇迹。 白苏婆婆已经是老泪纵横,被张若尘唤醒了很多遥远的记忆,直接跪在地上:“太子殿下……你真的是太子殿下,白苏能够在死前再次见到殿下……值了……这一生都已经值了!” 秦雨彤、白玄雨、白玄霜也都心中大震,立即齐刷刷的跪在了地上,向张若尘行礼,“拜见太子殿下。” “圣明中央帝国早就已经覆灭,哪还有什么太子?起来吧!你们都起来。” 张若尘长长的一叹,伸出双手,先将白苏婆婆搀扶起来。 “只要殿下归来,圣明中央帝国就不算灭亡。” 白苏婆婆毕竟有着八百年前的阅历,心境很高深,渐渐的,压制住心中的激动情绪,问道:“殿下,大帝与你一起回来了吗?” 秦雨彤、白玄雨、白玄霜依旧跪在地上,没有站起身,然而此刻,她们也都露出期待的神情。 若是,明帝归来,将会是一个更加振奋人心的消息。 “没有,我也一直在找他。” 张若尘的目光,再次向白苏婆婆盯了过去,道:“白苏,关于八百年前的宫变事件,我有很多问题,想要单独问一问你。” “嗯。”白苏婆婆深深的点了点头。 重新回到凤舞宫,来到一座幽深的修炼洞府。 秦雨彤、白玄雨、白玄霜全部都守候在洞府的外面,张若尘和白苏婆婆向洞府的深处行去。 白玄霜十分激动,无比幸喜,道:“他竟然就是太子殿下,我们肯定是最早接触到殿下的一批人。万一……一不小心我成为了太子妃,那该怎么办?” 白玄雨显得要冷静很多,道:“姐姐,你不用担心这一点,太子妃怎么也轮不到你的。我觉得,秦师姐与殿下,才是真正的郎才女貌。” 白玄霜装出气恼的模样,不停的磨牙。 秦雨彤站在远处,显得格外静谧,犹如是画卷中的仙子一般。只不过,她的那一双星眸,却还是露出一抹笑意。 无论怎么说,圣明皇太子的出现,的确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让她们三人都感觉到十分欣喜。 洞府中。 白苏婆婆弯腰驼背,走得极慢,声音十分沙哑:“八百年前,太子殿下被人行刺,惨死在东宫。大帝也在同一天失踪,整个明帝宫,整个朝廷,皆是陷入一片混乱。” 张若尘问道:“我遇刺的那一天,你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白苏婆婆摇了摇头,叹道:“我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那一天,我正好回了白家,得知殿下遇刺的消息,已经是傍晚时分。而且,关于宫变事件,出现了很多说法,谣言四起,根本不知道该相信谁?” “都有哪些谣言?”张若尘问道。 白苏婆婆道:“有人声称,殿下死的时候,只有孔雀山庄的大小姐出现在东宫,此事是孔雀山庄发动的一场宫廷政变,想要夺取圣明中央帝国的江山。” “但是,又有消息传出,杀死殿下的人,是池青中央帝国的池瑶公主。” “甚至,还有一些谣言,声称此事与不死血族有关,是血后的报复行动。” 张若尘的神情一动,问道:“此事,怎么会与不死血族扯上关系?血后不是早就已经坠入无尽深渊?” 白苏婆婆说道:“我也是后来听到十二爷提到过一次,他说,明帝与血后有着一些微妙的关系,当初,明帝很可能会对血后手下留情,没有将她打入无尽深渊。” 张若尘陷入沉默,久久没有说话。 当年的宫变事件,竟然有不死血族的影子,让张若尘感觉到越来越扑朔迷离。 白苏婆婆继续说道:“后来,孔上令发动了政变,把持朝政,排除异己,闹得圣明城是血雨腥风,我就再也没有进入过明帝宫。” “再后来,池青中央帝国攻破圣明城,又是一连三个月的大屠杀,有的修士逃了出去,有的修士却没能逃脱。” “很多不愿臣服的家族,遭到血腥的屠戮,我们白家,也是在那个时候家破人亡,很多女眷都被擒拿,遭到非人的待遇。”? ?我跟随在殿下的身边修炼过五年,殿下赏赐给了我很多灵丹妙药。所以,我的体质和资质都算是上乘,修为也堪称拔尖。拍卖的时候,我被凤舞宫的一位圣者看中,以高价买了过去。