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章 传奇的洛虚 - 万古神帝

第一千零五章 传奇的洛虚

张若尘的伤势和力量都恢复了一些,支撑起疲惫的身体,从船舱走出。 他站在船头,眺望四方。 只见,宽阔的古河,遭到一股寒气的冲击,竟是完全冻结在一起,河面恐怕比铁块还要坚硬。 天空飘落下红色的雪花,整个世界都是变得一片冰天雪地。 十万不死血族的大军,集结在一起,声势浩荡,战旗遮天,人影颤动,将天空和大地完全封锁。 别说是一个人,即便是一只苍蝇,也休想飞出去。 张若尘的双手抱在胸前,向上望去,笑道:“为了擒我一人,动用这么大的场面。不死血族是不是太看得起我?” 抓捕一个半圣,出动十万大军和数尊血王,的确是有些劳民伤财。根本没一个正常的人,会做出这样的事。 “张若尘,你接连斩杀魔教的两位圣者,的确是有一些手段,引起了本王的重视。但,你若是只有那么一点点手段,今日也就注定会陨落,不会再有逃走的机会。” 离地百丈高的位置,站着一位身穿血红色铠甲的男子,背上长有两对数十米长的血翼,犹如四片血红色的云彩。 他的身材魁梧,足有四米多高,手持一柄青铜战斧,目光睥睨,犹如一尊战神,散发出滂湃慑人的圣威。 “你们是青天血帝的部下?”张若尘在船头,找了一个地方,暂时坐了下来。 “不,本王是齐天血帝大人座下,封号‘支宇王’,相信你应该听说过本王的名讳。”支宇王颇为傲然的说道。 张若尘仔细思索了一番,摇了摇头,道:“没有听说过。” 一直以来,张若尘只跟青天部族的不死血族有过接触,对别的部族的强者,本就不是十分了解。 不死血族调动十万大军,造成的动静很大,自然是将很多邪道老怪物都惊动,纷纷赶了过来,查探不死血族的动向。 与张若尘不同,那些隐藏在远处的道圣者,听到“支宇王”的名讳,却都十分震惊。 尧姬站在遥远处,盯向坐在青色木船上面的张若尘,笑了笑:“张若尘这个小家伙,到底是真的不知道支宇王,还是故意想要惹怒支宇王?” 她可是知道,支宇王是一位嗜杀成性的狠角色,在北域战场,与朝廷大军交锋的时候,曾经杀死过一位相当厉害的兵圣。 能够杀死一位圣者,支宇王的实力,绝对是相当恐怖。 不死血族逃离蛮矶岛,就从北域登陆,开始攻城略地,圈养和屠戮北域的人类,不知有多少宗门和家族都已经毁灭。 半个北域,都是陷入战乱。 与此同时,一些不死血族血圣的凶名,传遍昆仑界。支宇王,就是其中之一。 支宇王在北域为齐天部族,剿灭了一个圣者门阀和数十个大小宗门,占据九个郡,圈养数十亿的人类。 尧姬也没有料到,如此厉害的一个凶神恶煞,竟是来到中域天台州。 “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尧姬摇了摇头,根本不觉得张若尘,还有逃出生天的希望。 五百里外,孔红璧、鬼谷圣将,与明堂的一位圣者聚在一起,眺望支宇王所在的方位。 鬼谷圣将的神情很严肃,心中有着一些恐惧:“支宇王的修为,远超尧姬和聂先生,竟然亲自出手擒拿张若尘,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那位明堂的圣者道:“恐怕不只是支宇王,本圣感觉到不死血族的十万大军之中,还有几股强大的气息,应该也是血王级别的存在。今日,张若尘肯定是难逃一劫,少堂主,我们最好还是尽快离开,免得出现意外。” 孔红璧摇了摇头,道:“再等一等,本公子很好奇,滔天剑到底在不在张若尘的身上?若是,不死血族夺走滔天剑,也就集齐六柄圣剑,足以打开幽冥地牢,放出冥王。” “冥王出世,对于人族绝对是大劫难。”鬼圣将道。 孔红璧笑了笑,道:“若是,我们明堂能够从不死血族的手中夺下滔天剑,必定会威望大增。掌握此剑,岂不是能够号令天下?” 明堂的那位圣者,眼中闪过一道精芒,有些意动,点了点头道:“那就再等一等。” 冰河上空,红色的雪花,如同羽毛一般飘落下来。 支宇王盯着张若尘,没有动怒,只是笑了一声:“也罢,反正你都是一个死人,没必须再与你多说。” 支宇王举起手中的战斧,一股霸道的力量,涌动了出来,使得天穹的血气也都在猛烈旋转。 巨大的血气漩涡中,飞出一道道雷电,与青铜战斧连接在一起。 “等一等,你就那么确定,滔天剑在我的身上?”张若尘扬声道。 听到这话,支宇王将身上的力量气劲收敛了一些,没有将青铜战斧劈下去,眼睛收缩,道:“你是什么意思?” 张若尘显得风轻云淡,没有一丝惧色,道:“我怎么会将滔天剑随身携带,肯定是已经提前藏到隐秘的地方。你杀了我,也就再也没有人能够找到它。没有滔天剑,你们如何能够救出冥王?” 支宇王陷入沉默,凝视了张若尘很久,才又大笑一声:“张若尘,你还是太年轻,你以为这样就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实话告诉你,只要本王吸干你的血液,炼化你的圣魂,自然也就可以得到你的记忆。找到滔天剑,岂是难事?” 支宇王收起战斧,从天而降,落到青色木船的上方,伸出一只血爪,向张若尘擒拿了过去。 眼看张若尘就要落入支宇王的手中,一个青衣秀士,从船舱中走了出来,挥手一拳打了出去。 “嘭。” 九圈能量涟漪,以他的拳头为中心涌了出去,发出水流奔涌的声音,还有海浪冲击礁石的声音。 两声爆响,接连传出。 支宇王身上的血铠和圣躯,同时破碎,爆裂成一团血雾。 “噼啪。” 青铜战斧和一堆铠甲碎片,从半空掉落下来,落在冰河的河面。 因为青铜战斧太过沉重,发出“轰隆”的一声巨响,将坚硬的河面,砸得裂出密密麻麻的纹理。 至于支宇王,则是连骨头也没有剩下一根。 神形俱灭。 洛虚的手中,托着一块拳头大小的晶石,散发出耀眼的血色光华。 那是支宇王的圣源。 仅仅一拳,就将凶名赫赫的支宇王,轰杀成了血粉。 如此恐怖的力量,使得在场的不死血族,全部都惊骇莫名,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远处,那些邪道的老怪物,也都感觉到相当震惊,传出一大片倒抽寒气的声音。 世上竟有战力如此恐怖的人物? 鬼谷圣将瞪大一双眼睛,心中难以平静,道:“这人是谁,一拳的力量,居然可以将一位不死血族的圣者碾碎成渣?” 孔红璧的脸色,有些苍白,心脏在剧烈跳动。 站在张若尘身旁的那个青衣秀士,简直恐怖绝伦,一只拳头,很像是能够打穿世间的一切。 明堂的那位圣者,脸色十分凝重,长长吐出一口气,道:“他是洛虚。” “洛虚?原来是他。” 孔红璧和鬼谷圣将都是屏住呼吸,盯在那个青衣秀士的身上。 以前,他们二人不止一次听到过洛虚的名讳,此人,绝对是昆仑界的传奇,受到无数人的崇敬和膜拜。 “既然洛虚现身,那么,不死血族就算再来十万大军也不够看,张若尘的运气真好。” 即便是骄傲的孔红璧,也不得不承认洛虚的实力。 “未必。” 明堂的那位圣者,略微摇头,道:“本圣能够感受到,不死血族的大军之中,有一道气息,极其恐怖,很可能是一位与洛虚同级别的人物。” “哗!” 就在这时,一道银色的光华,从天外传了下来,破开一层层血雾,凝结成一个直径百丈的银色镜面,悬挂在青色木船的上空。 银色镜面的下方,悬浮有一座古老的宫殿。 一只巨大的黑色乌龟,将宫殿背起,散发出一股震慑人心的蛮荒气息。 一个背上长有三对银色大翼的不死血族,站在宫殿的顶部,用一双银色的眼瞳,盯着下方的青色木船,扬声道:“齐天血帝座下太阁王,见过洛院主。” 太阁王的出现,造成的轰动,比支宇王不知大了多少倍。 那些原本还站在远处观望的邪道老怪物,没有任何犹豫,立即展开身法,逃离此地,不敢继续待下去。 只有少数一些,对自己实力相当自信的人物,才留了下来,却都退到千里之外,随时准备退走。 太阁王比支宇王强大十倍不止,为齐天血帝座下的核心人物。 张若尘盯着太阁王背上的三对银色大翼,感觉到有些惊异。 要知道,一般的不死血族,只会生长一对血色的肉翼。 能够生有银翼的不死血族,肯定是具有超凡的体制,比人族的圣体还要强大。 而且,不死血族的修士,只有修为越高,长出的肉翼才会更多。 先前的支宇王,只是长有两对血翼而已。 太阁王的背部长有三对银色大翼,自然是相当惊人,代表着,他的体制和修为都是相当可怕。 在场,或许也只有洛虚,才能保持从容镇定,笑了笑:“太阁王,你既然知道我在这里,应该立即逃走才对,为何还敢过来送死呢?”