算起来,我在凤舞宫,已经待了七百多年。” 白苏婆婆与张若尘一连交谈三个时辰,讲述了很多的事。 包括她是如何遇到十二爷,如何突破圣境,如何成为凤舞宫的高层……,等等。 其中一些事,她讲得很心酸,很悲痛,不停抹泪,犹如又变成当年的那个有些胆怯的小宫女。 白苏婆婆的泪中带笑,道:“两百年前,我就应该死去,只不过,十二爷每年都会送来一些续命的灵药,我才吊着半条命,一直活到现在。” “最近几年,再服用灵药,药力已经微乎其微。算一算日子,最多再有三个月,就是彻底陨落的日子。能够在临死之前,再次见到太子殿下,此生已经无憾。” 白苏婆婆并没有询问张若尘这些年的经历,只是询问张若尘,要不要立即通知十二爷??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不行,此事暂时先不要公布出去,知道真相的人越多,我就越是危险。” “倒也是,即便是我们的内部,也有各方势力的人马潜伏进来。” 很显然,白苏婆婆也有一些担忧,害怕张若尘再次遭遇刺杀。 她又道:“特别是朝廷的人员,一旦让他们确定殿下归来的消息,后果不堪设想。” 谣言和真相,完全就是两种情况,朝廷的重视程度也不一样。 目前为止,无论大家再怎么传,也没有事实证明,张若尘就是八百年前的圣明皇太子。 等到大家冷静下来,一些理智的修士,根本就不会相信这一则谣言。 因为,谣言的本身就太过扯淡,超出正常人的认知。 “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暂时不要通知十二皇叔,等到时机成熟,我会亲自去拜见他。”张若尘道。 白苏婆婆问道:“太子殿下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张若尘见到曾经的故人,心情极佳,露出一道笑意,道:“当然是努力修炼,争取早日成圣,要不然,天下哪有我的容身之地?当然,还有一件事,你得帮我去办。” “有什么事,殿下尽管吩咐。” 白苏婆婆躬身行礼,即便已经过去八百年,却依旧对张若尘十分恭敬。? 张若尘的眼中,露出一道复杂的神色,顿了顿,道:“帮我查一查,到底是谁将我是圣明皇太子的身份散布了出去?”? “我现在就去办。” 白苏婆婆十分重视这件事,准备亲自去查,立即向外面行去。 “且慢。”?张若尘将白苏婆婆叫住,从空间戒指中,将一枚拳头大小的黑色果子取了出来,递给了她。 “这是我从阴间采摘到的一枚神顽果,它也不知生长了多少年月,吸收了一具神尸的大量神气,虽然,算不上神药,却还是能够为你续命数十年。” “殿下……你还是跟当年一模一样,有任何灵丹妙药,也不忘分给我们一份。” 白苏婆婆没有推拒,因为,她知道太子殿下的性格,既然决定要送出去的东西,绝对没有收回去的可能性。 况且,她的寿元将尽,的确是迫切需要神顽果。 白苏婆婆离开洞府没多久,张若尘也走了出去。 洞府外,只有秦雨彤还等在外面,白玄雨和白玄霜跟随白苏婆婆已经离开。 “拜见太子殿下。” 秦雨彤的神态很温婉,立即向张若尘行礼,每一个动作都格外优雅,带有一种独特的美感。 “今后,你不要叫我太子殿下,我现在还不想公布身份。”张若尘道。 “明白。” 秦雨彤浅浅的一笑,“婆婆依旧吩咐过雨彤,不能向任何人泄张公子的身份。” 张若尘向她瞥了一眼,点了点头,道:“苍龙军第四营的统领,廖化城,现在应该还在第七城域吧?”? “张公子还是要去杀他?” 秦雨彤想要阻止张若尘,毕竟,他的身份实在太尊贵,一旦有个散失,没有人担待得起。 很多前朝的遗臣,会将她秦雨彤当成罪人。 然而,张若尘却已经先一步冲出去,离开了凤舞宫。 秦雨彤幽叹了一声,施展出身法,化为一道窈窕的身影,立即追上去,不敢放任张若尘独自一人去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